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潘谈摄影间》第二期对话牟其中下集:牟其中关注的事很大,潘石屹接不住

完整版第二期:潘石屹对谈牟其中下集

潘石屹:还是要把他的这种特点要拍出来。沧桑啊,岁月感要拍出来。像这个伦勃朗光这个风格。然后再拍一些比较随意点的,能够抓住他的性格的,这样一些照片。

牟其中:我现在就要告诫很多企业家,不要一门心思,天天心思说赚多少钱,没意思,所谓赚多少钱,是个数字。

潘石屹:牟老,牟其中,是中国企业家中的开拓者、先锋。

牟其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在几十年之内把几百年,我们祖先的那些遗憾,弥补上来,这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null

牟其中为何三入三出监狱

潘石屹:这个你三次入狱咱们先把这一个,先来说说。

牟其中:第一次,就是我写了《中国向何处去》。

潘石屹:这个时间是什么时间?就是你写《中国向何处去》。

牟其中:是1975年,要不然怎么把我抓起来枪毙我呢,就是这个事儿。

潘石屹:抓起来的罪名是什么罪名呢?

牟其中:反革命。

潘石屹:反革命罪。这是第一次入狱。

null

牟其中:第一次入狱。第一次我没有名气,所以关了四年多。

潘石屹:四年在里面关着的话,时间也不短啊。

牟其中:是啊。我是1979年12月31号放出来的,放出来以后,有一个批示,就给我发的营业执照。

潘石屹:我记得(全国)第一张营业执照,是温州的。

牟其中:他是个体户。

潘石屹:他是1982年。

牟其中:这是个体户的执照。

牟其中:对,个体化。

潘石屹:就是真正发的企业法人的营业执照是发给你的。

牟其中:发给我的。我就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民营企业,私营企业第一个,1980年2月13日。

潘石屹:1980年。

牟其中:我是1979年12月31日放出来的。

潘石屹: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证物啊。第二次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牟其中:第二次。

潘石屹:第一次是你写了一本书,学偏了,把你抓起来了。第二次是?

牟其中:第二次是1983年反自由主义。

潘石屹:1983年。

牟其中:1983年反自由主义。

潘石屹: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经济嘛。

null

牟其中:反自由主义。组织工商局长啊,什么税务局长,银行行长啊,工作组来调查,(最后)说你们太天真了。第三次是应该说是,全国的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从来没讲过,今天要讲。

潘石屹:是一个什么信用证我记得当时。

牟其中:信用证诈骗罪。

潘石屹:信用证诈骗罪。

牟其中:第一次就像拼命一样,三次将近十九年。

潘石屹:将近十九年。

null

牟其中:将近十九年,只差三个月,因为我干大了,干大了以后你想民营企业搞飞机要搞卫星,搞这些东西你还得了。

潘石屹:对。

牟其中:审问我的人他说了,他说牟其中啊,飞机业务,你做飞机给你带来成就,也给你带来了牢狱之灾的大祸。原话。

潘石屹:对。

牟其中:就是不该搞飞机,不改搞那些东西。

潘石屹:搞的太大。

牟其中:你再卖一点面汤那些,卖一点果汁那些东西谁也不会惹你,就活下去了。


进监狱不影响牟其中关心国家

潘石屹:做大了。经历了这样多地事情,你对这些就是,关心政治啊,中国的改革啊,这些事情,有没有一些别的想法?

牟其中:没有。

潘石屹:还是一心一意的。

牟其中:我还是关心。

潘石屹:就要做这些事情。

牟其中:现在就天天关心。你想啊,一个时代就应该有人关心这些事儿,我很爱我们的国家,我读历史我也是,经常是扼腕叹息,那么好的一个国家,那么源远流长的文化,一个伟大的民族,(历史上)在西方的文明面前趴下了,你说我一个中国人受压迫,我受得了吗?

潘石屹:对。

牟其中:于是我就具有一种使命感。

null

潘石屹:就是您的这种思想,其实影响了你周围的一大批的人。我们在万通的六个合伙人里面,四个人是跟着你做的。等到我跟他们分开了,我说我可不关心这事情了,风险很大的。我说你的老板,不是进去了三次监狱吗?就听他们说,您在牢里的时候,是天天在锻炼,冷水洗澡。所以我现在看了你的精神状态啊,比一般那个七十八岁的人年轻多多,满面红光的。生活怎么样,在里面。

牟其中:生活很好。(看)电视,我订了十几种报刊,二十多种吧。我每天看两百万(字)。我在监狱里面还建了个实验室。

潘石屹:你跟谁建的实验室?

