特朗普到底输给了谁?第三党候选人,左右驴象之争的“蚂蚁”
其他

特朗普到底输给了谁?第三党候选人,左右驴象之争的“蚂蚁”

2020年11月27日 09:12:12
来源: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11月23日,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总务管理局(GSA)通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联邦政府各部门,现任总统特朗普政府已准备正式开始权力过渡进程。尽管特朗普迄今尚未公开承认败选,但热闹非凡,情节跌宕起伏的美国总统大选的帷幕离完全落下也只差一道缝隙了。

特朗普团队在此之前先后在多个州发起涉竞选舞弊的诉讼或要求重新计票,随着相关各州驳回其诉讼,以及经重新计票后再次确认投票结果,此次大选所表现的基本事实是,特朗普失去了关键摇摆州的选举人票。在最为关键的威斯康辛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以及亚利桑那州,特朗普都以非常微弱的劣势败给拜登。在拥有10张选举人票的威斯康辛州以及拥有20张选举人票的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的普选票仅仅落后拜登不到1%;而在拥有16张选举人票的佐治亚州和11张选举人票的亚利桑那州,特朗普的普选票都仅落后拜登0.3%。如果拜登失去了这四个摇摆州的选票,特朗普就会成功当选连任。

当全世界把目光都集中在民主与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身上时,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还有另外一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出现在全美五十个州的选票上——自由至上主义者政党(the Libertarian Party)候选人乔·乔根森(Jo Jorgensen)女士。

乔·乔根森在威斯康辛州获得了1.2%的普选票(拜登 49.6%; 特朗普48.9%);在宾夕法尼亚州获得了1.1%普选票(拜登 49.8%;特朗普 49.1%),在佐治亚州获得了1.2%(拜登49.5%, 特朗普49.2%),亚利桑那州获得了1.5%(拜登49.4%,特朗普49.1%)。

从上文所列数字可以发现,虽然乔根森在以上四个摇摆州所获得的选票都没有超过1.5%,却成为了左右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谁能当选总统的关键性人物。乔根森如果没有参选,谁能分得其所获得的大多数选票,胜利的天平就会向谁倾斜。

乔根森是何许人也?她所代表的自由至上主义者党在美国政治光谱中又处在什么位置?如果她没有参选,投给她的选票又会被哪位候选人收入囊中?在今年美国大选中,这个在各摇摆州得票率不过一个多百分点的小党为何能左右驴象之争的胜负?

谁是自由至上主义者?

从其政党名字的字面意思上,我们就能对自由至上党的政策主张有个大概的了解。自由至上主义者强调个人自由是人最重要、最根本的权利,也是社会进步的推动力。这个政党自认为是美国国父杰弗逊思想的传人,主张小政府政策,对他们而言“管得最少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

自由至上主义者是一群带有理想主义者色彩的群体,虽然每次大选中所获的普选票从来没超过2%,从来都没有在某一州获胜,但他们毫不气馁,自筹经费,参加了自1971年该党成立以来的历次美国大选。自由至上主义者之所以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参与大选,主要是因为他们对民主与共和两党的部分政策持反对态度,因而希望通过参加选举,使自己的政策主张被更多的美国人所知晓与理解,从而使社会政策向他们所主张的方向转变。

自由至上主义党创始人戴维·诺兰(David Nolan)认为,人类的所有行为都可以分为两类,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自由至上主义者认为左翼民主党只关心个人自由,而忽视或限制经济自由;右翼共和党只关心经济自由,而忽视或限制个人自由,而自由至上主义者政党则同时珍视两种自由,并力图同时促进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

根据自由至上主义党官网介绍,自由至上主义者所倡导的政策主张主要有以下四点;

1. 力求大幅缩减政府的规模和减少政府干预,并利用一切机会减少和取消税收。

2. 主张一切和平、诚实的人应该能够在不受政府不适当干涉的情况下,向愿意购买的消费者出售其商品和服务。

3. 和平、诚实的人应该自己决定如何生活,而不必担心受到刑事或民事处罚。

4. 政府唯一的责任,如果存在这样的责任的话,是保护人民免遭暴力和欺诈。

从其主张的政策主张来看,自由至上主义者认为政府的作用只是一种古典自由主义意义上的守夜人的作用。他们认为政府的职责对外是防止外敌入侵;对内是防止同胞对自由的伤害,维护法治与秩序,维护私人间契约的履行,对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政府专断的权力。要想维护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必须限制政府的权力。

自由至上主义者的竞选纲领

本次大选中,自由至上主义党候选人乔根森和她的竞选搭档杰里米·科恩(Jeremy Cohen)的竞选政策在个人自由方面包括婚姻、堕胎、犯罪和司法、拥枪权等议题。其中,在堕胎问题上,自由至上主义党的纲领认为应该由个人按照他们自己的良心所决定,政府无权干涉,而在拥枪权上,他们持极端的自由主义主张,反对任何一级政府通过任何法律来限制枪支弹药的拥有、生产以及交易。

在有关经济自由方面,自由至上主义候选人主张“竞争性自由市场是分配资源的最有效方式……政府在经济领域唯一恰当的角色是保护知识产权、裁决纠纷、以及为人与人之间的自愿交易提供法律框架”;在环境问题上,他们反对通过采用政府政策保护环境,主张通过竞争性自由市场和确定私有产权的方式保护环境与生态系统;在能源与资源政策上,他们反对政府对任何种类的能源提供任何补助,并反对政府控制能源价格、分配以及生产;在政府财政与支出方面,他们主张取消所得税,反对以任何理由增加税收;在教育方面以及健康医疗方面,他们主张应该由自由市场提供服务;在社会福利保障方面,他们主张逐步废除现有的政府主导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逐步过渡到由私人市场提供。

