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四问泰国普吉沉船周年祭

泰国警方曾披露的事故沉船。 今年3月,泰国警方公布凤凰号沉船事故调查已经完成。 2018年7月5日,

泰国警方曾披露的事故沉船。

今年3月,泰国警方公布凤凰号沉船事故调查已经完成。

2018年7月5日,泰国普吉西南海域发生游船“凤凰号”沉船事故,造成4 7名中国游客遇难。时隔一年后,关于此次沉船事故依然有众多疑问待解。事故经过与原因的调查是否完成?当地政府或企业的负责人是否被追责?遇难者家属与幸存者是否得到赔偿?如今普吉当地出海安全情况是否得到改善?

近日,泰国普吉府尹帕卡蓬对外表示,为了不唤起人们的痛苦记忆,今年将不会举办沉船纪念活动。虽然官方讨论的声音日益减弱,但伤害仍余波未消。这一年里,除了伤痛和思念,遇难者家属、幸存者还与国内在线旅行平台打着漫长的维权官司,杭州地区的起诉案尚未被当地法院受理。

迟迟未到的审判,悬而未决的诉讼,像两块大石头压在家属们的心头。与那艘迟迟无人出价竞拍的“凤凰号”一样,家属和幸存者们似乎也面对着一个看不到终点的旅行。

“现在就是一直等,等最后的调查报告,等审判结果。”

1

事故调查

已经结束了吗?

答:当地警方和政府说法不一

今年7月2日,泰国普吉府公共关系部办公室在社交平台发布一则消息称,将不会举办“7·5普吉沉船事故”一周年的任何纪念活动。普吉府尹帕卡蓬解释称“这是一个谁都不愿看到的事件,不想唤起大家的痛苦记忆”。

帕卡蓬也表示,目前泰国皇家警察正在依法办理此案,包括向超过100名证人录制口供,目前口供录入约60人。而普吉政府将会持续监督后续进展。

然而,今年7月5日,普吉当地媒体报道称,泰国皇家警察局副司令官桑克拉姆将军就此事发表了不一样的回应。桑克拉姆将军说:“泰国皇家警方对凤凰号游船的调查已经结束,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桑克拉姆表示,目前该案已进入法庭听证阶段,约有10名证人已经作证。不过,他拒绝提供更多关于事故报告、案件进展的细节,因为“这可能会影响法院的判决结果。”同时,桑克拉姆将军还在采访中确认,曼谷船舶标准登记局的两名政府官员也将面临指控,因为他们“允许凤凰号出海”。桑克拉姆说:“我已将关于两名官员的案件报告送交给了泰国国家反腐败委员会(N A C C )。这两人可能会因这场灾难被追责。”

南都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3月1日,桑克拉姆就在发布会中表示,“凤凰号的调查工作已经完成。事故船只的完整报告已经转交给当地警方和检察官办公室。”不过,多名事故遇难者家属与幸存者也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只是从国内媒体报道中获知报告的零星消息。他们希望能够获知更多事故报告的详情。

2

船长、船主等相关

负责人是否受审?

答:已被逮捕一年,但不认罪

经查证,凤凰号游船所属公司为TC蓝梦(TCBlue CoLtd,),其公司注册法人为普吉岛当地居民沃拉拉(音译,W oralak R erkchaikarn),现年27岁。而驾驶凤凰号游船出海的船长索姆京(音译,Som jing Boontham )也是当地人,现年51岁。沉船事故发生数周后,二人就因涉嫌“鲁莽致人死亡罪”被捕入狱。

不过,2018年8月14日,两人的代理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认可指控”,他们主张“凤凰号是合法船只。暴风雨才是那一天海难发生的重要原因”。然而,2018年11月,被打捞出水的凤凰号调查报告显示,这艘船存在“船底放入水泥块、缺少水密门、发动机系卡车马达改装”等问题。

今年7月5日,当地媒体报道称,两人的代理律师Nalin Intarasombat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表示,“索姆京先生和沃拉拉女士仍然否认对他们的指控。尽管他们仍在普吉府监狱,但我们也希望通过警方的工作和调查,在法庭上证明他们是清白的。”

