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卢白子:镜头里的平山巨变

长城网讯 (记者杨日明 商棠 袁立朋 付晓磊 刘飞 赵娜 见习记者李皓)一个人、一架相机、10万多幅照片,46年初心不改,46年只身行走平山,只为记录家乡每一个精彩的瞬间。他28幅图片获国际大奖,210幅图片获国家级奖励,他被中国摄影家协会称为“农民摄影家”,翻开他的作品集,便走进了革命老区平山70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之中。

西柏坡纪念馆广场。卢白子摄

他今年70岁,与新中国同龄,他就是西柏坡摄影家协会主席卢白子。他常说,自己是大山里走出来的放羊娃,用手中的相机表达对家乡的热爱与感恩,是自己一辈子也做不完的事。

卢白子拍的照片,见证和记录了家乡平山的发展脚步。今天的平山县已经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把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以“红绿古温”为特色名片向着“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迈进。

卢白子 带着相机行走在家乡的山水之间。资料图片

  让革命老区的美景从深山走向世界

在卢白子的底片盒和移动硬盘里,西柏坡村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图片有近万张,从中可以看到西柏坡村从一个穷山村到富裕美丽新农村的生动演变。

西柏坡中共中央旧址全貌。卢白子摄

“你看,1990年以前,西柏坡村还多是土坯房,吃的是统销粮,现在已经成了著名的美丽乡村,‘小汽车满街走,快递送门口’,比城市里也不差。”卢白子翻着照片娓娓道来。

西柏坡村 新 貌。卢白子摄

从卢白子的照片中看到,几十年来,西柏坡村民从卖茶叶蛋、卖纪念品起步,到发展出有规模的旅游服务业。如今的西柏坡村,白墙灰瓦的农家院落整齐有序,污水处理、文化长廊、卫生设施等一应俱全,年人均纯收入已经破万元。

新旧照片对比出平山道路的变化。 卢白子摄

2016年,卢白子牵头成立了西柏坡摄影家协会,致力于西柏坡和平山老区影像资料的挖掘整理。同年,他策划了“‘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大型书画摄影全国巡展活动”,出版了同名大型画册,用1000多幅图片和书画作品讲述了党中央在西柏坡的历史故事。展览分别在全国政协礼堂和沈阳、哈尔滨等7个城市巡回展出,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大型书画摄影全国巡展活动现场和活动画册。 卢白子摄

不久前,欧洲集邮协会、联合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会等机构在全球发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世界邮票上的中国艺术名家”邮票,将卢白子及其摄影作品收入其中。卢白子家乡平山的秀美风光,随着他的镜头走出中国,走向了世界。

卢白子入选国际邮票的作品(部分)。

  用镜头记录平山日新月异的变化

“1981年的时候,平山县城的人口只有8000多,现在已经超过13万人。你看,冶河两岸的建筑就是证明。”卢白子拿着黑白和彩色两张照片对记者说。

航拍平山县城旧貌。卢白子摄

平山县城冶河两岸新貌。 卢白子摄

1981年的平山县城,人口主要集中在冶河东部,河岸边没有什么建筑,如今38年过去,东西两岸都已经高楼林立,车流如织。当年垃圾遍布两岸的冶河,现在也变身为风景如画的城市公园,每天数万人到公园休闲锻炼。

秋天的太行村落。卢白子摄

卢白子手里的彩色照片,就是他上个月在县城冶河西岸一座30层楼楼顶拍摄的。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登楼拍照。“这是冶河边‘制高点’,可以俯瞰县城全貌。”卢白子说,“只要天气好,我都会爬上来拍照。要说上来过多少次,真记不清楚,反正比100次不少。”

关注生活,关注基层群众,是卢白子作品的特点。

上世纪90年代初,西柏坡电厂在紧张建设,卢白子曾经只身爬上200多米高的烟囱,俯拍整个县城。在西柏坡村,卢白子还钻进大吊车的钢笼里,升到40多米的高空,拍下西柏坡中共中央旧址全景图。“好的题材,就得有更好的角度去展示。”卢白子说,“要获得好角度,还真得有点不要命的劲头儿。”

