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魏文池:平庸者做学术的路径——“结硬寨,打呆仗”

作者简介 魏文池在2019年博士毕业于肯塔基大学,并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任助理教授。研究兴趣包

前言

马亮老师的公众号里已经陆陆续续刊发了很多公共管理领域年轻学者念博士和找工作的经验分享文章,很多观点见解深以为然。接到马亮老师的邀约谈谈自己的心得,诚惶诚恐。自己尚在学习积累阶段,有些想法分享给大家,实在担心误导了正在念博士的未来的同行们。我仅根据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经历,谈谈自己的三个感受:

一、 珍惜念博士和做学术的机会;

二、 平庸者做学术的路径:“结硬寨、打呆仗”;

三、 培养几个学术之外的兴趣爱好。

经商、炒股和做学术

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们大多有怀才不遇之感,觉得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治国理政之能,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施展才能,或者命运不济湮没了才能。在上升途径单一的时代,这种感慨尚可理解。可是在如此纷繁复杂、选择众多的现代社会,如果把自己归为文人一类,我对这种怀才不遇之感不敢苟同。相反,除了自小兴趣使然,我觉得自己坚持念博士、做学术,不是因为太有才能而想安天下,而是因为才能少并认为做学术是自己好的选择。所以,有这样一个做学术的机会,我会珍惜。

在此之前我没有正式的工作经历,但自己生在一个商人家庭,自小见识到了父母起早贪黑、勤勤恳恳经营业务的辛劳。勤劳远远不够,成功商人的情商必须一流。我亲眼所见母亲跟客户谈业务时,谈得双方面红耳赤拍桌子,差点动手开打。但是,仅仅一会儿后,又坐在一起谈笑风生拉家常。这样高超的交流技巧,让我自惭形秽。成功的商人还需要面对三教九流,并与之处理好关系。我曾亲眼所见父母如何处理与政府、同行竞争者、上游和下游业务合作者、甚至上不了台面的各类人群的各种复杂事务。除此之外,其他能力,如商业眼光、胆识等,也是经商成功的必备才能。

除了自小见识父母如何经商,在长大成年之后,我又有一些小的投资经历。硕士毕业之后,父母给我一小笔钱,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领域和方式投资。年少无知的我选择了股市,于是我完整经历了2015年的那次A股股灾。

说来我做事一向十分认真,炒股也不例外。2014年,把所有资金投入A股和美股,然后认真看各种介绍炒股技术和公司财务的书籍和视频,一点点试错和总结经验。那时候正是念博士第一学年,需要上八门重要的课程。2015年5月份,还有四门核心课考试,如若不过需要重修或者可能被劝退。那个时候压力巨大,白天看美股,晚上看A股,然后除了睡觉就是读论文。

开始的时候小赚了一笔,然后产生了一种妄念:博士不管念得怎样,炒股好像也还不错。结果可想而知,5月份的股灾过后,之前所赚都亏得所剩无几。本能的损失厌恶让自己懊恼不已,不仅完全没有收益,还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幸运的是,当年博士核心课考试全部顺利通过(同一届招收了6名博士,通过考试并最终顺利毕业的只有2名)。

后来自己反思,炒股所需要的强大的心理承受力、信息收集能力、以及财务和会计方面的知识是自己不具备的。而且即使具备了很多这些必须的能力,即使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所有的时间和精力,这样的投资也有可能一无所获。在那一年多的炒股经历之后,自己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卖掉所有股票,开始全身心投入博士学业。对于读论文、写论文而言,感觉自己只要付出了努力就会有回报,并且坚持的时间越久,边际收益越高。相反,对于炒股这种投机性很强的行为,即使努力,最终也可能一无所获。

讲这些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是想分享自己的两点感受。第一,相比其它很多行业,想要做出一点点小小的成绩,念博士、做学术对我们的能力维度上的要求相对而言是比较单一的,即勤奋和正确的学习方法(当然,做学术还是要以兴趣为前提,而且不排除作出大成就需要有大能耐)。

我们可能并没有太高的智商和情商,可能并不具有高超的交流技巧,可能动手能力较差,可能有些小的孤傲,可能没有敢想敢干的勇气,可能不具备好的领导力……我们唯需要勤奋:认认真真读文献、学习一些好的研究方法、发掘值得研究的问题、勤写勤改文章,假以时日,做出一点点小的成绩,并不会特别困难。

第二,我们不能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干得好,因而眼高手低、做学问不专一。我们要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干并适合干的行业,不同的行业对人的禀赋、能力要求千差万别。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既然选择了念博士,那就应该好好安下心来,排除其他杂念,好好做学术。如果我们已经开始了博士阶段学习,但对自己适不适合念博士、喜不喜欢做学术这样的问题想不清楚,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很平庸的,干很多事都不易干好,所以要珍惜念博士、做学术的机会。自己在念博士第一年的炒股经历,是一个恰逢其时的教训和警示。

“结硬寨,打呆仗”

对于我们正在读博士和刚毕业的年轻学者而言,有一些做学术的方法是通用的,例如做文献综述的方法、学习数据分析软件的方法、英文学术写作方法等。除了这些做学术的方法,我并不认为会有一种或几种保证成功的做学术的路径。这里的路径主要涉及类似这样的问题:我们需要高强度的学术社交吗?我们是应该专注于某个小的研究领域,还是要视野开阔多关注几个领域?我们该怎么跟同行合作、跟什么样的同行合作?等等。

