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商界·观察 | 康得新“资金归集门”,北京银行责任如何界定?

【撰文·统筹/刘金】*ST康得(002450 .SZ,以下称康得新)退市风险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所有股东的头上,而中小股东对此持有异议。他们表示大股东的责任要上市公司承担,从而祸及中小股东。而在此事中,北京银行是否有责任?以及需要承担哪些责任,目前尚无定论。

康得新出现如此局面,主要原因是大股东归集上市公司资金,导致债务违约。自1月康得新债务违约爆发以来,康得新122亿元实际去向仍然是谜。截至6月份,公开信息显示,北京银行仍然确定ST康得账上122亿元资金,但可用为0。

不过康得新资金已经被大股东挪用,但康得新公告称,北京银行并不配合提供对账单及联动账户资金划拨流程。

这一事件中,北京银行起的作用以及承担的法律责任如何界定,以及如何在银行层面保护上市公司的权益,成为当前业界新课题。

null

(图片来源:网络)

1

10亿元债务违约引发的关注

2019年1月15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截至15日营业终了,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8康得新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违约。康得新事件被暴露出在公众面前。

这引起相关部门介入调查。7月5日,康得新发布公告表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这份告知书称,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四年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19.21亿元。

这一调查结论,没有得到中小股东的认可。中小股东用反推的方式可以得出相反的结果。如果有119亿元的造假,那么康得新账上就不会有122亿元,122亿元与119亿元基本相抵。并且每年康得新得到的利息也证明账上122亿元的存在。

告知书也显示,2014年,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对康得集团控制的下属公司在北京银行开立的银行账户进行统一管理,将协议下子公司账户资金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北京银行西单支行3258账户,如需付款再从母账户下拨。各子账户实际余额为0,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子公司的5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康得新共122亿元被大股东挪走,属于非经营性关联交易。

4月29日,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在回复康得新年报审计事务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提出的关于康得新公司银行账户问题时称,“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该账户在西单支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亿元。”

6月5日,康得新公司在北京银行网上银行查询时发现,“康得新账户余额超81亿元,子公司张家港光电账户余额超27亿元,子公司康得菲儿余额超7亿元,子公司康得新功能账户余额超6亿元,合计账户余额超122亿。但账户资金实际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截至6月份,北京银行还承认康得新有122亿元的存款,只不过被大股东归集挪走。

2

北京银行是否有责任?

北京银行也是上市公司,在上交所上市,代码60169。2018年年报显示,北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 554.88 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00.02 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 10.20%和 6.77%。

北京银行先后六次担任康得新债券主承销商,助其成功融资51亿元。

康得新违约的债券,就是由北京银行担任主承销商。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公告显示,2018年4月20日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发行金额10亿元,期限270天,票面利率5.5%,到期日为2019年1月15日。由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担任主承销商。

这次发行,北京银仍然在两次发行《募集说明书》中确认了截至2017年9月30日康得新的货币资金为人民币189.16亿元。因此康得新认为,作为《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主办行,西单支行隐瞒了货币资金存放的问题,并未提示公司。

事后发,康得新针对北京银行也做出一连串动作。

康得新不认同《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有效性,根据《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第68条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要求,即,“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应当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明显影响了资产和财务独立,不符合《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

5月16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2019年5月14日向西单支行发出《商务函》,指出《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因违反法律而自始无效,要求恢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维护相关公司利益的权利;已将西单支行的违规行为向监管部门进行投诉,后续将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采取进一步措施,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减轻对公司、债权人和投资者造成的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2015 年修正)》第 6 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违反了法律、法规的规定,导致了我司及下属 3 家子公司货币资金损失。

不过北京银行一直坚持归集协议有效,因为这一协议得康得新的确认并同意参与。

3

双方将对簿公堂

7月25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康得新及其三家全资子公司近日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2019]京民初 102 号),公司及三家全资子公司起诉康得集团、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单支行合同纠纷案已于2019年7月22日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公司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单支行签署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及《现金管理服务网络加入申请书》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及《现金管理服务网络加入申请书》无效,并要求被告赔偿由此给公司造成的全部损失。

有康得新中小股东表示,像资金归集这样的业务涉及到上市公司,必须要审查股东大会的授权和公告。而不是仅仅法人签字或者财务公章。因为上市公司的资产属于全体股东,并不是单独属于大股东。更为重要的是,即使股东大会通过,如果违背相关法律法规,银行也不能执行。

不过北京银行紧接着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没有收到起诉书,如果收到将积极应诉,并表示长期秉承依法合规的经营理念开展业务。

此前的5月9日,北京银行总行对外表示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与康得新订立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定,本着自愿、平等原则签署。合同订立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北京德恒(宁波)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志旺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北京银行的责任暂时难以评定,康得新提及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 (2018)》只是证监会和国家经贸委共同制定的部门规章,不属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范畴。康得集团与北京支行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 康得新加入了该协议,由此康得新属于协议的当事人而不是第三人,因此北京银行与康得集团恶意串通的前提就不存在;《商业银行法》尽管是法律,但不得侵害存款人权利的条文属于禁止性条款,且侵害存款人是协议履行过程中的一种行为,所以该条文只能评判行为的合法性而不能以此来评判《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合法有效性。

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只能等法院的判决,相信法院会厘清各方的责任,此案更为重要的意义是从法律角度如何保证上市公司财务的独立性,从银行角度如何避免类似风险的发生。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