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猪子寿之|创造世界比批判世界更重要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MarcGlimcher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认为这不是艺术。但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正经历一次全新的艺术体验。后来这位主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主把他的PaceGallery开进了PaloAlto,第一个项目就给了teamLab。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