其实,凤凰号所属公司的责任人不仅只有沃拉拉一人。2018年8月27日,在普吉府警察局举行的发布会上,泰国皇家警察局副司令官朗格罗吉·桑克拉姆将军公布称,经调查,除了沃拉拉之外,TC蓝梦公司还有另外两名股东。而且,“经过财务资料的调查,中国国籍的侯磊(音译Lei Hou)是蓝梦公司的真正设立者,该公司也实为侯磊控制。而他正是沃拉拉的丈夫。”据泰国警方公布,在灾难发生后不久,这名中国人就离开了泰国。

值得注意的是,这名中国人也曾在事发后接受国内媒体采访,否认凤凰号存在问题。而且,当时他自称张文豪(音译),只是TC蓝梦公司的一名潜水教练。截至目前,关于这位中国老板的指控或起诉情况,泰方尚未公开披露。

3

国内OTA平台是否

应该为事件担责?

答:仍在诉讼中

事故发生后,泰国警方逮捕了沉船事件的相关责任人,并公布了对遇难者和伤者的赔偿方案。不过,也有家属质疑,作为此次旅行的第一环节,承接代订服务的国内旅行社和在线旅行平台是否也应该为此事担责?

幸存者之一汕尾人阿雄告诉南都记者,“我们从正规旅行平台上购买你的产品,是信任你的品牌和安全。船出事了,难道只是造船厂的责任?你怎么能跟一条不合格的船合作呢?”

在7·5普吉沉船事故中,很多游客是自由行。他们从国内在线旅行平台(简称“O TA平台”)选购一日游、特色游等碎片化产品;出境后,由当地接待人员提供服务。阿雄一行6人是在马蜂窝平台上购买的产品,供应商为深之旅旅行社。而杭州郑先生一家,则是在飞猪平台上,产品供应商为成都象爸爸旅行社。

阿雄说,7·5沉船事故发生后不久,有个别OTA平台派人到达普吉岛慰问遇难者家属,并按照1人1万元的标准发放给家属慰问金,此后并没有更多解决方案。

去年7月底,阿雄和其他20余名遇难者与幸存者的家属们委托公益律师团队向此次事故的各责任方索赔。他们分成北京、上海、杭州三组,索赔对象分别包括马蜂窝、携程、飞猪、深之旅、象爸爸等相关旅行机构。

截至目前,A组于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立案。因4月18日举行的诉前调解未达成一致,即将进入首次开庭。B组也于近期在上海长宁区法院立案。被分入C组的郑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从2019年初,他们家和另外一户家庭就委托律师提交诉讼申请至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不过,截至目前,该案还处于立案审核中。

4

普吉海洋旅行安全

是否得到改善?

答:至少两起快艇事故再发生

南都记者注意到,7·5普吉海难发生后,普吉当地又接连发生了两起快艇事故。

今年1月25日,一艘开往皮皮岛的快艇在路途中出现灌入海水的情况,随后船身倾斜并翻船。船上43名外国游客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惊吓,不过由于得到了过往船只的救助,最终都成功获救。

今年2月10日,中国驻泰国宋卡总领馆再次通报称,一艘载有11名中国游客的快艇在普吉岛东部海域与一艘运油船相撞,快艇船头被撞变形,损毁严重。事发后,伤者已被送往普吉两所医院接受救治,均无生命危险。

船只频频发生事故一定程度上挫伤了中国游客对泰国旅游市场的信心。从“7·5普吉沉船事故”发生至今,中国游客人数整体呈下滑趋势。据泰国旅游与体育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中国游客人数同比下滑4.31%。其中,除了1月份为正向增长外,2月-5月来自中国市场的游客人数比去年都有1.87%-11.3%的下跌。

今年6月28日,中国驻宋卡总领馆总领事马凤春和普吉府尹帕卡蓬在普吉国际机场举行活动,欢迎到普吉旅行的500名中国游客。在活动采访中,普吉府尹帕卡蓬表示,官方已采取多项重要措施保障游客安全,特别是海上旅游项目。比如,在每个港口都配备工作人员,设置检查站。在游客上船前,工作人员必须严格统计登船人数和游客人数。工作人员还必须检查船的状况,船上的救生设备必须处于随时可用的状态,如足够数量的救生衣等等。帕卡蓬称:“港口官员必须强有力地执行安全规定。如果船上的安全设备不适合使用,船将不能离开港口。”

采写:南都记者毛淑杰

(图片来自于泰国媒体报道配图)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