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张晓军:由“小民宿”的新变化看“大文旅”的新趋势

2019年8月31日,由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承办,东

2019年8月31日,由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承办,东莞信托、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协办的2019广东文化和旅游产业投融资对接会在广州保利洲际酒店举行。活动下午分设三大专场包括乡村旅游、文旅融合与文旅产业创新。

分会场三“文旅产业创新”专场上,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围绕《由小民宿的新变化看大文旅的新趋势》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为现场实录:

过去两年半时间,我放弃了原先旅游规划设计和研究的本行,离开了中国乡村旅游领域,置身于全新的行业:民宿。两年半时间过去,我自己的民宿品牌“唐乡”在砥砺前行,伴随着唐乡的成长,我从一个对“住”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慢慢的摸到了一点脉搏。我们见证参与和推动中国最具有的创新精神,中国最具有业态活力,中国最具有人文关怀和温暖的一个全新的文旅行业:民宿。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几个有关民宿的关键词。这几个关键词有我自己新的观点,也有新的动态,通过几个关键词我想和朋友们一起见微知著,从由小民宿的新变化看大文旅的新趋势。

第一个关键词是利好。刚才新旅界创始人兼CEO李阳讲到推动产业创新第三个维度是政府,我相信在座的同仁们都深有体会,政府整合产业要素和整合产业资源的力量是空前的。随着近期有利于文旅发展的新政策的出台,中国文旅产业格局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这种空前的改变在民宿领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比如,前两天刚刚通过的新土地管理法。大家知道无恒产就没有恒心,民宿一直是通过合作租赁的方式来进行,在发展的初期,这样轻资产的形式毫无疑问为民宿的发展注入了巨大的动力。随着民宿产业的不断进步,围绕着使用权的纠纷快速的上升,这从根本上动摇了诸多民宿业主和投资企业的信心。过去几年不管是中国民宿发源地浙江,还是今年四川彭州市,都围绕土地、宅基地、集体建设用地都做了积极的探索,这种探索已经上升为国家新的法律,新的土地法为乡村文旅产业的投资,包括民宿的可持续性发展都奠定了很好的土地供应的法律保障。

围绕着文旅产业的发展,相关政策不断地出台,比如今年的7月28日,文化和旅游部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了2019年乡村旅游工作协调会,足以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乡村旅游未来三到五年的投资的重心和发展格局。由文化和旅游部与国家发展改革委确定了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录,这意味着只要进入名录,就可以获得从国家若干部委的支持,包括立项、资金、土地等等。

评定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有一套严格的标准,这个标准我们可以给他概括为是五大项标准,这五项标准分别是:第一,乡村旅游资金的拥有情况;第二,乡村生态和文化的保护情况;第四,乡村旅游产品体系构建情况;第五,乡村旅游发展和效能情况。

大家说我漏说了“第三”,我故意的。因为“第三”很重要,五大指标里面只有一个是经济指标,产业指标,投资指标,就是民宿,第三项指标是“乡村民宿的产业发展情况”。这个指标实际上是一个制约性的指标,是一票否决的指标。

在7月28日召开的分会上,公布的320个国家级乡村旅游重点村,如果乡村民宿产业发展具有相当的水平,毋庸置疑一定会进入名录,如果乡村民宿发展落后是空白,甚至只有一定的数量而已,毫无疑问既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乡村旅游村落也无法进入名录。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是一个风向标也是指南针,可以清晰的告诉我们乡村文旅产业要有内容、创新、要有新的产业,民宿是至关重要。

第二个关键词:输出。经过5—10年由慢到快的发展,中国的民宿已经进入了一个盘整期,这个盘整期表现在政府的投资是轻重结合,软硬兼施,所谓的轻重结合是有相当一批头部品牌取得成功的民宿企业,在扩张的不再使用重的手法,而是使用轻资产的方式。我们看到诸多的品牌:浙江的过云山居等,通过运营输出的方式,在资源方进行了更为广泛的合作,这样的输出实际上是一个产业成熟的标准,当然我们也欢迎在座各位投资界的大咖把手中的资金投向我们小小的民宿业态,我们需要钱,需要你们。

