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潇洒轻盈、追逐前进、瑞气浮动的敦煌飞天

也许有很多阻力让你无法踏上旅程,但人生还是无法抵挡远行的魅力。

也许每一本书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航站楼,你可以从翻动着的书页上起飞,透过“舷窗”看到烟雨蒙蒙、大河浩荡、街道蜿蜒......

这个假期,顺着书页的轨迹,来一场纸上云游吧!

再现世俗风情的唐代飞天

唐前期的飞天具有世俗化倾向。造型上贴近现实生活,甚至把飞天也绘成最具时尚的女性写照,完全成为中国写实的仕女画,有着鲜明的中原特色和民族风格。无论发式、服装首饰、衣裙飘带,还是脸上的贴花,都反映了当时的社会习俗。不仅如此,飞天的脸型也转为中原的面孔,西域形象已荡然无存,依然保存的飞天的基本特征是半裸、露臂、赤足、带有钏镯装饰等。据《唐书》记载,玄宗在宫中演练乐舞,即命少女裸露上身。具有代表性的洞窟有莫高窟329、331、320窟等。

散花飞天

飞天作扬手散花状,嬉戏翱翔,姿态优美,神韵怡人,表达出欢乐的心情,为敦煌飞天代表作之一,在现代装饰、工艺品上被广泛引用。

盛唐 莫高窟320窟 南壁

莫高窟329窟窟顶绘莲花飞天藻井,中心绘一朵莲花,周围飞云流动,四身飞天围绕莲花旋转散花,顺势飞舞,长巾逶迤,姿态优美。藻井周围,有十二身飞天乐伎持各种乐器,围绕藻井旋转飞舞。两层飞天与莲花、祥云以及外围的葡萄、卷草、联珠纹,交映成趣,给人以五彩缤纷的感觉。这是飞天藻井很有特色的一幅图案。在西壁开凿的龛顶画有佛传故事“乘象入胎”和“夜半逾城”。空中飞天散花,追逐前进,帔巾飘带迎风飞舞,天花乱坠,瑞气浮动,将画面装点的五彩缤纷,气氛祥和。

净土世界里的飞天

在阿弥陀经变中,宝幢、楼阁、花柱、祥云间有赴会菩萨端坐莲台乘云而降,空中飘荡着不鼓自鸣的乐器。在这样一个极乐场面中,更少不了飞天穿梭其中。他们或捧供品,或持香炉,前来礼佛,长裙彩巾在蓝天飘逸,显得更加绚丽多彩。

初唐 莫高窟321窟 北壁

莫高窟321窟北壁绘西方净土变,上部蓝天空旷,彩云飘荡,天花乱坠,天宫的飞天帔巾飘扬,乐器不鼓自鸣。楼阁高耸,飞天穿游其间,俯仰翻腾,势若流星,表现出一派天宫极乐世界的空灵、和悦的景象。西壁佛龛上层两侧还有双飞天画面。南侧的两身双飞天,肉体虽已变成绛黑色,但眉目轮廓及肉体姿态线条十分清晰,身材修长,昂首挺胸,双腿上扬,双手散花,衣裙飘带随风舒展,由上而下,徐徐飘落,好像两只在空中飞游的燕子,表现出潇洒轻盈的动态之美。

飞天莲花宝珠纹华盖

盛唐 莫高窟129窟 西龛内

莫高窟320窟南壁的千佛之中,有一铺阿弥陀经变。在阿弥陀佛头顶华盖的两侧,画有四身相对称的飞天。飞天相互追逐,一个在前,扬手散花,反身回顾,一个在后,举臂紧追,前后呼应,表现出一种既奋发进取,又自由轻松的精神境界和飞动之美。飞天的四周彩云漂浮,香花纷落,既表现出飞天对佛的供养,又表现出佛国天堂的自由快乐。虽然因岁月侵蚀,颜色氧化蜕变,形成黑色肌肤,被后人称作“黑飞天”,但其姿态轻盈,人体比例准确,线描流畅有力,色彩丰富艳丽。这幅唐代飞天中的杰作,常被现代装饰工艺品采用,成为敦煌的标志性图案之一。

飞翔而下的飞天

飞天双手合什,驾云而下。巾带上飘,表现出飞翔而下的态势,极其生动。

初唐 莫高窟321窟 北壁

“乘象入胎”中的飞天

佛传故事“乘象入胎”中,飞天为菩萨投胎表示庆贺。一身双手捧花盘,其它三身演奏琵琶、笙和方响,一边演奏,一边回望,人物关系相互呼应。线描和晕染结合,颜色对比鲜明,富于变化。

初唐 莫高窟329窟 西壁龛顶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