每个人天性禀赋不一,做学术的路径自然大相径庭。选择做学术的人身上自然会有些共通的特性,但即便如此,学术圈内个体之间的特性差异也很大。在学术圈认识的优秀学者,有厚积薄发型和年少成名型的;沉默内敛型和善于社交型的;“刺猬”型和“狐狸”型的;偏合作型和偏单干型的,如此等等。

我刚开始念博士的时候,有些同学由于接触学术、入门做研究的时间较早,对上课要求的文献吸收特别快。很多有名的作者和经典文献我都一无所知,有的同学却可以侃侃而谈。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写好文献综述、在哪找数据、怎么把数据从excel输入到stata的时候,有的同学已经可以开始跟老师频繁讨论学术、合作文章、参加学术会议了。

我当时读英文论文经常连题目都要分析好久才明白是啥意思,有时候一天读一篇文章都只能模模糊糊理解文章大意。这种状况让自己十分苦恼、焦急。后来想想,再焦急也是没有用的,该补的还是得老老实实补起来。从2016到2017的一年半中,基本没写什么完整的论文,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大堆的学术书籍和论文。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有一种凤凰涅槃的感觉,记得到2017年下半年第一次给学术杂志投稿那个阶段,读文献已经没有障碍,背景知识、语言能力都有了巨大的提升。所以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庆幸那一年半时间,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受外界影响地埋头苦读。

每个人天性禀赋不一样,如果能做出一点小成绩,大家所依赖的自身优势可能千差万别。有的人靠天资聪慧,有的人靠埋头苦干,有的人靠善于交际,有的人靠先发制人……具有这些优势的人,成功的道路和阶段很不一样。我们不需要具备所有的优势,但要明白自己的优势是什么,这种优势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作为一个平庸者,当我明白自己没有天资聪慧,不善交际,入门很晚,唯一可做的就是“结硬寨,打呆仗”(引自于一个介绍曾国藩战争故事的纪录片),在看到别人已经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自己会静下心来继续积累。

在学术之外,培养几个能够长期坚持的兴趣

长时间的学术阅读、写作之后,大脑疲惫的感觉相信大家都体会过。这个时候,需要让大脑和身体休息、补充能量。记得之前看过一篇小文章,介绍如何放松大脑。大概观点是说,放松大脑的最好方式并不是睡觉,而是用其它类型的脑力活动刺激大脑。例如,如果我们工作一周特别疲惫,在周末睡一整天并不是好的放松方式。相反,应该按时起床,去做一些跟工作无关的感兴趣的事情,例如运动、郊游、打麻将之类的。我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两个学术之外并坚持长久的爱好。

第一是运动(做社会科学需要身体好)。从2016年12月20号开始,我开始坚持运动,主要是跑步和俯卧撑之类的。刺激自己坚持运动的动力很简单,爱吃、饭量极大,因而体重飙升。2016年12月20号,买了个跑步机放在家(节省去学校健身房的时间),我开始每天运动40分钟左右,至今一共1000多天,其中间断的天数不会超过15天。

每天用15分钟快跑3.5公里左右,剩余的时间做俯卧撑和其它。这样算了一下,到现在为止已经跑了累计大概3500公里了。能每天坚持这样跑下来,是我十分自豪的一点。开始运动之后,体重从接近160斤,下降并常年维持在140斤左右,并且平时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

坚持到现在,如果一天不跑步,不经历那种大汗淋漓的畅快感,就会浑身不自在,全身像被刷了一层油一样。这样一个好的习惯,以后必须常年坚持。有很多事情看起来很难很难,就慢慢做,“不怕慢,就怕干”。经过长时间的坚持之后,会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

第二个是打麻将和打升级(四个人玩的一种扑克玩法)。前者主要靠手气,后者很考验技术,我是两种都喜欢,并且都还打得不错。记得有一年春节回国,有机会跟几个前辈亲戚(一看就是老手,能手摸花色那种)打麻将,一个下午打下来,我居然还能小赢一点点,实属不易。

在博士同学中找会打麻将的似乎有点困难,所以最近几年主要是打升级。有很长一段时间,每个周末抽一个下午和晚上出来,邀请几个博士朋友来我家,先买菜煮火锅吃,然后打升级。一起租房的室友是个学天文物理的博士,开始并不怎么会打,并且不太感兴趣。一个学期下来,越打越好,后来周末经常都是由他组局。打升级确实会让自己放松不少,打的过程中完全不会想读论文写论文中的那些烦恼,几个小时打下来感觉身心愉悦。

我们念博士、做学术,即使对此兴趣相当浓厚,也不可能除了睡觉吃饭,每时每刻都在想学术的问题。学术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也只是一部分,还有其它很多的生活乐趣,我们也要珍惜。实际上,做好学术与培养几个能长期坚持的学术之外的兴趣并不矛盾。如果两者的关系维系得好,后者反而对前者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后记

自我感觉,选择公共管理研究领域很幸运。相比于经济学、政治学这种范式严苛、文献众多的传统老学科而言,公共管理学尚显稚嫩,在理论和研究方法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给我们这些年轻的学者,提供了很多可以做出贡献的机会。希望年轻的同行们能珍惜和享受念博士、做学术的机会和过程,心无旁骛、勤勤勉勉地做好学术,把身体锻炼得健健康康的,好好享受学术和生活的乐趣。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