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李松龄║自然风与文学风(杂文)

  我宛如一只水中虾,打昏以后爬上岸来,大风中我不想随风逐流,可又不能把握方向。大风如黑手,挥舞肆风

我宛如一只水中虾,打昏以后爬上岸来,大风中我不想随风逐流,可又不能把握方向。大风如黑手,挥舞肆风,拍着扯着撕着打着,还怕这一切不够尽兴,声嘶力竭着,可怜的小汤山的梧桐嫩叶,可怜的满天棉絮飘飞掛柳绿的小汤山四月天。

风声咧咧,如恶兽张开巨嘴妄想将大地上的生物吃掉,让大地上片沉寂,只有生气的风在怒发冲冠。

淫威太重太压抑太累,胡乱吃两口后扑向电梯,电梯热情地敞开胸怀,就在它嗞的一声关紧之时,紧张的神经忽觉后脑一麻,曾经读过的电梯灵异的图像映射出来,我再也不敢回头,很怕身后灵异的身影。快快地逃离电梯,快快地开房门,速速地紧紧关闭。睁大圆眼,把灯全部开亮。想把紧张的情绪冲洗掉,正冲着,不经意的抬头,看见正对面的全身镜中,有条巴掌大的龙自上而下在舞动,怎么了?昨天洗澡还是灰蒙蒙一片的镜子,现在怎么?谁在画?!我头脑里又一麻,我的天哪!梦魇般妖魔般的灵异!急急地穿衣出来,呆坐。这时,我的可爱的文友来了,一个接一个地来了,一椅又一椅坐了,一床又一床地坐了,热闹复热闹。我们在交流着我们的课,这么些年来,散文的门槛越来越低,在浩如烟海的散文作品中,我们这一群文学人在坚持着有文学品味的散文写作,并且小有成绩。《散文选刊》上半月的老师们,为了我们更前进一步,特请鲁迅文学院王彬院长和中国散文学会会长王宗仁老师讲课,让我们牢记:不写与文学有距离的散文,向经典靠拢,从中找差距,找到突破口。散文要有文学技巧,有技术含量,有理论支撑,就象苏轼的散文(尤其是他被贬海南以后的小随笔)、明清的小品文。强调人生经历对文学的意义,强调亲身经历,广泛读书,广结朋友。文章仅靠细节打动人,对文学散文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文章的起承转合,文章的思想含量,文章的知识含量,文章的创新,文章的个性都是我们要努力的。从而写出有亲和力的、有感染力的、有震憾力的好散文。

尊重散文,让散文高贵起来。

夜深十二点一点二点,文友们不舍地道别,何来惧怕呢!孤独在隐遁,文学在刮风。

狂风让魁伟庞大的梧桐孑然无助。在我这个南方人看来是莫明其妙的狂风,趁我钻入地铁深处晕转时降临,咧咧复咧咧。梧桐惊恐的哀鸣,让人担心被撕扯着的嫩叶会不复存在、美丽的梧桐衣裳会不复存在。黎明,梧桐依旧挺立着,腰杆还是腰杆,无数的手臂依旧延伸,坚强复坚强。

一个个坚实又沉厚的声音,从大地深处喷出:我们要努力坚守,与天地宇宙同在,与万古人心相通,休管它什么风,我们兀自向前。

深夜,小汤山的风,终于拗不过我们这一群文学人,低下了头。文学的风,在上扬。我,默默地,立窗前,挺胸注视,尼采不是说过么,那些不能消灭我们的,将使我们更加坚强。

文章配图来源: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

李松龄,常用笔名:客家松龄、李松龄,广东梅州客家人。毕业于北京鲁迅文学院,北京大学进修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梅州市梅县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作家报专栏作家、散文选刊签约作家。曾在《人民文学》、《安徽文学》、《红豆》、《散文选刊》、《散文百家》等报刊上发表作品。曾获中国百篇散文奖、孙犁散文奖,多篇作品入选《十年精品优秀作品》及文学丛书。出版25万字专著《客家松龄》,获孙犁散文奖及中国散文论坛大赛一等奖。出版合著《客家古民居——梅县卷》,获梅州市第十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三等奖,2017年叶剑英元帅诞辰,出版合著《叶帅故里——雁洋》。

编辑:许馥妍;校对:夏鸥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