而在国防外交与国际贸易政策方面,他们主张美国既应避免纠结于结盟,也应放弃充当世界警察的企图,强调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防止外来攻击,与世界他国和平相处,结束美国对外军事干预与经济援助,同时承认他国人民有权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对抗暴政;反对不合理地限制人口在国家之间的合理流动;主张消除政府对自由贸易的障碍。

考察自由至上主义者的竞选纲领,我们可以发现,自由至上主义者在个人自由方面其政策主张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更相似,只是比拜登的主张更左倾;而其在经济自由方面的主张与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更接近但更右倾,更偏爱通过市场解决经济问题。比如从自由至上主义者的竞选主张中,很容易推导出废除奥巴马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支持使用传统化石能源、反对大学生公立大学学费减免等政策。套用美国哈佛大学已故社会学家贝尔的话,自由至上主义者是经济上的极端保守主义者,政治与文化上的极端自由主义者。

在具体分析了自由至上主义者的竞选纲领以及与两党的大概区别以后,接下来的问题是,假设自由至上主义者不参加大选,而给他们投票的选民仍然参与投票,那些选票究竟会投给谁?

如果自由至上主义者没参加大选……

一个选民究竟把票投给哪位候选人,其背后的动机可能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因素构成,很难非常客观地分析清楚。例如,一个极度珍视宪法第二修正案所赋予的拥枪自由的选民可能会忽视一个党派的其他政策主张,仅凭某一党派对拥枪权的态度就会决定自己的选票。当然,那些投给自由至上党的选民,在自由至上党未参与大选的情况下也可能不会去投票。

在排除上述情况后,我们还是有可能通过理性分析,来推测那些把票投给自由至上主义者的选民们在自由至上主义者不参选的情况下,究竟会把选票投给拜登还是特朗普?因此,问题就变成,这批选民在个人自由与经济自由难以两全的情况下,会更偏向选择拥有哪种自由?

笔者认为,这批选民很可能选择主张经济自由的特朗普。首先,自由至上党就是脱胎于原共和党,诞生之时就由共和党中的极右分子组成。由于这些人反对1971年尼克松总统采取的冻结工资和管制价格政策,他们认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如果政府能管制价格、冻结工资,恐怕政府就无所不能了。出于对共和党的失望,他们才成立自由至上主义者党。我们有理由认为他们更重视经济自由。

第二,从自由至上主义党本次大选的纲领来看,其政策主张除了在堕胎权、死刑、同性恋权利、赌博毒品合法化等问题上与特朗普意见相左,其他政策主张与特朗普政策主张高度一致。他们都主张去管制、减税、废除奥巴马医疗法案,让教育回归市场竞争等等,与特朗普主张“美国优先”的政策在很多地方不谋而合。我们有理由认为他们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会选择特朗普。

第三,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自由至上主义者认为经济自由是个人自由的基础,没有经济自由就没有个人自由。同为自由至上主义者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对经济自由与个人自由的关系有非常清楚的描述:经济自由的优点,即交易双方通过市场自愿达成交易可以使双方都获益。只要有效的自由交易秩序得到维护,自由市场可以有效地防止一个人对他人自由的干预,这无疑可以促进自由。

上文所举自由至上主义者官网的总纲领中,第1、2、4条都与经济自由有关,而且自由至上党总统候选人竞选政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在强调经济自由。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自由至上主义者应该会认同弗里德曼的描述,从而得出结论,如果自由至上党不参与大选,支持该党的选民会把票投给特朗普。

与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相比,45个州的选民投票意向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只有亚利桑那州、威斯康辛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密西根州等五州由红转蓝,在前四州特朗普都以不到1%的普选票落后于拜登。设想,如果自由至上党没有参加竞选,特朗普很可能会赢得大选。

“小蚂蚁”的大力量

纵观美国历史,第三党候选人在总统大选中从来没有成功入主白宫,但是他们在大选中,特别是在争夺激烈的大选中,在那些争夺激烈的摇摆州,往往能主导那些州最终的竞选结果,从而主导整个大选的结果。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在二十世纪就发生过多次,威尔逊的当选就是因为老罗斯福以第三党派进步党(the Progressive Party)分走了塔夫脱总统的选票;1992年老布什与克林顿对决的大选中,得克萨斯州亿万富豪独立候选人罗斯·佩罗特(Ross Perot)获得了19%的民选票,由于其政治纲领与共和党的老布什更为相近,分走了老布什相当多的选票,结果使克林顿入主白宫;在2000年的大选中,虽然民主党抱怨是联邦最高法院把小布什送进了白宫,然而要不是第三党派绿党候选人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在最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获得了97000多张普选票,戈尔就不会以1000多张的普选票的劣势败北。

此次大选特朗普铩羽而归,其极端的政治政策所导致的新冠病毒全美蔓延,与他国贸易纠纷与摩擦不断当然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然而,不可否认在美国特有的选举人团制度以及48个州“赢者通吃”的制度安排下,名不见经传的第三党候选人这只“蚂蚁”,往往可以左右驴象巨头之争的输赢,成为美国政治竞选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