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希腊大选“变天”,新民主党为何能击败齐普拉斯?

希腊7日举行议会选举。在这场提前进行的选举中,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击败总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

希腊7日举行议会选举。在这场提前进行的选举中,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击败总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现任总理齐普拉斯承认败选,打电话向新民主党领导人米佐塔基斯表示祝贺。米佐塔基斯将于8日宣誓就任希腊总理,预计晚些时候公布内阁名单。分析认为,未来,他面临的内政外交挑战不小。

“骄傲地抬起头”

选前民调中,新民主党被看好。此前,在地方选举中,新民主党赢得压倒性胜利,并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以超过9个百分点的差距获胜。齐普拉斯随后决定将原定于10月的选举提前到盛夏。

希腊内政部当晚公布的对90%选票的统计结果显示,新民主党得票率位居第一,约为39.8%,激进左翼联盟紧随其后,得票率约为31.6%。

新民主党官员认为,这一结果具有历史性意义,是“米佐塔基斯个人的胜利”。新当选国会议员、前公共收入主管泰奥哈里斯认为,这一胜利要归功于米佐塔基斯,他采取开放性、推动该党往中间路线靠拢的策略。

现年51岁的米佐塔基斯属于亲欧保守派,出身于希腊一个著名政治世家。他的父亲康斯坦丁·米佐塔基斯1990年至1993年曾出任希腊总理一职,姐姐曾担任希腊外交部长,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雅典女市长。

米佐塔基斯本人的履历也是相当闪亮:1986年毕业于雅典学院,后入读美国哈佛大学,1990年获得社会学学士学位;1992至1993年就读于斯坦福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1993至1995年在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MBA学位。2011至2015年,他出任前保守派政府的行政改革与电子政务部部长一职。

2016年出任新民主党党魁以来,米佐塔基斯以改革派形象示人,主张减税、私有化部分服务,获得饱受高失业率之苦的年轻人支持。他还有意摆脱家族庇荫,集中拉拢蓝领选民,曾表示,“我十分以我的家族为荣,但我不相信很多人会因我是前总理的儿子而投票给我。”

在获胜后的首次讲话中,米佐塔基斯大气从容,表示以“谦虚和尊重”的态度欢迎选举结果,并称这是无论政治派别、所有人的胜利。他称,选举结果表明民众有强烈的变革意愿和要求,自己将致力于深化改革,推动希腊经济进一步复苏;同时不忘鼓励民众,“这个国家再次骄傲地抬起头来,我将成为所有希腊人的总理,我们人数太少,不能分裂,必须团结一致,从今天开始,一场艰难却美好的战斗就在前方。”

统计结果还显示,在债务危机期间跃居希腊第三大党的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党未能突破进入议会所需的3%得票率的门槛。美联社评论称,希腊选民顶住了欧洲民众反对政治主流、支持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政党的趋势。

《卫报》指出,除了米佐塔基斯吸引中间派的努力,新民主党的复兴还与其他因素有关,比如在移民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从金色黎明党吸走选票,以及激进左翼联盟受到与马其顿国名之争的影响。

在结果公布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第一时间向米佐塔基斯道贺。近几个月来,由于地中海东部油气开发问题,土耳其和希腊关系持续紧张。输掉大选的齐普拉斯在表达祝贺之余,也表示,激进左翼联盟将会作为主要反对党继续活跃于希腊政坛。

内外有考验

根据内政部数据,新民主党将获得300个议会席位中的158个席位,获得单独执政的机会,这在小党林立的希腊十分罕见。激进左翼联盟将获得86席,此外,争取变革运动党获得22席、希腊共产党获15席、民族主义政党“希腊方案”拿下10席,反紧缩政党“欧洲现实不服从阵线”获得9席。

新民主党不少议员将是首次从政,他们被该党的承诺所吸引,即通过吸引外国投资、创造就业机会重振经济。“这些面孔是新生的面孔,”米佐塔基斯一位高级顾问表示,“过去两年来,米佐塔基斯每周都在某个地方倾听人们的问题,他知道问题是什么。”

分析师西奥多·克伦毕斯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是经济。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他如此说道,“在过去四年多里,在齐普拉斯的领导下,人们没有看到任何改善,工资和养老金反而遭到削弱”。

2009年底,希腊爆发债务危机。这之后,希腊接受欧元区救济,条件是必须实行紧缩政策。2015年,齐普拉斯打出反紧缩旗号,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被视为当时的改革派人物。但在上台后,齐普拉斯最终却选择妥协,接受欧盟要求、实行紧缩政策,引发选民不满。

去年8月,希腊终于退出救助计划,这也是本次选举格外受关注的原因:这是去年8月退出救助计划后、希腊举行的首次议会选举。按照《卫报》的说法,这一选举被视为一次转型:获胜的政党将组建希腊经过近十年衰退以来首个纾困后的政府。

这将是新民主党自2015年落败后再度掌权。米佐塔基斯誓言遵守竞选承诺,削减税收、吸引投资、改善就业市场,并对希腊臃肿的官僚机构进行改革,他还向海外的希腊人喊话,称:“我不会请求你们回来,但我希望你们将目光再度投向希腊。”但摆在这位新总理面前的,是内外的重重困难。

《纽约时报》将米佐塔基斯描述为“领导着保守党的自由主义者”,并举例说,在推行改革时,米佐塔基斯可能惹恼党派成员和既得利益者,从而使改革变得棘手。再比如,米佐塔基斯承诺加快难民处理系统的速度,尽快让难民离开难民营,但他所在政党的部分成员,似乎和他的想法并不一致。

其次,选民的关注点如今转向米佐塔基斯内阁人选,尤其是在经济、能源和外交等关键领域如何排兵布阵。在竞选期间,米佐塔基斯对这类问题守口如瓶。

当下,希腊经济温和增长,但希腊失业率仍高居欧元区首位,达到18%。希腊央行月初预计,2020年希腊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1%,今年希腊主要预算盈余(不包括偿债支出)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9%,而此前希腊政府与国际债权人机构达成的目标是3.5%。

由于希腊仍面临债务危机的挑战,新政府的财政政策立场将受到密切关注。路透社指出,真正的考验将是明年的预算,预计米佐塔基斯将于9月在塞萨洛尼基发表的传统经济讲话中勾勒出关键轮廓。

此外,虽然退出救助计划,但希腊必须偿还巨额债务,而米佐塔基斯希望推行减税,国家收入势必减少,面对欧元区的债权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施压,新政府有多大回旋余地,也是一个新挑战。

不过,米佐塔基斯似乎并不气馁,大选前夕,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表示,“我认为我们90%的计划都不在对我们施加的限制范围内。即便计划在限制内,每个人都会赞成希腊应该降低税收。”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