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潘谈摄影间》第五期对话陈晓卿:摄影圈的门槛特别低

完整版第五期:潘石屹对话陈晓卿

潘石屹:拍上一个人物的肖像,不要太具象,就是虚幻。不是盯着这个人的面孔去看,而是想他背后的东西,就是有一个想象的空间。我看一下,这个挺好。

陈晓卿:里面那个尤其好。

潘石屹:尤其好,对。好,我们这样,陈老师,先坐着,好,挺好,就这样,特自然的状态,就挺好,看一下光。光可以,这个白的不要露出来,让它要显得小一点,然后漫游就行了。好,各种状态。

潘石屹:陈老师,来包子了,这是我做的包子。

陈晓卿:真是你自己做的?

潘石屹:不是不是,这包不是我自己包的,想法是我的想法。因为有的时候在纽约,待上一个月,突然想吃包子,就想起来小的时候的包子,我就回来就试,肥肉跟瘦肉切开,把肥肉先到锅里面,先炸。

陈晓卿:炸一下。

null

潘石屹:再跟瘦肉拌到一起,再放点粉丝,放点豆腐,然后再就?

陈晓卿:听着就好吃。

潘石屹:再就比较软,你吃到嘴里就比较软。然后再加什么都行,都可以。

陈晓卿:多一次加热的过程。实际上多一次风味的释放过程。

潘石屹:是有这个道理。

陈晓卿:那确实是的。

潘石屹:小的时候我妈妈就这样做包子的。

陈晓卿:而且油这种东西是我们东方人特有的口感,叫香。

潘石屹:香。

“油脂湘”和“鲜”是东方 民族特有的口感。——陈晓卿

陈晓卿:和鲜一样,因为他们是肉食民族,我们是谷物民族,我们对这种肥肉有天然的喜好,对一个经常饥饿的农业发达的民族来说,这个肥肉就?

潘石屹:香。

陈晓卿:香。

潘石屹:对,你这一下给我上升到灵魂高度了,说了这样多,你来尝尝,来尝尝,你先拿一个。

陈晓卿:包的好漂亮。

潘石屹:这一下怎么就夹破了,下边有张纸。

陈晓卿:谢谢。非常香非常香。

潘石屹:香吗?说了这样多,最后它检验的结果,就是香不香。

陈晓卿:和我们家的很接近。

潘石屹:很接近。是按照 我的意思包的。

陈晓卿:我看您天天锻炼。

潘石屹:锻炼我觉得对生活的影响很大,我原来最高的时候,体重是79.4公斤结果我大概锻炼的三个月,就降到了68公斤。

陈晓卿:68可能就比较合适了,我要能到68就好了。我拍这个美食节目之前,我就是68。

导演:拍完长了多少?

陈晓卿:现在基本上稳定在85公斤。

导演:您这算工伤吗?

陈晓卿:对,基本上算是工伤。

潘石屹:这个(体重)还得往下降一降。

陈晓卿:对,主要对我来说,可能最大的困扰,就是这个血氧浓度太低,还有就是很容易疲劳。

潘石屹:对,我也是,就是我这个78、79公斤的时候,一到中午就困,所以我就让采购部,在我的办公室里边放了个床,刚把这床放好之后,我就开始锻炼了。锻炼了以后,这床我基本上一次都没睡,最后就把这个床撤了,这个饮食上面,就锻炼减肥最快的,就是喝蔬菜汁。

null

陈晓卿:你肚子觉得饿,不难过吗?

潘石屹:就忍一忍吧,忍一忍就过去了,一开始就是觉得这个吃饭快乐,吃孢包子吃点东西快乐,快乐嘛。

陈晓卿:多巴胺分泌。

潘石屹:你喝这个芹菜汁的话,苦兮兮的。

陈晓卿:最好能配上二胡的背景音乐。

潘石屹:《二泉映月》。

陈晓卿:对,显得很酸楚。

潘石屹:我刚才发脾气了。对不起,我这几天喝的都是芹菜汁,特别不好意思,我刚才出了一个,让大家特别辛苦的主意,这都是因为这几天,我喝了蔬菜汁,我骂大家了,真不好意思,后来我周围的人就不允许我再喝蔬菜汁了,我审片之前,他们就会给很多烙饼啊,馒头啊,吃一斤长一斤的东西。

潘石屹:其实我刚才拍照片的时候,所有采用的光啊,是想办法让你苗条的。

陈晓卿:我知道我知道。

潘石屹:都是为了苗条。

陈晓卿:我的本科学的就是摄影。

潘石屹:(我)这是班门弄斧。食物也是班门弄斧,摄影也是班门弄斧。

陈晓卿肯定潘石屹:不是表演型摄影师

陈晓卿:我也认识一些,跟您一样的成功人士,基本上是表演型拍照。我一看你用的相机,是我们苦摄影师用的相机,不是表演型相机。

潘石屹:表演型相机也有。

陈晓卿:也有。

潘石屹:太慢,它抓不住表情,我是为了,这一瞬间,是吧?他的状态,什么状态?

