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揭秘丨京剧怎么来的?胡玫邹静之讲了一个三百年前的故事

影片《进京城》海报。

老北京人有句流传很久的俗语:“一口京腔,两句皮黄,三餐佳馔,四季衣裳。”可见京剧在京味文化中的浓重痕迹。但是近年来关于京剧等传统曲艺文化的电影可谓凤毛麟角,以徽班进京为创作背景的《进京城》算是相对“勇敢”。但这样的题材对京剧并不感冒的很多年轻受众来说,即使有王牌班底、实力卡司,也不是一个能够讨好的题材。对这个现实,《进京城》的主创们大都心知肚明,但依旧坚持着片中传递的“戏比天大”的精神耗时六年、用匠心传承这项流传百年之久的国粹艺术,就像《进京城》的女性导演胡玫所说,“我拍这部戏是特别执拗的,拼上命也要让它公映了。我始终有那么一股劲在那,再难,我也必须把它拍出来,这里面有一个文化传承的魅力和生生不息。”新京报独家专访《进京城》导演胡玫,一起探寻这部并非主流题材电影背后蕴藏的故事。

取材:邹静之精心撰写三年剧本,胡玫安徽四度采风

从《雍正王朝》到《汉武大帝》再到《乔家大院》,胡玫的执导风格被她的老友调侃为是“小女子拍大男人的历史戏”,她善于将历史上的人物塑造的有血有肉,这次她将对京剧这门艺术形成的始末原由一探究竟。胡玫自2010年执导电影《孔子》之后,便鲜有电影作品问世,她初次接触到《进京城》剧本是2015年,当时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京剧门外汉,“邹静之老师写了三年,他之前的话剧我都看过,地道、耐品、有味儿。这个剧本读着就很舒服,你看几段就知道那个时代京剧艺人的生活氛围,打动我的还有情节,比如讲伶人岳九勤奋练功,在豆子上练云步,到最后为争一口气进京演出,宁可捐出全部家当,这就是一个久违的好剧本。”

片中戏服和饰物等道具十分考究。

光是剧本好还不够,胡玫开始在真实生活中为影片找印证,为此,她和创作团队去了京剧的“娘家”安徽三四次,走访当地深山老林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通过寻访胡玫找到很多珍贵素材,“他们就像另一个时代的人,山里人可能营养不良他们很矮小,张嘴就唱。我把唱的那些录音录下来,一句都听不懂,也不是现在的京剧,好难听,但他们唱的特别的投入。他们把我带到大祠堂里,里面几百个大樟木箱子,一打开里面全是锃新的那种穿金线、珍珠、玛瑙串下来的戏服,上面都是“XXX在乾隆年捐”,他们都收藏着,进行着很好的保留,整个村子无论经历了什么,村民们都保护了200多套戏服。”

改编:京剧源自徽班进京给乾隆祝寿,影片加入现代恩怨情仇

京剧作为享誉世界的民族国粹,富有强大的感染力和号召力,在京剧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徽班进京可谓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公元1790年(即乾隆55年),为给乾隆八十大寿祝寿,四大徽班陆续赴京演出,并很快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此后,经过一大批戏剧名家以及无数演艺人员近半个世纪的经营和发展,最终诞生了国粹京剧。

马伊琍饰演资深戏迷凤格格。

《进京城》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讲述清代乾隆年间,扬州春台班进京为皇帝祝寿,一代名角汪润生、岳九和由马伊琍出演的凤格格等为代表的戏迷之间发生的梨园恩怨与爱情纠葛,胡玫介绍在故事上做了比较大的改编:首先戏里的主角是个旦角,同时戏里说的是春台班的事儿,春台班按说都是小孩,但电影里我们让它唱关公戏,只是在扬州菊花里拍的时候,专门让一群唱戏的小孩蹿上台来,就是为了点上一笔。“我们其实有考虑《进京城》公映后会不会引起争议,也给史学专家留了牙口,你们吵起来,那就会令事情越辨越明,也让更多人关注京剧艺术。为了传递国粹,有些调整也是必要的。”

角色:焦晃觉得这个角色“该演”,富大龙为戏减重数十斤

“要是有可能,我的每一部戏都想让焦晃老师出演。只是一没那么多合适的角色,二也要看他身体情况。这次演乾隆非他莫属,他之前就演过乾隆,对这个角色他很熟,简直舍我其谁。”对于继《雍正王朝》后再次与焦晃老师合作,胡玫觉得非常庆幸。“焦晃老师觉得在乾隆的一生当中,这个事也是他很传奇或者说很重要的一点,因为乾隆自己很有文采,学富五车,他能够把全国的戏剧经过一番筛选,然后请到宫里、养在宫里,没有他这种点石成金的能力也不可能诞生后来的京剧。可以说对于我们国家的国粹艺术来讲,乾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焦晃老师也愿意来承担这样一个角色,他一出场便浑身是戏。”