牟其中:有一个计算机博士。

潘石屹:里面的话实验室没条件啊。

null

牟其中:有啊。

潘石屹:你买个什么元器件、半导体。

牟其中:我买了十几台电脑。

潘石屹:那可是个大实验。

牟其中:算大实验室。把那个在服刑劳改的人,学过计算机的全调来了,我设计了一个叫“对称计划”。现在还有呢,九十二页,叫“对称计划”。发三十二颗卫星,平流层飞行器,现在的地网嘛,就和世界联系,我现在还在干这个事儿。

潘石屹:那里面看来生活状态还不错。

牟其中:还可以。我在牢里面只有一个事儿,就是天天向领导要求,运动、跑步、跑楼梯,不让我跑,我跑楼梯,我爬,一个事就是运动。运动以后消耗很大,就叫我吃好。有一点病就叫我去住院,就叫我去治疗,我一天到晚就是这样。现在说我就是保命。

潘石屹:经过这十九年时间,在牢里面的经历,作这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力量,在那支撑着呢?

牟其中:支撑我的精神支柱,就是中华民族一定要强大起来。在世界民族当中,应该再引领潮流。这是我的支撑。

潘石屹:他们都说,说您在您的母亲墓志铭上面,写了一个是,“这里通向世界”。

牟其中:我写的。

潘石屹:你当时写这个墓志铭的时候。

牟其中:因为我什么意思呢,我在牢里面想好的,我在牢里面知道马上要出去了,我出去干什么,“这里通向世界”从这儿开始。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中国一定会重现整个历史上的辉煌。

牟其中谈如何解决贫富差距

潘石屹:牟老你还真是一个有血性的人。在你心目中,最崇拜的人是谁?

牟其中:邓小平。我就(崇拜)他一个人。

潘石屹:你给他一个视线,就看他的手就行,看他的手,很好,放松了,好。如果是对市场经济来说呢,他可能是先锋,如果是对已有的计划经济,他就是一个,很有力量的破坏者。越是这些力量大的人,破坏力强的人,就得进好几次监狱。很好。

潘石屹:马云创办了一个湖畔大学,你怎么评判这个湖畔大学?

null

牟其中:我好像看过他一些报道,但是我不太赞成。

潘石屹:什么原因?

牟其中:我认为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贫富差距太大,而我们现在解决贫富差距问题。

潘石屹:你觉得要解决贫富差距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办法?

牟其中:就像公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那个时代就是由农业文明过渡到工业文明的一个分水岭,科学技术的发展,他的最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工具的进步。一个最典型的说明就是,一个农民,挖一天地就锄一天地,可是我是一台拖拉机,也是耕一天地,锄一天地,一台拖拉机等于一万个农民,所以分配上社会财富就极大的增加了。在农业文明时代,(财富)是指没有资本的土地,可是到了工业文明时代,造拖拉机要钱,要货币,拥有货币,就能造出最好的工具,就是拖拉机,机械工具这种。这个时候(货币)就变成了资本,那个时候土地是资本,现在是货币是资本,所以全社会拼命挣钱,1940年左右发明了计算机,它计算机代替了什么,它代替了人的记忆劳动,我们每天的思维劳动、脑力劳动有百分之九十五是用于记忆的,勇于创新新知识的能力只占百分之五。

潘石屹:其他的都是记忆。

牟其中:全是记忆。好,而记忆呢,我又被计算机给取代了,就跟锄头那个被拖拉机取代了一样。好,我总结出来了,人最宝贵的是智慧,什么叫智慧呢,就是创造一种新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就像货币代替了土地一样,人的智慧要代替资本。资本市场已经形成了,钱越来越多,越容易见到钱了,很容易见到钱,好,于是有智慧的人,有这种能力的人,就成为社会的主体,成为社会的中心。这就会发生和工业文明产生相似的意识变化。

潘石屹:明白。你这个讲的就是我问你的问题,中国社会其实不光中国社会,全世界,贫富两级分化都很严重,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贫富两级分化。其实我头脑中有几个答案,税收问题、发货币,有几个答案,是按照货币来衡量,是你有货币我没货币,这一次转移完之后,是按照智慧来衡量的。

牟其中:所以就说,我们是平等的。

潘石屹:有智慧的人跟没有智慧的人,差距非常大。其他的这些记忆呢,重复性的工作,让电脑都给替代了,下一步还有人工智能。我是听明白了,你听明白了吗?我觉得这个很智慧,未来要消除贫富两级分化,我觉得就是你有智慧没有智慧,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的话可能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教育。

牟其中:我估计我还可以干一段时间,二十年没有问题。

潘石屹:感觉你是一个,永远放眼未来的人。回头看你自己的话,你觉得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事情?

牟其中:我从不后悔。

潘石屹:从不后悔。

牟其中:我应该对我自我评价,我说一句话,有这样的时代有这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这样的时代有这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牟其中



null

潘石屹:其实现在好多的,已有的(贫富差距这个问题)的人,都是你钱多我钱少,叫贫富差距。下一步的话,说你吃饱住这些问题,政府这些福利都给你解决了,就怕吃多了胖了,不存在这些问题了。而问题是你在社会中的位置,你说有好多人就没智慧,他就觉得他是个穷人,一事无成。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