第三个关键词:暴雷。昨天上午在福建平潭参加一个民宿论坛,我重点讲了2019年是暴雷的一年,过去五年是民宿的情怀和社会资本高度结合的一年,我们可以看到情怀与商业的结合,文化与资金的对接,在过去的五年打造了诸多民宿发展的神话。不管是互联网金融还是银行,不管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型的投资方式,过去的五年民宿都是炙手可热的投资领域。可是我们遗憾的看到,进入2019年往年的狂飙会化为一些遗憾。我掌握的情况列举一列,北京一家非常著名的,在全国文旅产业具有至关重要地位的国企投资的一家乡村民宿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方。也许他今天就会倒闭,这样旗帜性的企业的死亡会对我们带来很大的信心的动摇,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这样的企业不是个案,在过去互联网金融通过众筹的方式培育的一批企业,怎么会暴雷,不管是政府还是民宿的运营方,都值得思考,暴雷不是民宿不好,是我们在用错误的手法从事全新的行业,民宿有他独特的运营规律,如果不遵循这样的规律,我们投资可能会血本无归。

乌镇临水民宿

第四个关键词:新兴。2019年延续了2018年全国民宿发展的重大趋势是若干民宿后发地区在争先恐后的进入民宿发展的领域,不管是我们广东的从化、南海,还是福建的德化、泰宁,北京的延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2019年各地政府十分热烈的欢迎拥抱民宿的企业,而在政府的热潮中,我们民宿企业该如何保持一份冷静?民宿投资者如何更好的选择政策的高地、资源的高低,价值的洼地?确实需要深度思考。下个月我会带着一批冒险家去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我们一般的认知中是后发区域,但是那里近三年的旅游发展是令全国震惊的,这样的利好地区足以让投资者、经营者对民宿高度的关注。

第五个关键词:等级。7月28日占西村的会议有一项行业瞩目的事情没有如期产生,就是文化和旅游部在7月3日颁布了新的版本旅游民宿的行业标准,依据这个行业标准对民宿进行三星、五星的划分。等级就是品质,品质就是发展方向。那么,行业期盼的国家级的五星级民宿的诞生,毫无疑问会对我们的投资行为产生极为良性的引导。

第六个关键词:主题。有等级,与他相辅相成一定是类型,民宿的发展已经超越了只讲情怀只谈度假只关心乡村的初级阶段,进入了一个细分市场,特色鲜明的第二阶段,第二阶段是跨界融合和产业创新的显著的表达,比如已经出现了新民宿,康养民宿、研学民宿,这样主题的已确定市场的细分肇事者全新的产业发展。

日式民宿

最后一个关键词:民宿,说了这么多我们可能会忘了自己在谈什么,民宿发展到今天我们依然存在民宿的种种误区,我把问题抛给大家,我来回答,民宿到底是什么?按照很多投资者的理解,按照很多运营者的实践,民宿到了2019年依然停留在2009年,也就是说十年前出生的时候那个业态的水平。很多人把民宿当成住宿,十年前五年前我们把民宿理解为住宿,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因为民宿革了传统住宿的命,填补了星级酒店、传统酒店等的空白。但五年十年过去了,民宿已经悄悄演化为小而美的旅游场景。

昨天中国文化报的记者采访我,对于整版的报道文章,我说评论通篇是错的,我说行业是普遍性的亏损,是什么造成的?毫无疑问是进入了竞争的红海,民宿的同质化是把自己当成住宿业来竞争,那些对外输出连锁经营的民宿企业甚至还是好盈利,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绿色文化旅游产品的升级。我们应该把民宿界定为以服务为基本的旅游产品,在里面诸多的文化创业、文化体验的生活方式,民宿是生活。

7月28日在论述中国乡村旅游发展三大趋势的,第一个趋势,中国的乡村旅游是打造全新的乡村生活方式,民宿就是经典的乡村生活方式和城市生活方式的创新,所以民宿作为一种小小的业态,集中体现了产业的创新,集中体现了跨界的融合,集中体现了在跨界在融合的创新中最具有活力的一群人的形象就是民宿人,民宿的投资者,民宿的运营者,我代表中国旅游协会民宿与精品酒店度假分会感谢各位,因为有你们才有民宿明天!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