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唐驳虎:对决终至——民主党的反招,暗藏四大挑战

大选结果迟到是当前广大美国选民忧虑的一个重大问题,因为这可能会给美国带来宪政危机。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到11月3日投票日,至少还有2000多万张选票还在路上,其中不少为常用邮寄投票的民主党选民。若选票未能在各州有效期送到,将不被认可。将这些选票在大选之前按时寄回成为民主党的第一大挑战。

2、随着今年邮寄投票的选民人数增多,选票无效性的误差也被扩大多倍。“裸票”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极具争议的“蝴蝶票”,决定总统人选。

3、选票数量的增多或将导致票数统计结果延迟一周公布,直接影响宾夕法尼亚、密西根和威斯康星是三个关键战场州。一贯想废掉民主党邮寄投票的特朗普已经宣布,到时他将要求司法介入,停止统计邮寄投票。

4、美国大选投票日的8天前,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强行通过了保守派女性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提名,保守派:自由派大法官比例变成了失衡的6:3

5、若周三上午显示拜登在佛州领先,特朗普将基本宣告出局。而当拜登输掉佛州,又输掉宾州或者陷入胶着,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起来。

在本文刊出的时候,美国大选已经进入了投票日(11月3日星期二)阶段,大致的结果就要见分晓了。

也就是说这篇文章的有效期只有10多个小时,但在结果揭幕之前,还是有必要写一写,为历史的细节存证。

民主党反招应对

正如之前文章解析的那样,为赢取大选,特朗普试图使用“推迟大选”的招数。失败后又指责“邮寄投票”的“弊端、腐败、不公正、不恰当”,从而不承认结果。

而且特朗普手下美国邮政总局(USPS)局长,配合此伎俩,拆除邮箱,被人识破。在风险之下,愤怒的民主党人和中间选民们提前行动开始投票。

在美国,选举投票主要分为3种方式:投票站投票、早期投票以及邮寄投票。

投票站投票Voting in Person,指的是选举日的当天,去投票站进行投票。

早期投票Early Voting,指的是如选举日的当天不能投票,绝大多数州可以提前去指定的少数早期投票地点投票(根据各州规定时间或有不同)。

邮寄投票Voting by Mail,指的是各州将选票寄给选民,选民再将邮票密封署名后,寄出去。

这其中,不少人排队3~12小时参加早期投票,就为投出助力掀翻特朗普的一票。这也成为了美国的“十月惊奇”。

但在传统上,民主党支持者和中间选民们本来就是偏懒的一群人。他们以前是懒得去登记投票,现在还是懒得去排长队。

在新冠疫情下,为防止感染,加上排队实在太费精力,很多人也放弃了早期投票,而是选择邮寄投票形式。

截至11月1日,已有9340万选民提前投票,其中3404万人是现场投票,而5925万是邮寄选票(已寄回选举机构)。

另外,还有3196万张已经派发的邮寄选票,有待返回。这意味着在大选投票日当天,还有许多选票在路上。

按时寄回是民主党的第一大挑战

美国选民今年共有多达9120万人申请邮寄投票,相当于2016年总投票人数的65.8%,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规模远超往年(一般是20%)。

但特朗普任命的USPS局长事先已经声明,10月28日是美国邮政(USPS)保证会将选票在大选日前安全送达的最后一天。

而到10月29日,超过4200万张还没有寄回,30日减少到3620万张。1日还有3230万张,2日的最新数字是3000万张。

当然,这其中包括一部分放弃投票的人,还有改变主意当天去投票站现场投票的人,但不是主流——据估计总数是1000万张。

这就意味着到3日投票日,至少还有2000多万张选票还在路上。

美国国营邮政的效率之低,是习惯了中国民营快递的人所难以想象的。而一部分民主党支持者的“懒癌”和拖延症,也是没治了。

把已经寄出但尚未在投票日当天抵达的邮寄选票按1800万张计算,这就相当于2016年总投票人数1.38亿人的13%,不是一个小数。

美国各州对于邮寄选票的规定不尽相同。28个州规定,不晚于投票日寄到计票机构的选票才有效。

而22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规定,只要寄出选票的邮戳不晚于投票日,同时在宽限期内寄到计票机构的也有效。

对于这个宽限期时长,各州也有不同规定。比如,华盛顿州的宽限期长达20天,得克萨斯州的宽限期只有1天。

最要命的是,一些选情胶着、又对选举结果影响较大的“摇摆州”也给了宽限期。

例如,宾夕法尼亚的宽限期是3天,明尼苏达是7天,北卡罗来纳是9天,俄亥俄是10天。

因此,很有可能出现当天收到的选票并不一定代表选举结果的情况,选举结果产生时间延后。

由于民主党支持者常用邮寄投票,在此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例子。

2018年佛罗里达州的州长和参议员选举,在选票统计的大部分时段,共和党保持着并不明显的优势。

但随着选票统计进入尾声,邮寄选票开始大量统计,民主党的支持票数便快速攀升。

此时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大量的新选票到处涌现。其中很多是丢失或者伪造的。”

