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余秀华:婚姻与爱情,现实与理想 ——观《摇摇晃晃的人间》有感

null

活着即慈悲。雨后,能看到广阔的蓝 和广阔的风。——余秀华

null

佛曰:人要常怀慈悲心。活着即慈悲,这是对生命的一种妥协。人除了死就是活,活着就要有慈悲心。雨,象征着我们生活中要面临的坎坷挫折,雨后,说明坎坷总会过去,美好总会到来。广阔的蓝和广阔的风,眼前的一切浩瀚无垠,说明未来值得期待。

余秀华,我也是在百度首页无意间看了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其中一个小片段而认识她的,从她身上我不仅看到生命的顽强,还有那对高尚灵魂的崇敬。

null

余秀华说:“首先我是个女人,其次是农民和残疾人。”她是女人,所以谈到了性,谈及了令人悲哀的婚姻。她凭借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一夜爆红,出名或不出名对她而言似乎依旧摆脱不了命运对她的眷顾或是摒弃。一位评论家说:“我看到她这个标题我就很感动,大半个中国说的是国家,睡你就是性。一个国家和性,为何要一个女人去说?”《诗刊》的主编刘年就是余秀华的伯乐,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了余秀华博客的诗歌便深受感动,他觉得那种文字是从内心发出的,所以可以直击读者的心。

null

母亲生她时,她倒产导致缺氧而脑瘫。她的父母请神医为她治病,神医说她前世干了太多的坏事,所以今世受到了惩罚,脑瘫就是对她的惩罚。她的整个童年都是黑色的,她一直悲痛于自己是个坏人,为何前世不多做点好事积点好德?她就是在这样迷信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一个孩子,一个患有残疾的孩子,她要忍受多大的压力与痛心才长大成人?我真的很难想象,病痛本就足以折磨她的身体了,而愧疚和嘲弄又折磨她的灵魂。一个残缺的身体换来的是别人的白眼,而一个残缺的灵魂换来的是自己的白眼。她开始思考,她开始寻找一种形式寄托她内心的痛苦和悲愤,所以,她选择了诗歌。当她写诗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安静的,是幸福的。她热爱诗歌,她把所有的热情、幸福都装进去,那些文字带给她的感动使她留恋而满足。

null

她与她的前夫尹世平在经历了二十年婚姻后决然离婚,很多人认为她的决定是不道德的。她出名了,有钱了,就把农民丈夫给蹬了。她的母亲反对,她就问:“您是怕别人的冷嘲热讽吗?别人的评论总是别人的,别人再评论,你还是要自己过日子。你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是别人的眼睛里。”19岁,她通过别人介绍与尹世平相识,这个婚姻她并不同意,只是她的父母为她做了决定。她足足忍了二十年,现在她终于有发言权了,她要拥有真正的爱情和自由,这是每个女人应有的权利。爱情是什么她不懂,因为她觉得自己从没有真正经历过,当她因为去割草而把自己跌伤,他从不会关心,他反而嘲笑她的愚笨。对一个女人来说,她想要的真是肉体之欲吗,不,绝不是,灵魂之爱是超然于肉体之上的。如果肉体之欲真的可以满足,她就不会那么断然地和他离婚了。

null

 她衣衫褴褛,一颗破旧的灵魂从

     祠堂前面低头经过

     水上面还有打坐的人,他的经文漏水

                                              ——余秀华

现实将她折磨得破旧不堪,她开始寻求心灵上的富足。她谈吐不清的语句却每个字都掷地有声,具有哲思。我们在她面前是没有资格讨论痛苦和挫折的,因为再苦再痛在她那里也显得微不足道。我们无需给她投射怜悯的目光,更无需同情她的出身和遭遇,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她当做平常人,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但她比我们多得是灵魂的彻悟。再多的奖项和名利也掩盖不了她惨痛背景的劣根性,帮她拍纪录片、出版书籍,或许能使她在物质上富足许多,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不健康身体的附属品。她想要的也简单到拥有健康完整的身体,她以她的诗歌向世人宣告:健康的身体高于一切,活着就是幸福。

null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