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敦煌唐代密教大型绢画: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图

唐代,9世纪前半叶

绢本设色

尺寸:222.5×167 cm

大英博物馆藏

此幅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绘画,斯坦因把它当作收集品中最精美的作品之一,松本荣一博士则认为它是吐蕃时期密教在敦煌地区盛行时密教佛画的代表作。

占据该绘画中心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描绘的非常美。脸部和从衣服中露出的前臂、手,皮肤的颜色用橙色和肉色细心晕染,而用赤或紫色描线。看似摇曳的背光外圈,由每一个都镶着眼睛的无数手构成。背光内缘有巨大的四十只手,每一只手或持物或结印,使尊像周围呈复杂的图形。其顶部配有结合掌印的二只手,绿色腕钏镶着蓝色宝石,手持的物品也大多施以蓝色,这一部分的色彩是以青色为基调,与覆盖观音菩萨肩膀的浓密的青色头发非常吻合。在众多手持物中,有几样比较明显,如白色贝壳以及和它对面的净瓶。上方的日月、接近顶部的如来像和建筑等尤为醒目。头部由十一面组成,宝冠上是化佛。观音下方二侧有饿鬼和乞儿,他们张开两手等待着从观音菩萨所结与愿印的手中落下的甘露和七宝。

画面上方宝幢二侧是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两旁有十方化佛,每侧有五身。画面的左下方的供奉者标有“散花”二字,并排的是观音变身之一,即通过羂索救济众生的不空羂索观音。右侧相对的位置上,是 “涂香”与如意轮观音。其下两侧是本来为印度神的梵天和帝释天,他们的下边,左侧站立着摩诃迦罗天,右侧是乘白斑青牛的摩醯首罗天,怀抱可以象征他的创造者身份的童子。

其下,左右两侧火头金刚之上布有左右两组群像。左边一组以孔雀王为首,右边群体中是以金翅鸟为首,另有一手持锡杖跪着的的白髯老人,从他瘦骨嶙峋的手足和身躯可以知道是婆娑仙。

下方莲池,观音的莲花座的长茎从莲池伸出,由头戴蛇头和蛇尾冠的二个龙王挑起,环绕着长茎有旋涡状的五彩水,池中还有六个龙王。莲池下方,是被火焰光围绕的二身像,现只残留了一部分,通过榜题得知是频那勒迦和毕那夜迦。

占据该绘画中心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描绘的非常美。脸部和从衣服中露出的前臂、手,皮肤的颜色用橙色和肉色细心晕染,而用赤或紫色描线。看似摇曳的背光外圈,由每一个都镶着眼睛的无数手构成。背光内缘有巨大的四十只手,每一只手或持物或结印,使尊像周围呈复杂的图形。

观音下方是饿鬼和乞儿,他们张开两手等待,似乎要接受从上方观音菩萨结与愿印的两只手中落下的甘露和七宝。

上边的中央是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

顶部二侧有十方化佛,每侧各有五身。

画面的左下方的供奉者标有“散花”二字,并排的是观音变身之一,即通过羂索救济众生的不空羂索观音。下方是梵天王极其眷属。

右侧相对的位置上,是 “涂香”与如意轮观音。其下两侧是本来为印度神的梵天和帝释天,后被纳入佛教护法神的万神殿中,以及他们的眷属。

他们的下边,左侧站立着摩诃迦罗天,

右侧是乘白斑青牛的摩醯首罗天,怀抱可以象征他的创造者身份的童子。

其下,左右两侧火头金刚之上布有左右两组群像,左边一组以孔雀王为首,随从有一尊菩萨、一尊天王以及包括四天王中的两尊,两天王中的一尊手托枪和塔,可以判断是北方天的多闻天。他的姐姐功德天跪在这一群像前。

右边群体中是以金翅鸟为首,随从有四天王中的二身,其后是如来以及怀抱两个童子的妇人(可能是诃梨帝母)。与功德天对称的位置上,是手持锡杖跪着的的白髯老人,从他瘦骨嶙峋的手足和身躯可以知道是婆娑仙。

观音的莲花座的长茎从莲池伸出,由头戴蛇头和蛇尾冠的二个龙王挑起,环绕着长茎有旋涡状的五彩水,池中还有六个龙王。莲池下方,是被火焰光围绕的二身像,现只残留了一部分,通过榜题得知是频那勒迦和毕那夜迦。

该绘画使用幅宽约55cm的三幅绢,四周均留空白约5cm,当初应该缝有绢边,因为画面边缘留有细小的纽状痕迹。在下边留有一部分的空白,从而可判断该绘画原本没有供养人像。因为像这样华丽的大型绘画,是不可能单独悬挂的,也不可能通过个人捐赠而形成,而是众多供养人或者委托者的共同捐赠的产物。该绘画有接近9世纪初敦煌美术在过渡时期的特征,还在继续吸取式样和图像方面的新鲜事物,它是五代和北宋时期敦煌逐渐隔绝于中原和西方,导致敦煌绘画丧失活力之前的作品。

来源:旃檀精舍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