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法国植物人安乐死的5年拉锯战

原题:妻子要他死而父母要他留

     法国植物人安乐死的5年拉锯战

兰伯特与父母。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近日,要对一名植物人实施安乐死的消息在法国引起巨大争议。这名植物人名为兰伯特,他在11年前因摩托车车祸四肢瘫痪,家人对他的治疗方法产生分歧。他的妻子希望医生终止治疗,但他的父母希望儿子继续活下去。

由此还曾引发了一系列诉讼,案件先后在法国和欧洲人权法院审理。不久前,法院支持对其实施安乐死。接到判决后,医生宣布5月20日开始停止治疗,拔走兰伯特的续命仪器,预计他会在一周内“慢慢饿死及渴死”。

不过,巴黎一家上诉法庭在病人拔管后数小时,下令当局采取一切措施,重新为病人接上续命仪器。

支持安乐死:“死亡让他自由”

5月10日,法国兰斯医学教学和医疗中心主治医师桑切斯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兰伯特家属,院方从5月20日开始停止对其进行治疗,让他进入“持续的深度镇静”状态。这已是院方第4次停止对兰伯特的人工进食,前3次均遭其父母阻止。

据法新社报道,桑切斯在信中表示,希望“所有人能够回避,团结在兰伯特先生身后予以支持,让他度过这段最平和、最私密的独处时光”。

自2013年以来的6年间,是否停止治疗的问题已经造成兰伯特家庭内部分裂。笃信天主教的父母和一对兄妹坚决反对放弃治疗,而他的妻子、侄子和多数兄弟姐妹都认为不应再继续这种“无望的救治”。

兰伯特在2008年遇车祸,导致脑部严重受损及四肢瘫痪,虽然能够在没有仪器帮助下呼吸,也偶尔会张开眼睛,但意识极低。他一直在法国东北部城市兰斯的医院靠胃喉输送食物和水续命。对于医生而言,他的脑损伤已经绝无康复的可能。

医疗团队经过几年尝试,医疗毫无起色,认为他已进入植物人状态,康复无望。2013年,医生建议兰伯特的家人中止治疗。他的妻子及5名兄妹于2014年同意根据法国“被动安乐死法”,要求法庭许可停止给兰伯特喂食和水。

法国法律禁止安乐死,但容许无康复机会的重病重伤者接受“被动安乐死”,即让医生切断病患维持生命的管道,如拔管、停止喂食。尽管法国最近致力于修改绝症病患“被动安乐死”的相关法律,但蓄意造成患者死亡的“主动安乐死”在法国仍是违法。

兰伯特妻子认为最人道的做法是让兰伯特去世:“让他离开,让他自由。”兰伯特的侄子弗朗西斯也支持为他的叔叔实施安乐死,他说恢复治疗将是通过医疗司法系统对兰伯特的虐待。

反对安乐死:“会有康复的机会”

据报道,兰伯特73岁的母亲薇薇安在收到医生的邮件后泣不成声,反复指责院方为“怪物”和“纳粹”,还希望有人能够拍摄视频,让她在儿子“尚未熟睡之际再看他一眼”。

5月19日,薇薇安和90岁高龄的丈夫皮埃尔在医院门前组织了一场抗议集会,上百人到场声援,他们控诉院方的行为是“变相的安乐死”。父母认为兰伯特只是身患“残疾”,应该转送专门机构接受治疗。

兰伯特信仰天主教的双亲认为,儿子仍有反应知觉,甚至会哭泣,因此,始终坚持继续维持兰伯特的生命,接受更好的治疗,即会有出现康复的机会。

兰伯特父母2015年通过保守的天主教网站播放短片,展示兰伯特对家人的说话仍有反应。不过负责照顾他的医生反驳,指短片操纵广大公众,并误导了他的真实情况。

实施被动安乐死前,兰伯特的父母通过律师发表声明说:“角力还将继续,阻止这一疯狂之举还来得及。”他们誓言,将全力阻止院方拔管。他们还希望法国按照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诉讼保全”措施的要求,在该委员会进一步深入研究案卷之前暂缓执行停止治疗的决定。

