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村落·三 |共享晒台的四川隐秘村落,少年在这里上演屋顶“跑酷”

👆点 击 了 不 起 频 道 星 标 我 们 👆 从稻城一路向南, 翻过亚丁的高原, 我们就到了

从稻城一路向南,

翻过亚丁的高原,

我们就到了最难走的落石地段。

大家都说,

去俄亚大村的道路十分艰难,

果然,

不久我们便见识到了因为落石而猝不及防的封路。

经过不好走的山路,

终于,我们来到了俄亚大村。

在这里,我们接触到了神圣的东巴文化,

见到了互帮互助的村民,

看到了屋顶“跑酷”的少年,

感受到了俄亚大村的淳朴魅力。

欢迎和我们一起,

走进了不起的村落3第三集,

俄亚大村。

俄亚大村,是一个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隐秘村落。

处于云川两省,丽江、中甸、宁蒗、稻城、木里五县交界处,四周被金沙江、无量河和龙达河环绕的地理位置,让俄亚大村拥有了“鸡鸣两省五县”的称号。

而独特的地理位置,也让俄亚大村逐渐成长为了一个依山傍水,巷道曲折的山中村落。

从上空俯视,你能够看到村落中鳞次栉比的房屋构造,房屋之间的层次感十分明显。依山势层层递进的房屋群,在有序中充满生机,这也成为了俄亚大村呈现出的印象。

淳朴、生动、有序,便是俄亚大村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1.

古老神秘的东巴文化

在我们到达村子的前一天,村子中最年长的甲若东巴去世了,整个村子被悲伤的氛围所笼罩。

“东巴”是纳西族中的知识分子,东巴文化通过他们得以世代相传。

俄亚大村中一共有三十二个东巴,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的专属东巴,来管理专门的事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村子中也仿佛成为了一个个村子的专属管家。

东巴文化,是一种已经有了1000多年历史的纳西族民族文化,而这种带有神秘色彩的文化也存在于俄亚大村中,成为了融入村民生活中的一种独特精神文明。

俄亚大村中的大部分仪式都需要请东巴来举办,像婚丧嫁娶、修屋乔迁、祭祀活动、婴儿取名、驱鬼辟邪、占卜凶吉等等活动,都会有专门负责不同活动的东巴来义务参加。

东巴做仪式是没有任何收入的,有时候还要宰掉自己的羊,用来做东巴皮鼓。虽然看上去做的是赔本生意,但是他们却是村子里最受人尊敬的人。

在生活中极具存在感的东巴,也使得俄亚大村村民的心中默默形成了一种观念:事情不论大小,只有东巴在场见证,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过程。

而关于俄亚大村的东巴,还有一个神奇的故事。

俄亚大村最初一直保留着传统的祭天仪式,但是记录祭天仪式的经书却在前几十年的时间中不幸被毁,这一度让村民们十分沮丧。

记录东巴仪式的经书

但村子中的英扎次里东巴,想要恢复古老传统的想法却一直未曾断绝。

幸运的是,在今年年初,村子里的年若东巴将经书从丽江找了回来,英扎次里东巴终于和甲若东巴一起恢复了祭天传统。

年若东巴

而上天,也仿佛是被村子中的执著虔诚的东巴们所感动,从祭天仪式之后,俄亚大村始终风调雨顺。

东巴文化,不再是一种故意彰显的符号,而是真正成为了融入村民血液中的一种信仰和崇敬,在俄亚大村落地生根。

.2.

互赞互助的传统

如果你从上空俯视,你能看到俄亚大村的房屋十分具有层次感。200多户人家的木屋从下向上层层堆积,鳞次栉比,难得的整齐有序。

最初,源于丽江幕府的俄亚祖先,依照山峦走势,建立了避暑防寒的小木屋,同时,下一层村民的屋顶也会成为上一层村民的晒台来使用,以便于在战乱中相互帮助,抵抗外敌。

随着时间消逝,战乱不再,但是这种传统却留了下来。紧密的居住环境,也让村民之间的关系,如村子里的房屋一般,紧密相连。依赖和信任,也逐渐形成。

而村子中的孩子们,也会在闲暇时在紧密相连的屋顶上上演“跑酷”,金色的阳光下,屋顶上尽情奔跑的孩子们,成为了俄亚大村的一个标志景象。

紧密的邻里关系,让村民们形成了互帮互助的传统,更让热心的品质,在每个人的心中扎根发芽。

有村民出了大事需要帮忙的话,村里的每一户都必须安排一个人抽空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已经成为了俄亚大村的一种习惯。

正在建造屋子的村民高土家便是如此。

作为村中的贫困户,高土获得了来自政府的补助费用,用来修缮房屋。但是补助费只够用来购买材料,人力却需要村民的自愿帮助。

作为俄亚村的一员,高土迎来了帮助自己建造屋子的瓦古东巴和其他村民。

帮助他通过索道运送泥土过河、搭建房屋,而村民最终不会得到任何酬劳,在中午休息时,也只会得到一杯清茶和一份由玉米饼和辣椒番茄酱构成的简单午餐。

“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句话在岁月积淀中,悄然充满了村民的心,也成为了村落的一种传承。

.3.

传统与摩登

在俄亚大村中,传统的气息仍然十分浓重,让这个村落仍然充满着独特的民俗民风。

上山搬运木材的马队,河道内制麻、纺织衣服的妇女,构成了俄亚大村的农闲景象。

早期的俄亚大村,因为偏僻的地理位置,一直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村落。不方便的交通,让村民更依赖放牧生活,肉食也成为了村民的最爱。“我有肉吃,为什么要吃叶子”,一度是俄亚村民之间的流传的段子。

依靠马帮出行,是早期村民出行的日常方式。

每天清晨,马帮出行时,清脆的铃铛声便会回荡在村子中。

马帮会驮着粮食、木柴、麦草等物品往来运输,也会从大山外面把村民会用到的小商品驮到村落,这无疑为村落与外界沟通搭建起了一道桥梁。

随着通往俄亚大村的道路缓慢修建,骡马便不再是村民与外界沟通的主要途径,而变成了村民日常劳作的助手。

在俄亚大村,骡马或是在路边悠闲吃草,或是被关进庄稼地的马圈,等待自己驮送农具的“工作”。

现代的气息,不断涌入俄亚大村,也开始在村民的心中掀起对外界的向往。

从俄亚大村最年轻的东巴:瓦古东巴身上,不难瞥见俄亚村落变化的影子。

出生在东巴世家的瓦古,对东巴文化却并不再如老一辈般感兴趣,学习东巴文,也只是出于责任。

童年玩伴都外出务工的现状,让他在村里失去了朋友,与其在村落中留守放牛,与农作物为伴,他更想要和童年玩伴一样,能够外出务工,感受充满现代气息的都市生活。

俄亚大村,逐渐开始进行排水系统的改造,夜晚的俄亚大村,也逐渐有了KTV的霓虹灯光,有了城市夜晚的迷醉气息。一些现代的因素正在不可避免地渗透到这座村落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回首俄亚大村的过往,我们仍然私心希望,村子中的那些朴素的东西,那些平等互助的慷慨,那些值得被沉淀下来的美好,一定要被保留下来。

无论外在如何随时间而变,俄亚大村的传统仍将保持美好,是我们永远的希冀。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