敬业集团精品钢材生产车间。 卢白子摄

平山县700多个村庄,到处都留下了卢白子的足迹。一些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也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一次上驼梁拍片子,一进山就下起了磅礴大雨。回来后大病一场,他在病床上看着冲洗出来的作品却高兴地说:“这一趟雨淋得值!”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摄影大赛中获奖的作品——《别有天地》。 卢白子摄

2018年,平山全县财政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突破40亿元、17亿元大关,连续6年实现稳定增长,老区平山实现了“从向国家要补贴到给国家作贡献”的跨越转变。在卢白子的图片中,岗南水库、西柏坡发电厂、敬业集团、驼梁、天桂山、西柏坡高速……城乡变化、社会民生、经济发展、文化教育等题裁应有尽有,他用图片定格了平山飞速发展的方方面面。

驼梁空中草原。卢白子摄

  最亲的是纯朴可爱的乡亲们

“我就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最亲的就是这些乡亲们。”卢白子说。21岁在部队入党,复员后当过15年公社电影放映员的卢白子对家乡有着特殊的感情。1973年,从部队复员回乡的卢白子喜欢上了摄影,并且成为全国第一位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农民摄影家,他用镜头讴歌家乡,46年如一日。

“卢爷爷回来啦!”9月24日,卢白子一走进平山蒿田小学,操场上的孩子们就把他围拢起来。“卢爷爷再给我们班照张像吧,我们又长高了!”“好,好,马上就照。”卢白子高兴地答应着。

左图:受损的蒿田村旧小学。下图:新建的蒿田村摄影希望小学。卢白子摄

蒿田村是卢白子的老家,他1997年曾在此挂职任村党支部书记。村里的小学被1996年洪水冲毁,他跑省城、进北京发动摄影界的朋友们,多方筹措资金40多万元,建起了我国第一所摄影希望小学,解决了12个村360多名儿童的上学难题。

《乡情》。 卢白子摄

卢白子的作品中,有大量工农业生产、百姓生活、民俗活动的镜头,“在摄影门类中,‘人’是最不好表现的,但人最能体现一个地方的精神风貌。”卢白子说。

平山美丽乡村杜家庄。卢白子摄

1988年,卢白子的学生主题作品《知识的海洋》被文化部评为特等奖,同年他拍摄的农村生活题材作品《别有天地》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摄影大赛三等奖。

《知识的海洋》。 卢白子摄

“你看这些普通百姓,脸上的自信越来越多,这就是生活水平提升的反映。“卢白子说。

赵家沟新旧村貌对比。卢白子摄

赵家沟是平山县众多贫困山村之一,近年来通过发展旅游和果树产业,年人均收入已经从1992年的不足200元到如今的4000元,跨出脱贫行列。卢白子常年跟拍这个村,记录下了赵家沟从穷山村到市级美丽乡村的全过程。

农民组照。卢白子摄

“这个角度最好,但得自己爬上去。”平山县和山西盂县交界处的“十八盘”公路高低落差1000米,是太行山的险要隘口之一,也是最能体现山区交通奇险的地段。几十年来,这段公路由崎岖狭窄的沙石路,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卢白子为了拍摄“十八盘”公路的变化,数次只身上山拍摄。付出终有回报,他拍摄的《金光大道十八盘》屡次获省市大奖。

夜间和白天的太行十八盘公路。卢白子摄

时间长了,卢白子的工作室也成了“平山图片档案馆”,县里报刊、户外宣传广告牌甚至不少景区的宣传图片中的平山影像资料,也多是卢白子的作品。

平山天桂山一景。卢白子摄

“卢白子是从农民成长为摄影家的典型代表,几十年来,他扎根平山大地,镜头始终对准革命圣地西柏坡和火热的生活。在他的镜头里,平山变得越来越富裕美丽,群众的生活越来越美好,他用自己的作品回报了生养他的土地和人民。”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杨越峦说。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