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这一届董事长不如上一届”,是上市公司“江淮汽车”在其股吧和论坛当中提及较多的一个观点。

就像自古以来,开国皇帝始终会被提及和铭记,而第二任如果表现不佳就会被遗忘一样。

还有1个半月就年满62岁的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也将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退休后舆论对其如何评价。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提及前任董事长左延安,大家心里都会回想起一个字眼——“被退休”。1949年生人的左延安称得上是江淮汽车如今的缔造者,江淮汽车的商用车体系和乘用车体系都是在其主政期间完成的,包括江淮的行业地位也是其一手打下的。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舆论和投资者至今仍有很多怀念左延安时代的江淮汽车,毕竟曾经的辉煌都是左延安一手缔造。

辉煌之余,也要看到,现任董事长安进作为江淮汽车的老人,也是伴随江淮汽车成长起来的核心管理者,因此,不能简单把江淮汽车的发展分割为左延安时代和如今的安进时代。

毕竟安进作为技术出身,自1975年以来,先后担任了合肥客车总厂总质办主任,江淮汽车有限公司汽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江淮汽车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董事、副总经理以及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副董事长。

左延安时代,左是指挥官,而安进则是表现突出的执行者,因此才会在左延安被退休之时,成为江淮汽车新董事长。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左延安的功过,概括起来并不复杂,客车底盘和轻卡项目创业成功之后,急于横向扩张,商转乘走到不理想,也就是说,左的战略眼光是对的,但是具体实现起来有难度。

假设当时2007年的江淮轿车项目也一样表现不俗,那么左延安或许能够顺利在原本延期退休的2014年期满实现。

因此,左退下之后,最懂江淮技术实力的安进成为了一把手,他的内心应该是焦虑的,毕竟左延安的政绩主要在90年的客车和轻卡当中实现,那是汽车市场没有步入与合资品牌直接竞争的阶段,所谓矮个子当中挑高个,江淮汽车脱颖而出并没有太大问题。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2001年入世以后,对汽车市场的逐步放开,外资品牌和自主都风生水起,没有合资项目提供供血的江淮汽车,只能依靠老本来博弈自己并不熟悉的乘用车领域。

左延安当时的态度和邻居奇瑞汽车相近,都想依靠自身实力,搞出自己的乘用车技术和平台,想法是好的,现实依然是残酷的。

如今的奇瑞和江淮的市场表现与发展都印证了这一点,曾经的领头羊奇瑞一蹶不振,即便后面也发展了合资板块,但是依然表现不佳,奇瑞汽车几乎是被安徽国资委抛弃,成为了试水国企混改的典型案例。

如果没有安进及时的抱上大众的大腿,或许,江淮汽车的未来也更为暗淡,因此,安进能够找到大众这样在中国市场拥有绝对品牌效应的强援,可谓“功不可没”,虽然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上层推进”的结果,但是必须承认,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一个相似情况是,左延安是62岁的时候“被退休”的,而今年安进也即将62岁;不同的是,左延安打造的乘用车项目成为江淮汽车最大的亏损项目之一。不出意外的话,在安进手上敲定的江淮大众将成为江淮汽车未来最大的利益输出项目。

江淮汽车:左延安开荒 安进种树 项兴初乘凉?

只是面临退休的安进很难在这个项目上获得更多赞美和功绩,于是,可以看到近几年江淮汽车的总经理项兴初,是最具乐观和希望的江淮高管,网上搜索到的有关项兴初的采访,都是表达了对江淮汽车未来的充满激情和希望。 原因似乎也很简单,1970年的项兴初,似乎更懂得如今快速变化的市场需求和发展趋势,未来江淮大众顺利起步发力之后,所有的荣耀和功劳都只会落在届时的董事长一人之上,回想6年前左延安“被退休”时,正是时任总经理的安进接手董事长一职,因此,能够理解项兴初为何会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在这里,需要提醒一点的是,江淮大众的首款车型是基于江淮的iEV7S打造,而iEV7S自2018年7月上市以来,5个月销量不足5000辆,其中2018年11月仅为4辆。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