陈晓卿:所以我觉得这是虚拟到里面去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感受,其实中国有两个行当,入门的门槛特别低,一个美食圈,一个叫摄影圈,基本上有钱就可以称作“家”。

潘石屹:你说的这两个圈子门槛低,我还都进入这两个圈子,既拍照又蒸包子。

潘石屹:先不说这个照片,拍的好看不好看,我觉得对我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一帮新朋友,有好多老朋友,好几年都不见面了,也没有理由见面了,人家也忙人家的,我也忙我的,我说我要给你拍照了,你过来吧,过来以后一聊的话,就觉得特开心。

陈晓卿:你说这,就会有沧海桑田的感觉。过了这么多年,突然我们俩又在一起,有那种站在时间河流的岸边的那种感觉。

潘石屹:对。

陈晓卿:感觉确实是有。一个人可能只能活一辈子,如果跟很多朋友在一起,感觉可能活的特别值得。

我曾在微博开小号 但感觉自己很分裂

潘石屹:你坐这里吧,尽管这个没香味,可是你觉得要跟有香味一样。

准备放烟,烟饼稍微味大一点。

陈晓卿:都是同行。

潘石屹:陈老师,你朝这边看。好,我觉得这个状态就挺好的,挺好,好。我还没有参加过你的饭局呢。

陈晓卿:您最红火的时候,您根本没有时间去参加饭局。

潘石屹:没时间。

陈晓卿:(潘石屹?)我们更多的人是对这个社会,对这个生活,有非常多的困惑,老在一起,聊一些不咸不淡的事情。其实我不是饭局的?

潘石屹:?

陈晓卿:对对,局长是老六。我是最后参加这个饭局的,他们之前就已经聚过很多次,只是我改变了他们的伙食。

潘石屹:伙食好了。

陈晓卿:对对,其他的都没有变化。

潘石屹:从舒服来说,肯定是相同背景的人,在一起聊的话,会比较舒服的。

陈晓卿:其实这个跨度,就是我们是生活背景相同,我们从事的职业完全不同。

潘石屹:职业不同。

陈晓卿: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之前我参加过饭局,我找你有点事,这都是工作饭局。

潘石屹:而且特别功利,就为了这个目的,而不是坐下来闲着。

null

陈晓卿:我们吃完了,这事就完了,这个不一样,他们谁也不求谁做什么,每个人相互都看不起,而且互相也不灌酒。都是自己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回家,我觉得这个可能就很有意思。

潘石屹:对,吃饭嘛,就是个由头,是一个媒介。

陈晓卿:对,我们在一起聊的比较多的,除了博客,有对时事的,更多的是聊一聊读书,可能会有一个电影,会有一个共同的话题。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它毕竟是需要一个空间的,像微博这样的社交性的媒体交流,实际上?

潘石屹:替代不了。

陈晓卿:很多是隔着几万层山。

潘石屹:对。

陈晓卿:人可能在那就要戴一点面具。

潘石屹:对,是。

陈晓卿:就像以前我微博有两个号,一个是真正的我,一个是大家认识的我,后来觉得真的很分裂。

我们的饭局上没有男女之别 罗永浩酒后不讲道理

潘石屹:这我们拍的时候是个元素,完了以后我们就会往里面放,所以都是白颜色的。

陈晓卿:我可能做不到,我们平时主要是靠语言来交流的,很少有手势啊,表情啊,动作,都很少,可能比较外在的,这种表情什么的都没有。

潘石屹:我特别好奇,就是你们聚在一起,这个饭局上面,就男女的比例,是一个什么的比例。

陈晓卿:我们基本上以男的为主。

潘石屹:以男的为主。

陈晓卿:几乎没有性别的区别,像以前柴静跟我住的比较近,每次都是我送她回去,我从来没?后来别人都说,你送柴静回去,我突然想起来,对了,她是个女的,真的这个之前,我还送她上过楼,她家住十几楼。

潘石屹:主要是思想的交流。

null

陈晓卿:对,有时候经常会吵架,就是政治观点啊,比如说对这个社会的认识啊,可能有时候就会争吵的非常凶。

潘石屹:这个?

