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花港酒后絮叨叨

这次杭州培训,住处紧傍西湖,我思忖着,饭后即可恣意走走西湖。所以,当一个老友一定要从三墩赶过来请我吃

这次杭州培训,住处紧傍西湖,我思忖着,饭后即可恣意走走西湖。所以,当一个老友一定要从三墩赶过来请我吃饭,我坚决给回绝了。倘若他执意过来,胡乱花些钱,我总得陪着聊天喝茶,哪得空暇遂自己所愿?

不过,自助餐一个人想吃得有滋有味,小酒必须要咪一口,这样生活就觉得自在滋润得多了。

当我开始要第三瓶啤酒,服务员递酒过来时,轻声嘱托我:“先生,请不要过量饮酒,酒后一定不要开车。”这样的酒店单从服务员言行举止,就可以看出品质的了。

“晚上这大厅就我一个人喝酒吗?”

“是的,先生!您酒量应该很好,但还是要告知您,饮酒不要过量为好。”

望着眼前这个四十来岁的服务员,我掂量着,她应该是此处老员工了。一个企业文化积淀,往往在老员工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老员工就如酒中陈酿,越有年头,喝着越有滋味。

大厅里我酒量最好吗?一定不是。就我有条件喝酒吗?这更荒谬。穷光蛋加高血压,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喝酒的理由。只是大厅里将酒当作一种生活状态,唯我一个而已。

说实话,我现在就好这一口,这与青年时酒色俱好,已经有了很大区别。 我私下认为,一个人年轻时如果不曾荒唐过,似乎有点亏待了青春;又如果时时荒唐,处处荒唐,事事荒唐,那就失却底线,是对青春的无度挥霍,是一种祸害。

我自觉青年时就曾荒唐过,但绝对是在道德底线范畴内。譬如喝酒,青年人相聚,有了酒,就少了隔阂,于是多少次喝得掏心掏肺,因此结识了许多新朋友,生活圈子一再被突破,都是酒之缘啊!又多少次喝得昏天黑地,因滥交朋友而酒后误事,铸成大错,这又是酒之祸。所以,酒是激情青春的助燃剂,那时,只要有人喊我喝酒,就兴奋着了,那个年代,酒局饭局恍如身份象征一般。常年窝家里吃饭,反倒是窝囊废了。

现在自非如此,听到有饭局有酒喝,不免顺带问一句:“哪些人一起啊?”如果同桌者志不同道不合,尽量敬而远之,找个借口推托一下,不去喝也罢。一般朋友聚会,表面上虽说整桌人热闹非凡,桌底下大家又勾心斗角,往死里灌,有意出人家洋相,又有谁知?我且浅酌慢饮,不去参与也好。每当无力饮酒或是懒得再喝,装个半疯,顾自回家,也不失为好办法。知己者,推杯把盏,牛饮至醉也是无所谓了。

有的人很会拿“酒后乱性”来说事儿,明眼人都知道,酒是酒,性是性,混为一谈,只是为自己错误行为找个推脱而已。

遵从服务员三瓶啤酒的要求,我出了酒店大门,独自沿浴鹄湾,径往杨公堤欣赏美景去了。

走得正在兴致上,三门一老朋友打电话询问行踪,得知我在西湖边闲逛,他半认真半玩笑警告我,你们文人喝了酒,容易到处撒野,你可千万不能往西湖里撒尿,否则,西湖醋鱼明天全成为西湖醉鱼,你的责任可就大了。

我回答道,在西湖周边,我岂敢以文人自居?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受先辈熏陶,都是文豪级事物。我等只是多识了几个斗大大字,千万不可亵渎文人二字。但是我仍不会妄自菲薄,做出随地大小便,有损教师形象的出格事儿来。

“那就好,杭州回来时,你我约个小酒。”电话那头诚恳的邀请,不觉又激起了我对三门小城的向往。

回也酒,留也酒,相聚无酒难成宴,人生何处无香酒!

作者简介

陈肯,浙江三门人,中学高级教师,市作协会员,县作协理事,纯粹文字爱好者。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