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哈提玛“绣”出了幸福生活

核心提示: 这几日,哈提玛·艾乃都忙得脚不沾地,除了要接单、赶工,还要忙着张罗合作社的事。在她看来,那些曾经只是为了满足生活所需的民族手工产品,如今却能成为走上世界舞台的热销产品,是生活变化的印记,也是时代发展的趋势。

天山网讯(记者刘新草 秦鹏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这几日,哈提玛·艾乃都忙得脚不沾地,除了要接单、赶工,还要忙着张罗合作社的事。在她看来,那些曾经只是为了满足生活所需的民族手工产品,如今却能成为走上世界舞台的热销产品,是生活变化的印记,也是时代发展的趋势。

出生在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阿克苏乡的哈提玛,父亲是铁匠,母亲是农民。当地妇女擅长刺绣,在她的印象中,家里的窗帘、床单很多都来自妈妈和姐姐之手。

如今,42岁的哈提玛是胡拉莱民族手工艺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她和丈夫在乌鲁木齐县水西沟镇冰雪运动特色小镇经营着一家民族手工艺品店。9月23日,记者走进她的店内,哈提玛正在研究手工绣花工艺。精美的民族服饰、精致的壁毯、被褥、抱枕琳琅满目,每一件都让人爱不释手。“如今不同于过去,现在的民族传统服饰不仅要有传统元素,更要有流行的时尚元素相结合才完美。”哈提玛笑着说。

哈提玛(右一)家三代人合影。

小时候觉得带补丁的衣服也好看

“那时候生活拮据,住的地方也不大。”回忆起小时候,哈提玛说,他们一家挤在一个面积不大的土块房里,姐妹们睡在一张大炕上,寒冬的夜晚挤在一起取暖。

虽然日子艰苦,但哈提玛的母亲古亚汗·沙旦认为,比吃得好更重要的是让孩子接受到更好的教育。

于是在哈提玛5岁那年,父母为了送她去上学,举家搬迁至现在的达坂城区柴窝堡片区柴源村。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我们把家里能搬走的东西全都装在租来的车上,我们窝在最中间,看着远处一点点升起的太阳,就这样离开了出生的地方。”哈提玛的姐姐赛得古丽·艾乃都说,在她模糊的记忆中,永远忘不了那天母亲脸上的不舍。

“虽然住的还是土块房,但一想到我能去上学,搬家那天我还是很兴奋的。”哈提玛说,搬到柴窝堡后,父母继续种地养家,姐姐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开始打工赚钱。

在哈提玛的印象里,妈妈和姐姐除了平时干活以外,还总喜欢坐在一起拿着针线做毡子、缝垫子,绣花纹。

“那时候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姐姐穿小了的衣服,虽然有些旧,但因为姐姐手巧,总会帮我把衣服修改得稍微合身一些,或是在补丁处用花布稍作修饰,有时看到姐姐在补丁处绣的花,心里觉得带补丁的衣服也很好看。”哈提玛说,也是从那时起,在家人的影响下,她开始慢慢接触民族手工刺绣。

手工刺绣是当地妇女擅长的一门技艺,在古亚汗·沙旦的记忆中,那时候除了服饰,家里的羊毛毡、门帘、枕套等用品大多都是手工制作而成的。那时,每家养的羊数量都不多,所产的羊毛连制作一块完整的毡子都不够,于是两家邻居们会选择“拼单”,也就是今年把自家羊毛拿去给邻居家用,明年邻居再把他们家的羊毛拿过来,这样两家就都能有足够的羊毛制作毡子。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