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潘谈摄影间》第一期对话牟其中上集:企业家只想赚钱没劲

完整版第一期:潘石屹对谈牟其中

潘石屹: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是中国企业家里面我个人认为,最传奇的一位企业家,他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企业家,是中国企业家中的开拓者、先锋。他有三件事情很传奇,第一件事情就是做成了一笔大买卖,用罐头换了几架苏联的飞机过来,第二个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他就想把喜马拉雅山炸上一个缺口,让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流过来。第三件事情,就是他进了三次监狱,第三次出狱之后他又想和我们所有的年轻人一样去创业。他就是牟其中。

潘石屹:牟老。

牟其中: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个东西?

潘石屹:我觉得要记录下来。一晃的话都过去了。

牟其中:还早呢。

潘石屹:还早呢。来,我们先给牟老看一下。伦勃朗光,这是给法国总统拍的,这是李彦宏的,这个是马云的,这是徐小平的。跟牟老没有直接的交集,可是间接的交集特别多,就是他当年最重要的几个部下就是我们万通创业的,我们不是六个人嘛,有四个人就是他的部下。在这个创业的过程中,基本上天天听他们,提牟老的事情。牟其中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潘石屹:把这个延伸做的很漂亮,另外把脸上的这种岁月感,都给做成了。

潘石屹为牟其中拍照

牟其中:要拍就怎么拍吧。我也不懂这些东西。

潘石屹:那我们就开始拍吧。这个不用说了,衣服我看看,先把这个毛衣脱了。

牟其中:小了。

潘石屹:好。小吗?不用,正好。这个是照一个爱因斯坦光,差不多是这样。沉思,然后你的视线听他安排就行了。你先坐下,然后把脚放在这里,然后两个手立起来呈思考状态。

牟其中:你还成了艺术家。

潘石屹:艺术家,对。你过来一下,这个亮的,过来的话有点抢光了,可以了,好的,好的,好。我就是有一个想法,就是通过镜头、通过片子,把中国这一代企业家记录下来,因为这一代企业家确实不容易,在没有规则、没有政策的情况下,要把旧的东西要打破,又要把新的东西建立起来,很不容易。在这一代企业家里面,最传奇的人,在我心目中就是你了。最早就听说,用罐头换飞机,要炸喜马拉雅山,这些事情。换飞机这个是什么年代的事情?确切来说。

揭秘罐头到底咋换的飞机?

牟其中:1991年。

潘石屹:最后是赚了钱了吗?

牟其中:评估嘛,(赚了)1.6个亿。

潘石屹:几个亿?

牟其中:1.6个亿,评估报告上。

潘石屹:这还是笔大生意。

牟其中:是,是很大。

潘石屹:很大的生意。

牟其中:当时万元户就算厉害。

潘石屹:你给我们可以把这个换飞机的过程,怎么拿来罐头给送到(前)苏联去的。怎么把飞机给开过来的?是交给了四川航空公司是吧?

牟其中:用现在的语言讲,就是金融租赁。我要求四川省航空公司你委托我买飞机,一个私营企业怎么可能买飞机呢。

潘石屹:你的钱是从银行贷款来的。

牟其中:也不是。我搞的(前)苏联人的钱。

潘石屹:(前)苏联人的钱。

牟其中:(前)苏联人的钱。我们就定了合同,我用多少东西换你多少东西,在合同里面有一条,最关键的一条,我们两个同时发货,他有四架飞机,还有一家飞机的零部件,一共是五架飞机的价值。

潘石屹:他是从什么地方发过来的飞机?