焦晃老师饰演乾隆。

另外,饰演心比天高、戏比命大的戏曲名角岳九,富大龙饰演的这一角色在被同行陷害逐出京城之后从未放弃练功,可谓爱戏如命。在表演过程中,胡玫提到富大龙也赞其敬业,戏曲零基础的他从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学起,跟随戏曲老师每天早中晚三遍功,“从拍摄到杀青从未停止,片中所有和戏曲有关的戏他没有一个镜头用替身,全部为自己演绎,就连岳九所有的戏曲唱段也是由他本人亲自完成。”

富大龙饰演戏曲名角岳九。

拍摄:最后三天时遇上火灾,好在素材保留

《进京城》拍摄历时六年,在胡玫及多名主创看来,这就是一个“戏比天大”的精神渗透过程,从人物的角色特点到服装设计,从肢体动作到场景设置,无一并不需要认真研磨,“我的想法是力争在影片的各个细节上都能最大限度的还原历史的原貌。”这段长时间的拍摄,在胡玫看来充满了艰难和挑战,她透露:“这次拍摄非常诡异,创作过程中遭遇了很多突发状况,副导演生病,拍到最后还差三天的时候,一场大火,一场大风,所有的道具全都塌掉,坏掉,还要重新去补救。这期间很多人都承受了很多的压力。”烧走了戏棚,烧不走精神,胡玫说最遗憾就是对不起影视基地总裁刘国华先生,“七级大风,非常不幸摄影棚被烧毁了,不仅烧毁了我们这个戏的全部重要的场景,同时烧毁了所有的戏服、道具,唯一没有烧的就是我们的素材,全部片子的素材保留下来了,我们的机器设备保留下来了,我们没有出一点人的伤害。当然当时面对这个情况,我第一个反应的就是特别的对不起刘国华先生,到人家那去给人家一转眼这个棚就没了,坍塌了。”谈及此,刘国华仅是笑笑一句,“这个电影一定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电影肯定火。”

专访胡玫

尽量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片子

第五代导演胡玫。

新京报:拍摄过程中一直都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和磨难,你也说自己执拗,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胡玫:我觉得京剧是中国人的根,但我们现代人缺少这种文化的创意、艺术的传承。虽说我也起不到多少作用,也可能我拍出来也没多少人看,没人看就没人看,我无所谓,但作为一个中国的导演,我不了解国粹的艺术,我是欠缺也是遗憾,是一个不完整的人生。所以我觉得人家找到我就根本没有理由拒绝。虽然我不懂京剧,但这对我来说是次最好的学习,我可以完整我作为中国人的一部分,对我来说更是一次特别好的中国文化的浸润或是洗礼,这就是我的初衷。

新京报:最近您和李少红导演都有各自作品出炉,大家对女导演勇于行业探索表示敬佩和期待,你如何评价女导演在业界受到的支持?拍戏的时候相对于男导演来说会不会更加辛苦和不容易一些?

胡玫:除了李少红还有刘苗苗,她最近也拍了《红花绿叶》得了很多奖,这是我们同班同学都在拍戏的一个信号,我们班9个女同学,现在拍戏的大概有4个,我觉得挺好的、挺兴奋的,除了我们第五代男导演之外,我希望我们的女导演能够走得更久,走得更长,因为我们不会有绯闻(大笑),所以大家都比较专注一件事儿,就是拍戏。但拍戏确实比较难,总的来讲中国还是个男性化的社会,所以女导演能够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也不容易。我想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个更强势的中国女导演的团队,本来我们中国的女导演就是世界第一,现在仍然还会继续,中国的女人不败,从足球、从体育界就是,所以中国女导演应该是能够继续的传承下去,我们有这个条件,就像毛主席也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大笑)。

影片《进京城》剧照。

新京报:那对于《进京城》,你更希望获得哪方面的市场回报?更看重口碑还是文化上面的传承?

胡玫:其实我根本就不想,我不是不在意。我很在意但我左右不了,那就随便是什么样就什么样,我个人就是这样,反正我是尽力而为。我把我这一件的事干好了,至于什么票房,我觉得我们也控制不了、也操作不了,说了也白说,没用,所以就干脆别说(大笑)。只是尽量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片子,片子的质量很重要,但我觉得也不完全取决于片子怎样,有时候题材可能也会有些障碍,但是只要拍了,就没关系。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实习生 张博雅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李世辉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