在最后关头,兰伯特父母的律师对案件进行上诉,案件峰回路转。在医院拔管后几小时,巴黎一家上诉法院下令重新为兰伯特插上续命仪器,以便等候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复核。薇薇安形容裁决是“一大胜利”,“他们会恢复输送营养及给予他水份,我为法院感到自豪”。

法院最后关头裁决续命

实际上,早在2014年,医生在兰伯特妻子以及其他亲戚的支持下,决定根据法国“被动安乐死”的法律,对兰伯特停止以人工方式喂食及饮水。

但兰伯特的父母随后向法国行政法院提起诉讼,反对这一做法。案件几经波折,最后到了法国最高行政法院,该法院维持了此前的裁定支持医生的决定。法国国家委员会最近也维持这一裁决,并重审医生的决定是合法的。

兰伯特的父母还就此事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6月,欧洲人权法院宣布维持法国法院的裁决。兰伯特的父母又向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申诉,今年5月初,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要求法国政府暂停对兰伯特的拔管决定,但法国卫生部门称,他们不受该委员会约束。

5月20日,在医生拔管后,兰伯特父母的代表律师帕怒斥医疗团队的决定:“实在可耻,他们甚至无法拥抱儿子。”他的父母过去一直争取儿子的生存权利,薇薇安设立“支持兰伯特”网站,约150名支持者也曾响应她的呼吁,来到兰伯特在兰斯接受治疗的医院外声援。

在最后关头,他们的上诉获得成功,巴黎一家上诉法院命令医院采取一切措施让兰伯特继续活下去。兰柏特父母的委托律师杰拉德表示,法国政府忽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要求是“可怕的”。

上诉法院作出这一续命裁决是因为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正在审查兰伯特案件,继续对兰伯特喂食为委员会调查案件提供条件。

法国对安乐死的争论没有结果

对植物人施以安乐死是法国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民众对此看法也两极分化。在最新的法庭裁决宣布之前,天主教皇方济各公开表示“生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希望兰伯特可以继续活下去。

法国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政党也不支持停止维持兰伯特的生命,认为将开“滥用安乐死制度”之先例。生命协会代表德尔维勒说,此例一开,将一发不可收拾,“兰伯特不是濒死,没有生病,本人也没提出走的要求”,不该擅自决定终止他的生命。

大批支持让兰伯特活下去的民众近日也聚于爱丽舍宫,要求法国总统马克龙介入。而马克龙反对兰伯特的父母和其他人的干预,他说:“在兰伯特的医生和他的妻子不断沟通后,作出了停止治疗的决定。”

另一方面,支持安乐死的团队——尊严死亡协会主席罗梅洛则表示,兰伯特一案反反复复这么多年,证明相关法律太模糊了,为避免更多家庭悲剧,应尽快修法,并规定必要时家属做决定的顺序,例如,在比利时,顺序是当事人的配偶、孩子,然后才是父母。

法国尊严死亡协会也发起了示威活动,认为兰伯特是法律的受害者。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哈蒙也曾呼吁法国应将安乐死合法化。而根据民调机构易普索4月份公布的调查结果,96%的法国受调者赞成安乐死法制化。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在法国不止发生过一次。另一个著名的法国案例名叫文森,他在2000年时发生严重车祸,昏迷9个月之后醒来,却发现自己严重瘫痪,全身只剩下右手能稍微移动,因此,在2002年写信给当时的法国总统席希拉克,请求国家给予他安乐死的权利。

他的母亲曾因为了成全孩子对死亡的期待,一度亲自动手为他注射巴比妥酸并提前对外告知,而被警方以预谋杀人罪嫌逮捕,文森在那之后,在媒体的协助下写了《请给我死亡的权利》一书。

最后,他的主治医师萧索瓦经过几番挣扎煎熬,协助为他施打氯化钾而死亡。

后来这位医师在医师公会的声援与舆论的支持下获得不起诉处分,并写就了《我不是杀人犯》一书。至今,法国的安乐死立法依旧悬而未决。

责编:马蓉蓉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