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努比亚王国:苏丹历史上延续时间最久的古老王国,是如何消亡的?

一、悠久的文明起源

苏丹历史上的古老王国之中,努比亚王国是延续时间最久的,其控制的地域版图也非常广阔,它跨越埃及南部到苏丹中部,存在了三个千纪之久。

努比亚人在几千年中一直牢牢掉卫着自己的非洲领土,其语言和宗教得以广泛传承。虽然存在了几个千纪,但是因为努比亚人因为没有记载文献的习俗,很难论述这个王国的完整历史。

自1962年以来,考古学家不断地对库施走廊进行挖掘研究,库施王国的历史背景渐渐清晰起来。很多学者认为努比亚王国是由几个小的酋邦组成,库施王国应该出现在青铜器时代中期。最近的研宄表明,努比亚地区大型王国的形成时间或许比我们一般认为的还要早。

努比亚作为地域概念,主要指从尼罗河的第一瀑布以南延伸至白尼罗河与青尼罗河交汇处之间的广大地区,但是古埃及人将其称为“库施”。

公元前3100年左右,努比亚王国在尼罗河的三角洲地带建立,统治时间大约为3400年。努比亚奴隶王朝,即库施王国,最初建都于纳帕塔(Napata),位于第四瀑布略微北方的位置,即苏丹北部栋古拉城市的周围,此地是商贩的重要聚集地,由此产生的经济繁荣是库施王国强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约在公元前2200年,埃及为寻找更多的商业机遇开始深入努比亚,他们运载着货物沿尼罗河向南行驶,与相邻地区进行货物交换。在接下来的许多年内,努比亚成为非洲、近东和中东的著名粮仓。考古学家在1973年发现,努比亚王国在这一时期获得扩展,向南到达尼罗特人如希卢克、努尔和丁卡人的地域,努比亚王国因此成为连接非洲、中东和近东的贸易中转站。

二、努比亚与埃及的冲突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埃及开始与努比亚签订友好条约。公元前1650年至公元前1580年之间的20多年里,两国多次签订了促进贸易的商业条约。埃及为获取财富,跨越种族障碍与非洲黑人走得更近。经济的长期繁荣对劳动力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获取奴隶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方法。努比亚人通过多种方式获得奴隶:

第一,利用重税。强征当地人从事劳役来偿还所欠税款,但是这一方式因为城民数量有限而作用不大。

第二,利用囚犯、战俘和俘虏的外国人充当奴隶。当一场战争取得胜利之时,往往失败一方全部成为奴隶。与这个时期其它大帝国一样,奴隶制度成为努比亚王国生产力急速发展时的必然选择。很快奴隶贸易便跃出国界,朝国外奴隶市场发展。埃及和亚洲帝国招募奴隶组成军队,努比亚同样建立奴隶军队来实现防御功能。除了军事需求,奴隶还要为王朝提供无偿劳役,如种植庄稼和开垦土地。自由城民也可拥有奴隶,往往用作农工和家奴。由于奴隶的供不应求,奴隶贸易充斥于非洲、中东和近东。埃及和努比亚王国的权力阶层往往以奴隶的数量显示自身的权力和财富,同时预示着努比亚奴隶帝国的形成。

随着对奴隶需求不断上涨,为了壮大军事力量和获取财富,埃及法老开始进攻努比亚以解决奴隶短缺问题。公元前3000年,埃及进行了有组织的入侵,挑起多次冲突。

埃及成功地入侵了努比亚地区,并统治了将近1000年。公元前703年,努比亚人进行了反攻,并统治埃及将近一个世纪。埃及最初只为了掠夺资源,他们大量购买皮货、香料、铁具和玛瑙。在经济刺激下,埃及人开始寻求在努比亚建立永久据点,在中王国(前2100—前1720年)时期沿尼罗河贸易路线建立堡皇,努比亚人的反抗和埃及帝国的驻扎导致了强烈冲突。

正当埃及专心与苏丹人的战斗之时遭到了亚洲游牧民族的进攻,公元前1720年,一支强大的亚洲军队袭击了埃及北部,他们是来自亚洲的游牧民族喜克索斯人。在与埃及的争斗中,努比亚人选择与喜克索斯人建立了联盟,最终打败了埃及军队,埃及人建设的堡垒尽数被毁,喜克索人与努比亚建立了贸易联系,之后便退出了非洲地域。

然而埃及与努比亚之间的战斗并未停止,公元前730年,努比亚人最后一次进攻并成功征服了埃及。公元前590年,形势发生转折,埃及反攻成功,逼迫努比亚人迁都于麦罗埃。

总而言之,除了经济联系之外,埃及从未与努比亚形成长久联盟,努比亚也没有遭到埃及文明的完全同化,迁都的结果还使努比亚人文明出现了当地化趋势,一定程度上摆脱埃及文明的影响,努比亚人的非洲风俗和宗教传统得以保存。

努比亚王国于公元320年灭亡,今天的苏丹北部栋古拉地区一直存在某些努比亚部落。在公元400年,努比亚地区出现了其它一些王国,尽管王国的统治时间和名称都不一样,但是统治者依然是居住在苏丹北部的栋古拉人,其文明的因素和血统的延续得以传承。

三、外来文明的影响

基督教的出现是努比亚历史上的一个转折,最初它通过埃塞俄比亚地区的宦官传至努比亚地区,因遭到当地以万物有灵论为基础的传统宗教的抵制,传播范围相对较小。

努比亚地区的基督教化大概发生在6世纪,努比亚部落的三个族群成为麦罗埃王国的文化继承者,分别是阿尔瓦(Aiwa)、马库里亚(Makuria)、努巴提阿(Nobtia)。这三个小王国分别在苏巴(Sawba)、栋古拉、法拉斯(Faras)建立了行政机构,他们之间是互相独立的关系,有着不同的政治利益,但当遭遇外部入侵时会形成联盟。

此后,基督教的传播在努比亚地区渐渐产生了效果,大批改宗发生于540年左右。这一时期,现今的利比亚也就是古代的迦太基地区,因受到拜占庭帝国领土扩张的威胁而长期陷入战争,拜占庭帝国派遣多批传教士进入非洲进行传教。8世纪之前,努巴提阿和马库里亚王国并入栋古拉王国。努比亚及其周围地区,包括埃及在内都不可避免地基督教化了。

另一个重要转折期发生于7世纪。公元640年,埃及经历一次宗教信仰的巨大转变,随着阿拉伯人对埃及的征服以及伊斯兰社团的作用,埃及人多数改宗伊斯兰教。与埃及相连的努比亚地区成为伊斯兰教的下一个目标,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和影响,原本只是用于贸易交换的阿拉伯语渐渐成为努比亚的官方语言,并一直延续至今。

尽管遭到异质文明的入侵,努比亚人一直在努力保持自己的非洲身份特性。努比亚王国的文化遗存直至8世纪时才完全消失,但并不意味着其所创造的非洲文明和有着相同血缘的努比亚人消失。

古代努比亚文明的影响非常深刻,尼罗特人和努比亚人虽然居住在不同的地区,却有很多相似之处,在外表上都是黑人,其主要经济方式都是混合型农业模式——种植粮食和饲养牲畜。考古学家自始至终都认为丁卡人、努尔人和古代努比亚人存在一定的联系。努比亚王国消失后,另外两个王国的兴起则是其文明的延续,即16世纪的丰吉素丹国和富尔素丹国。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