特朗普本人早对邮寄投票深恶痛绝,认为民主党试图从中舞弊,“偷走大选”。

同样是2018年的中期选举,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候选人Martha Mcsally在大选日当天计票结果中,获得了比民主党候选人Krysten Sinema更多的选票。

但当全部票数统计完成后,反而由民主党候选人赢得了最终胜利。

这被称为“蓝移”现象,即在大选日后出现更多支持民主党的选票。

能否认可是民主党的第二大挑战

在有相当比例选票延迟寄回的情况下,能否被认可就成了重大问题。

我们知道,今年高达60%的民主党支持者选择提前投票(早期投票或邮寄投票),同时70%的共和党支持者坚持大选日当天去投票站现场投票的传统。

如果共和党人说服最高法院,全面禁止延长各州原本的收件期限,可能阻止的票数,多则上千万张。这将对民主党的选情构成重大甚至是毁灭性打击。

为了争取优势,各州的共和党组织纷纷积极起诉,要求法院否决本州对延迟邮寄选票的认可规则。

10月底,已经被亲共和党的保守派掌控的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两个对共和党不利的判决:

驳回共和党从速审理宾州邮寄票延期的诉求

驳回共和党禁止北卡邮寄票延期的诉求

但同时也支持了一个共和党的上诉:

禁止威斯康星把邮寄选票的收件时间,延长到选举日结束后六天。

美国最高法院、联邦巡回法院和各州法院的判决原则倒是一致的,就是不能临时改变选举规则。

但选票还是得在各州规定的有效期内寄到,才能被认可。

能否有效是民主党的第三大挑战

在每次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成千上万张邮寄选票都会由于多种原因被选举官员作废,原因除了错过截止日期,还包括未能在信封上正确签名等等。

因为邮寄投票不需要本人亲自前往,只需要将选票投入邮筒寄出。那么这样一来,就有出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怎么判断投票的就是选民本人呢?

美国官方按照习惯,给出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选民一定要在选票信封上签上自己的大名。

道理就和信用卡上的签名一样,通过此前选民登记卡或选民其它身份文件上的签名是否一致来完成判断。

一旦字迹被判断为与此前的不符,该票就可能成为一张无效票,或者留着进一步再去审核。

如何处理签名有问题的选票,同样一直是美国各州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法庭争执的主题。

当然,根据历史统计,因为签名无效而被判定废票的比例仅有1%。但那是在邮寄选票总数仅占20%的情况下。

1%×20%,实际影响的总比例只有0.2%。一般情况下不会对大选结果造成实质影响。

但今年由于一半以上的美国选民采用邮寄投票,更多的缺席选票可能会被作废扔掉。

1%×50%,就是0.5%,已经足以在选情接近的情况下引发纷争。

这引发了对投票权的质疑,也加剧了主要战场州选举后的不确定性。

另外,虽然不少州给负责统计邮寄选票的工作人员,做了初步字迹判断的培训。

但由于邮寄选票的比例大幅增加,因此这些工作人员对一张选票的判断时间只有5秒钟。

有的州甚至根本没有签名审核标准。

选票签名问题,在2000年大选中就成为争执的焦点。

2000年大选,因为佛罗里达州票数接近,按规定要进行一次重点,结果悬而未决,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由大法官们定夺,被称为选后大战。

当时,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是民主党候选人戈尔266票,共和党候选人布什246票。

只剩一个佛罗里达有25张选举人团选票未决,成为了决定胜负的25票。

而恰恰这个州初步统计的结果,是小布什仅领先戈尔2000多张普选票(当时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任佛州州长)。

于是戈尔团队提出重新检票,戈尔聘请的律师团一张一张的争抢数以千计的废票,与笔迹认定专家唇枪舌战,把支持戈尔的废票转正。

(当然当时的佛州选票还有一个设计问题,导致选民投票时产生困惑。不过这个令人疑惑的“蝴蝶式”复杂选票,却是佛州选举委员会内的民主党人设计的……)

第二次统计数据11月26日宣布,成了小布什仅领先537张普选票。

戈尔团队于是申请第三次重新点票,他们觉得在反复争执后,再计入一些废票,说不定会出现民主党多出共和党几十几百票。

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支持戈尔,但小布什团队诉诸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9名联邦大法官们12月12日投票,5比4推翻了佛罗里达州法庭的裁决,叫停重新点票。

这样,布什拿到了佛罗里达的选举人团选票,以271对266的多数胜出。但是,他得到的选民票数比戈尔少50万张。

2000年的大选纷争,被称为“9人投票决定总统归属”。

2020年大选又带出一个新的技术问题:“裸票”(naked ballot)。

宾夕法尼亚的选举官员已经宣布,如果直接把选票塞进复函信封邮寄,而不是按规定先把选票放进规定的专用小信封,然后再放进复函信封,那么这张选票算作废票。

“裸票”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极具争议的“蝴蝶票”,有可能!