牟其中:莫斯科。

潘石屹:从莫斯科发过来的。

牟其中:同时运,他派一个工作组在这监督我们,我们派工作组在那看着(他们)发飞机,他傻嘛,他就不注意我发什么东西出来,他不管,只要发就行。我可以发最便宜的。

潘石屹:先发便宜的。

牟其中:最便宜的。我记得第一个专列是发了一个暖瓶,昌平那个热水瓶厂(生产)。

潘石屹:瓶胆,他们没有瓶胆。

牟其中:他们没有,完全没有。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东西。

潘石屹:体积还大。

牟其中:体积又大。空胆。

潘石屹:什么都不装。

牟其中:空的玻璃瓶,发给他。

潘石屹:都发了一些什么东西。除了暖水瓶以外。

牟其中:一般都是吃的,衣服穿的。日用品。

潘石屹:罐头。

牟其中:罐头也有。包括王石发出的二十罐牛肉,就是这些东西。

潘石屹:王石(当时)没有在做罐头吧。

牟其中:他在做贸易。

潘石屹:做贸易公司。

牟其中:刚开始做贸易公司,在深圳。那边发货了,它那边飞机起飞,过来以后中国落地八小时,我这个发过去不知道发多久。

潘石屹:几个星期。

牟其中:我这样发过去发了五年。

潘石屹:发了五年时间。

牟其中:五年才发完。

潘石屹:他就八个小时,你发了五年。

牟其中:我们发了五年。因为当年发往(前)苏联的货运专列全国只有四十个专列,能够给我们安排一个专列,就不得了了,俄罗斯(前)苏联也看见了,又不是我们故意不发给你。

潘石屹:五年也太长了,这生意做的。

牟其中:不停地发。反正按照合同执行,竭尽全力执行。发飞机以前我就跟北京市工商银行谈好了,我有一家飞机要抵押给你。

潘石屹:贷款出来多少钱?从工商银行。

牟其中:六千万。还有,还可以晚付款。

牟其中为潘石屹讲述自己的传奇故事

潘石屹:这边拖欠货款着,这边又拖上五年才付过去。

牟其中:所以你说我们国家又不给我们私营企业贷钱,我为什么那么多钱。

潘石屹:暖水瓶的钱是一次性付了吧?

牟其中:那个钱是我在北京做冰箱赚的钱。

潘石屹:做冰箱赚的钱。

牟其中:赚的几千万块钱,我就付给昌平暖水瓶厂了,我一次付给你了。那时候它还不相信我,根本不相信我会干这个事情。我不管了,反正卖(付)给你了。所以我就解决流动资金的问题。

潘石屹:王石的款给付了吗?

牟其中:是我付王石没有?

潘石屹:对。你给他付的时候。

牟其中:王石他开玩笑,说老牟你为啥要延期三个月才付给我?

潘石屹:三个月。

牟其中:我先发货。

潘石屹:三个月就不错了。你这都延期五年的。给他欠三个月的款正常。

牟其中:是这样换回来(飞机)的。

潘石屹:这生意呢,圈就画圆了,这就是第一单生意。这单生意做的有意思。当时,赚一个多亿的话,这个钱还是个大钱。

牟其中:是。

潘石屹:你很智慧。就是用资金的时间价值,用那种中国跟(前)苏联的(时间)差,是吧。又利用了银行(贷款),最后赚了1.2亿人民币。

牟其中:1.6。

潘石屹:1.6亿人民币。这当时就是个天文数字。

牟其中:是。

潘石屹:我记得我赚到第一笔钱,我一晚上没睡着觉,直做噩梦。要是你在这个年代赚到1.6亿人民币的时候,就对钱的感觉自己心里的是什么感觉?

牟其中:我认为钱,真的对企业家来讲,我现在要告诫很多企业家,不要一门心思天天心思去说赚多少钱,没意思。现在所谓赚的多少钱是个数字。

潘石屹:对。

牟其中:但是我特别欣赏那个“家有良田万倾,日食不过一升。家有广厦千间,夜宿不过八尺”。既然钱没有用,你把它挣来干什么?

潘石屹:我能够理解。您关心的问题都是大问题。越关心小问题,越关心具体的事情,越天天算帐,赚了多少钱。你呢,我觉得就是说,跟你聊的过程中,心里面想的事情都比较大,都是宏观的事情。

潘石屹对谈牟其中

牟其中:那肯定是我们那代人的事情。

潘石屹:这一代人。

牟其中:一个殖民地的国家,一个积弱积贫的民族,突然要站起来,要强大起来,我现在看这个时代,应该深刻地领会到邓小平讲的那个“改革也是一次革命”。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在短短的几十年之内把几百年,我们祖先的那些遗憾弥补上来,所以就需要我们这代人超常规的付出。你想,本来是个马拉松的事情,得用百米的速度去跑马拉松,而我们活下来都感到庆幸。

潘石屹:发展的速度还是要很快的。

牟其中:我还有数据,九十年代(我国GDP每年增长)平均我们能到9.4%。你想,那种自豪感和使命感,在我们世界观形成的时候,有深深的烙印。

潘石屹:对。

牟其中:这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字幕:改革也是一次革命,更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潘石屹:我这一辈子见到的第一本商业策划书,就是牟老他们做的。是一个十六开大的本子,上面就写四个字,叫“神明之地”。这个商业策划书本上讲,就是在沿岸旁边的神木,有好多的煤,如果能把这个煤要开发出来的话,就富裕起来了。结果在牟老这个年代,挖的出来运不出来,又过了二十年时间,榆林神木的人都发财了,就是靠煤。可是最早这个商业策划,是谁做的呢?牟老做的、牟其中做的、南德公司做的。很有远见。

都看镜头,好。好。休息一下,最后一个。您做的第二个事情就是说是要把喜马拉雅山炸个口子,这事情我估计就是个想法。

潘石屹对话牟其中:揭秘罐头到底咋换的飞机?

