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原创: 顾子明 政事堂2019 2019-08-02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万历十五年,也就是公元1587年。

此时距离白山黑水的努尔哈赤起兵还有30年,距离吃不饱饭的李自成造反还有40年。

不过在危机尚未出现之际,朝堂诸公们此刻困扰的却是“南倭北虏”,倭寇常常劫掠东南沿海的精华之地,而蒙古诸部更是多次打到北京城下威胁大明政权。

很多读史之人,多对明朝一味的收缩防守颇为诟病,包括写万历十五年的黄仁宇也对此提出过疑惑。

但从经济学的角度,则很容易理解明朝的政策,因为明朝相比于周边实在是太富裕了,因此,只有张麻子才会去劫黄老爷碉堡的货,黄老爷根本不屑吃苦去抢张麻子山里的钱。

而且,刚建国就把军头们清洗一空的大明朝,可不是被军工集团裹挟的小布什,绝不会做出把大军陷在“阿富汗”空耗财富这种傻事儿。

而从政治学的角度则更容易理解,大明朝对漠北和海外即使打下来,也无法实施直接的管理,到之后反而会促成各股势力的团结和统一。

因此最佳的方案,就是制造漠北蒙古诸部和倭寇大名们之间的自相残杀,防止出现一个足够强大能够挑战自己的对手。

而这套路子后世各国也都在一直学习,就像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后一直在分裂欧洲,美国称霸后先后肢解了英国法国苏联,甚至最近周边闹得那么多事儿的背后,都是一个“世界霸主”最基本的自我修养。

null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所以,被很多人抨击的明朝海禁,以及围着长城搞防御,就像很多年轻人骂特朗普的贸易大棒和建墙一样,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太年轻,没明白背后的逻辑。

因为明朝无论是海禁还是路禁,本质都是利用大明朝远远领先于周边各国的产业链体系,打压依赖于中原物资的竞争对手们,甚至还可以利用贸易大棒来对周边的部落们进行分化瓦解。

譬如说,当明朝觉得北部某个蒙古部落有威胁时,或挑拨其他的蒙古部落民众与其对抗,或对依附于大明的蒙古部落“军售”鼓动两者之间的对抗,有很多方式可以自己不出力,就能削弱潜在威胁。

不过,虽然这些手段都很厉害,但他们能够实施的基础,就是令行禁止的封锁,逼着所有的部落和倭寇们都只能跟大明朝一对一的打交道。

这样,明朝就能够利用军事和经济的双重力量去平衡瓦解,甚至可以进行全方面的制裁,以各种手段轻松维护其老大的地位,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也是朝贡体制的精髓。

而反过来看,明朝覆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朝贡和羁縻政策的失败,导致满清这个强大的对手出现,明朝不得不建立庞大的边军以应对边患,最终将国家的财政收入吸干,引发了李自成为代表的大混乱。

那么,回到问题的开始,怎么能打破封锁这第一步呢?

其实,明末就有很多被贸易制裁的部落,通过那些没被制裁的部落作为通道,来规避大明朝的贸易制裁,甚至这还有一个专业术语来称呼,叫做“挟贡”。

而这种套路直到现在也都在使用,譬如最近日本禁止向韩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差点要了韩国的亲命,但是韩国依然可以通过香港这个中转站规避日本的制裁,继续进口关系到生死存亡的物资。

满清能够越过大明朝的经济制裁,获得源源不断的物资,靠的中转站“香港”,就是山西商人们聚集的张家口。

本来对于一个政策的王朝来说,原本这种“接口”必须要按得死死的,不惜代价也要搞得鸡飞狗跳,但是明朝在万历之后,皇帝和百官们陷入到巨大的对立之中,导致了距离京城不远的张家口都脱离了中央的视线。

此时,爱新觉罗家族利用张家口山西商人们“挟贡”来的资源,不仅将自己武装起来,还迅速打破了明朝在东北亚的朝贡体系和羁縻政策。

甚至,皇太极们还将明朝的资源与政策为己所用,来控制其他的部落,将原本相互攻伐的女真各部统一为女真八旗,并将蒙古诸部逐步收编后改造为蒙古八旗,最后反而形成了各股势力的中心。

由于山西商人们的巨大贡献,以至于清军入关后,顺治帝亲自召见了八个功劳最大的山西商人论功行赏,封他们为“皇商”,让他们成为了大清人民的老朋友。

因此,追根溯源,真正的机会在于打破秩序,而打破秩序的关键,还是在混乱。

这点对比日本也能看出来,随着特朗普上台后,发现美国国内出现巨大的撕裂与混乱。此时,试图挣脱“狗链子”的日本,不仅政治上试图修宪,切入朝核与伊核谈判,经济领域取代了美国搞CPTPP,又达成了欧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接下来又一边揍韩国一边谈中日韩自贸区.....

看起来日本等国在特朗普的压力之下显得很被动,但是这些历史经验丰富的东亚国家,早就在抓机会利用混乱来制造自己上升的阶梯。

所以,很多事儿没啥可担心的,就像克罗齐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