点票时间是民主党的第四大挑战

今年各州的邮寄选票数量大增(至少2倍,有的州增加到上次的6.5倍),几乎所有的州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邮寄选票递送和开票统计的挑战。

处理邮寄选票比处理现场投票的选票要花更多时间。选举工作人员需要打开信封,核实签名,才能将选票送入计票机器读取。

此外,每个州有关点票的规定也不尽相同。一些州收到邮寄选票就立刻统计,但一些州规定,点票程序需等到11月3日选举日当天才可以开始启动。

要命的是,正是宾夕法尼亚、密西根和威斯康星这三个关键战场州,都不允许在选举日之前开始统计邮寄选票。

加上宾州现将选举日后三天内收到的邮寄选票纳入统计。如果选情胶着,这三州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宣布最终的结果。甚至完全有可能直到大选一周以后才有结果。

所以,一贯想废掉民主党邮寄投票的特朗普已经宣布,到时他将要求司法介入,停止统计邮寄投票。

以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为例,如果到大选投票日当晚,宾州的投票结果没有分出胜负。

特朗普可以拿出凭空栽赃的决心,指控邮寄投票存在舞弊,要求司法部门介入,最终将诉讼交到由共和党把控的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已经被共和党控制

美国大选投票日的8天前,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强行通过了保守派女性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提名。

特朗普当晚就在白宫为她举行宣誓仪式,“火线”上任。巴雷特也是特朗普提名的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

这更让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派:自由派大法官比例变成了失衡的6:3。

2000年,当时最高法院的5名由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下令禁止佛罗里达州对所有选票的重新点计,让输掉全国普选票的小布什拿下佛罗里达的选举人票,从而入主白宫。

特朗普为何提名巴雷特,可谓显然易见。

更要命的是,现在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特朗普上一个提名的卡瓦诺,还有巴雷特,这三个人都是2000年小布什的律师团队成员,

说白了,全都是一伙的。

如果大选出现变数,那6个保守派大法官,特别是3个原小布什律师团队成员,就成了选票是否有效、白宫归属、总统命运的最终决定者。

所有的挑战都集中在宾州

大家都知道,这次大选的决胜州,一个是佛州,另一个就是宾州。

宾州的选票是先从投票站的票开始算,然后才统计邮寄选票。

去投票站的选民共和党居多,所以宾州选票统计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前半段一直是特朗普领先。

拜登的选票都沉睡在邮箱里、路上,这就糟糕了。

而且民主党号召支持者提前投票——60%的民主党支持者提前投票,同时70%的共和党支持者坚持大选日当天现场投票。

在宾夕法尼亚州,已经有237万张邮寄选票被回收(到站提前投票人数未统计),其中157万为民主党人,54万张共和党人,双方形成了3:1的差距。

可以说,在原本势均力敌的格局下,民主党是提前把“子弹”(己方支持者)打光了。出现什么差错,后果就是输。

宾州最后阶段陷入摇摆?

更令民主党紧张的是,根据最新民调,拜登在宾州的领先幅度继续缩窄,从10月底的领先3.7已经变成最新的2.6了。

严格说,这是落入了不安全的误差范围值(3%)内了。同时,有2家特立独行的“共和党民调”宣布,在宾州,特朗普领先:

Rasmussen:拜登50%、特朗普47%,拜登领先3%

Trafalgar:拜登46%、特朗普48%,特朗普领先2%

Susquehanna:拜登48%、特朗普49%,特朗普领先1%

这让大选在最后一天增加了不确定性。

宾州是希拉里四年前被意外翻盘的州,有关键州里第二大的20张选举人票。

因为拜登在铁锈三州(宾、密、威)里的另外两州威+密领先都够安全(6%以上),只要拜登能赢得宾州,跨过270张选举人票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所以宾州就是拜登的白宫最后门槛,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和特朗普最后三天的重点全部放在宾州。

当然,与宾州不同,佛罗里达的邮寄选票和早期投票都会在大选日前计票。

因此,佛州计票结果可以在当天出炉。我们知道,拜登只要赢下任何一个大摇摆州(佛州、宾州、俄州、北卡),就能赢得大选。

如果周三上午显示拜登在佛州领先,那么特朗普也基本宣告出局。

当然如果佛州的初步结果差距在1%之内,也会引发重新点票的纷争。

而当拜登输掉佛州,又输掉宾州或者陷入胶着,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起来。

拜登竞选团队已经雇了600名律师,如果票数接近,将打官司挑战竞选结果。但是,最高法院现在是共和党的。

大选结果迟到也是当前广大美国选民忧虑的一个重大问题,因为这可能会给美国带来宪政危机。

这篇文章的有效期只有10来个小时。一切周三中午见分晓。

责任编辑:侯逸超 PN056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