曾想炸开喜马拉雅山

牟其中:因为我们刚把飞机做完了之后赚了很多钱,下一个做什么事儿?我就天天坐上软卧,从哈尔滨一直到昆明我都跑过,从新疆阿拉山口到上海我都跑过,跑遍了全国大地。根据我的调研,我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农业问题,农业问题首先是水的问题,谁来养活中国,中国这么多个胃,怎么养得起呢?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根据我们现在的工程能力,我完全可以在喜马拉雅山炸个洞,把印度洋暖流引进中国,不是我们就把整个的大西北,变成江南了嘛。我们只是这样规划,说请了几十位专家,一天就干这个事儿,我就说这个过程。后来就闹起来了,就把我抓起来了,就没干成。

潘石屹:可是通过电影,电影的影响力是很大的。

牟其中:冯小刚。

潘石屹:尤其是《不见不散》这种电影,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所有的人都能知道的事情了。

潘石屹对谈牟其中

电影《不见不散》片段:

男:这是喜马拉雅山脉,这是中国的青藏高原,这是尼泊尔,山脉的南坡缓缓地伸向印度洋,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尼泊尔王国气候湿润四季如春,而山脉的北路陡降,终年积雪,再加上深陷大陆的中部,远离太平洋,所以自然气候十分的恶劣。

女:这又扯哪儿去了?

男: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崩多了,50公里宽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下,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

潘石屹:最后怎么到(和)这个电影《不见不散》发生关系了?

牟其中:因为我跟冯小刚熟。因为那个时候我反正(有)很多钱,我就想到处(投资),我问韩恩平,我说你们最低投资过什么事?一部电影。十六万人民币。就拍一部电影。

潘石屹:十六万人民币就拍一部电影。

牟其中:试试。反正改革开放嘛,就是拿什么,就投冯小刚。冯小刚当时也还很潦倒,就拍第一部贺岁片,就是《甲方乙方》。刚开始我还兼制片人呢,牟其中。

潘石屹:你还是制片人呢,《甲方乙方》的。

牟其中:我一个人投的嘛。

潘石屹:很好看。投了多少钱,《甲方乙方》这个电影。

牟其中:《甲方乙方》当时已经查我了,国内账冻结了,我是很负责任,从我的美国的存款吃饭的钱,调了三十六万美元进来。

潘石屹:像《甲方乙方》拍的这样,票房收入好的,应该赚了不少钱吧。

牟其中:赚了很多钱,但是我也不知道赚了多少钱。

潘石屹:不知道赚了多少钱。

牟其中:我也没有收过这个钱。反正就是投了,像公益事业一样,就把这个民营企业可以涉足艺术形态领域,这个壳打开了。

潘石屹在摄影间对谈牟其中

潘石屹:就是您做了这几件大事情之后,还要开发满洲里?这个整个来龙去脉是一个什么过程?

潘石屹对话牟其中:牟其中曾想炸开喜马拉雅山

谈开发满洲里

牟其中:在1989年经过长期研究之后,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开放政策还有一个缺陷,只有沿海开放,没有沿边开放。我记得我在1989年9月份写了一个报告,题目叫做《历史的机会和我们的选择》。我就现在的满洲里。我认为满洲里是中美俄三国历史发展的焦点,美国有钱,中国有需求和劳动力,俄罗斯西伯利亚有全世界最丰富的资源,它汇聚在满洲里。1901年,整个西伯利亚冰天雪地,要找个不冻港,要南下。于是在满洲里开了个口岸,于是满洲里成为了一个中俄之间的焦点,1901年修建的东清铁路,到今天为止还是全国最大的陆路公路口岸。

潘石屹:这口岸是你们出钱修的?

牟其中:是我修的。

潘石屹:花了多少钱当时这个?记不住了。

牟其中:记不太清楚了,总之花了一两个亿吧。

潘石屹:那很大啊,一两个亿的话。

牟其中:很大。十四条通道,两个国家的线到今天为止才(还)是全国最大的陆路公路口岸,现在我还在干这个事。

潘石屹:还在做。

牟其中:今天还在干这个事儿。今天上午还在干这个事儿。这个事儿对国家极其有利。

潘石屹对话牟其中:牟其中谈开发满洲里

潘石屹: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有热情,很有魄力,很有远大理想,这样一个人。所以在我的心目中,他更多的是一个先锋,是一个中国市场经济的开拓者。在一个原有的体系,要让市场经济像一个萌芽一样,开始慢慢地生长起来,一定需要有理想的,甚至比较疯狂的人,只有把旧的打破了,新的可能才能够建立起来。他们第一代人最关键是把旧的体系、旧的计划经济先打破,新的呢,我觉得这是好几代人的事情。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