陈晓卿:我们后来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说,牟森老师,您先把您的观点说清楚,然后您再喝酒,您不能在喝酒的

时候再说,那就比较凶。

潘石屹:牟森是做话剧的。

陈晓卿:对,做话剧的。

潘石屹:我认识他。

陈晓卿:还有罗永浩,这个都不能是,喝了酒之后再说事儿,那都不行。

潘石屹:说不清楚。

陈晓卿:都不讲道理。

潘石屹:这还真是挺有意思,现在还有吗?

陈晓卿:这种饭局,它跟大家的时间,有非常大的关系。以前经常是老六给我发个问号,我就知道他是问我。

潘石屹:有没有时间?

陈晓卿:今天晚上在哪里?我就赶快问他几个人,然后就帮他挑饭馆,然后大家就会差不多的点就会到那,聚的非常非常的密,现在可能大家都没有这个时间了。

吃土豆和吃小麦的人 Ta性格是不一样的

潘石屹:你坐这个位置,然后腿放在这个位置,先看着我,坐的时候不要坐的多,腰就可以直起来了。你的脸再稍微朝这边一点,我把你的耳朵,光的对比度稍微大一点,立地感更强一点,好,眼神光很亮。就是看《舌尖上的中国》,我觉得纪录片啊,一开始常常人一拍,就拍的很宏大,很沉重,是吧?实际上老百姓关心的,我看完以后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要给你一个建议的话,还是聚焦到吃上去,已经打出品牌来了,是吧?很好。

陈晓卿:现在还在做,做的会更加具体。

潘石屹:更加具体。

陈晓卿:比如说你要做一个跟粮食有关系的,就是全是谷物的,讲这些事情。

潘石屹:还是加工成饭好,就是原始的粮食,还是勾不起来人们的味觉。

陈晓卿:肯定会,粮食也有特别好玩的,为什么想拍这种东西?实际上我是60年代中期出生,这个世界上,大概有一千多种谷物。

潘石屹:一千多种谷物。

陈晓卿:我儿子1999年的,大概只有两三百种谷物了,就是好多东西。

潘石屹:就没了?

陈晓卿:因为它不好,或者说营养不够。

null

潘石屹:口感不好。

陈晓卿:或者说吃的太麻烦,对,或者是口感不好,高粱就是典型的

潘石屹:对。

陈晓卿:它营养也够,就是口感不好,纤维度太粗了。它就慢慢慢慢,就离开了我们的餐桌,实际上这个地球上的多样化生活,是由这种带出来的,吃土豆的人和吃小麦的人,性格是不一样的。我们想记录一下,人类农业生产的最后的奇迹。有这个责任感在里头,当然我们会把它拍的很美味。

记录人类农业的奇迹,致敬多样化的生活。——陈晓卿

潘石屹:很好看。

陈晓卿:肯定会很好看。

潘石屹:我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我小的时候,我们那地方主要的食物,是玉米。上学的时候,每个人带上一块玉米面的馍,可是我带这个玉米面的馍,就是比别人的好吃,我就回去问我妈,我说你看我这个玉米面的馍,怎么就跟别人玉米面的馍不一样呢?我妈说,每一次往这个玉米面做馍的时候,都放一些黄豆面,就是大豆面,说每一次我都是要加一些大豆面放里面。

陈晓卿:有道理。

潘石屹:然后玉米面就软了。

陈晓卿:令堂大人真是,她肯定试过很多种。

潘石屹:试过很多种,对。

陈晓卿:然后得到了这个。

null

潘石屹:这是什么道理?

陈晓卿:这个我得回去研究。

潘石屹:回去研究。

陈晓卿: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大豆它里面的?

潘石屹:有油,脂肪。

陈晓卿:对,有脂肪,脂肪它保水的程度,就会更强一点。它会让它松软,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它的直链淀粉和支链淀粉的含量和玉米的搭配,是个比较合适的搭配。

潘石屹:反正就是松软,你这个手感都能感觉出来,你一按的话,它有弹性,玉米面做的?

陈晓卿:硬梆梆的,得这么吃。这个确实有意思,我还真不知道。豆面一般吃的,还真的不是特别多,这个有意思。

潘石屹:你研究研究。

陈晓卿:我要琢磨琢磨。

潘石屹:好,够了,足够了。你们去选就行了,我们拍照就完了。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