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山乡王化,一个溪谷村庄的逆袭

世人皆知绍兴水乡的柔情密波,但却很少了解在水的尽头,会稽山就静默矗立在那里。无论是作为背景,还是作为生活的舞台,它的渺远深邃埋藏了太多故事。

绍兴是水乡,也是山乡。

它们在平面上的距离虽近在咫尺,可是山里的生活和水网区的渔舟世界却大有不同。这便造就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绍兴。水乡人走出来只要靠船就能行走天下,而山乡人却只能用双脚踏出自己的天地。这既孕育了两地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深刻影响了各自的命运。在交通不发达,寸步难行的山区,村民要挑一旦柴到山外面去卖都可能是艰难万险。

王化溪 本文图均为 心匠 摄

位于绍兴南部山区的平水王化村,长久以来被日铸岭阻挡。古往今来,多少王化人都为改善走出大山的交通作出过不懈努力。在古代,他们披荆斩棘,开拓出一条翻越日铸岭的艰难山路。当时的人挑着货担,牵着马走在这陡峭的望不到头的石阶,究竟要经历怎样的艰难才能登上去,令人感慨。直到2011年日铸岭隧道的开通才彻底解决了王化通往绍兴城区的交通。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正是早先的闭塞,才为今天的我们保存下了一个会稽山间的桃源秘境。

无论你选择在怎样的日子向会稽山进发 ,一穿过日铸岭隧道,天地始变。城市远远地被抛在背后,留在世间的唯有道旁潺潺的溪水声。春夏之季,你还能看到山谷两侧的绝壁上“山花争妍,竞相应发”的景象。在这个四面环山的带形山谷中,发源于平水万寿山的王化溪自西北奔流而入小舜江。

这条溪流廊道虽然流程不长,却沿溪分布着多个隐世的村落。对于久住樊笼里的人们,山乡王化可以称得上是一片远离尘世的净土。一旦进入这片天地,最抓人心的便是石缝间流淌的轻音。这是数次穿过日铸岭之后犹如春风般扑面而来的印象。在明月升起山峦的夜晚,在万籁俱寂的山谷里这声音更响亮,更清脆。它几乎笼罩了整个世界,成为一切生活的背景。

村口小桥

到王化村的村口坐一坐,就更能感知到这万物沉静于天地的魅力。这其实是一处以溪流为主导的水口空间。它在自然的山水上叠加了石桥,木亭和旁枝斜出的古樟,顿时溪流的野性被人文的儒雅气驯服。村民扶藜牵牛行于桥上,真可谓一幅动人的山水田园画。桥墩皆以条石干砌,墩与梁交接处有精巧的叠涩,远远看去整座桥因为有了这个过渡而更增色不少。与它异曲同工的还有栏板上三角形的泄水孔。这种将技术问题巧妙转化成优美形式的能力值得我们传承下去。

一座又一座架立在溪流上的石桥,建立起山和谷地之间的联系。其中最古的那座,非溪上人家旁的万安桥莫属。

这座桥,据说建造于清雍正年间,是从王化前往绍兴城和杭州的必经之所。乱石叠砌成的圆拱石桥最符合山的野性。每一块石头都相互紧锁着,构成一个紧密的整体。桥旁的古樟树在明镜般的溪流上投射出它碧翠的幻象,搅动得水面好似浮草连绵。桥旁的人家在横斜的枝干上吊下了一块木板,并以“溪上秋千”冠名。若想坐到秋千上一尝滋味,便需亲自划动岸边的竹筏前往。青碧的水色,虚实相乘的石拱,浓荫密布的古树和静候佳人的秋千,构织成的氛围就像桃源梦境一般。城里人闻风赶来,拍照合影,留下不虚此行的印象 。于是久而久之,此处渐渐声名鹊起。桥旁的人家也因为游客络绎不绝而开起了小饭店。水里的溪鱼,山里的农家菜,就着杨梅烧酒,吃得令人痴痴沉醉。

万安桥和水上秋千

初入王化,我会赞美溪流妙音,我会赞美石桥之古,我会赞美山家美味的菜肴,但深入了解王化后,你会为这山岭谷地之间竟然诞生过影响中国文化的日铸茶而震惊。

最令人吃惊的莫过于欧阳修在《田归录》中的评价:“草茶盛于两浙,两浙之品,日铸第一。”这种宋代顶尖文人的论断真有一锤定音的意味,也为日铸茶持续千年的影响力创造了口碑。

日铸茶一度成为宫廷御茶,是无数宋代文人品评的佳品。到了晚明,日铸茶渐趋颓势,一向以茶为癖的张岱亲自着手改良了这味茶叶,并创造出兰雪茶的新品种,使绍兴的茶叶重振雄风。日铸岭独特的气候条件和地貌特征孕育出了日鋳茶独特的口味。正是这味茶使王化走出了这片被山包围的谷地,而参与到了中国文化与历史的进程中。

明末清初,在宋周瑞及其子孙的经营下,日铸茶又再度辉煌。当时的茶叶不仅风靡全国,还远销海外。当年鼎盛期的25家瑞字号茶栈,如今只剩下了两座。这两座茶栈是王化村现存规模最大的台门。这些茶栈原本都带着一种家庭作坊的性质,它兼具日铸茶生产、加工、制作、售卖的整个流程。两座茶栈几乎完整保留下来,现在这里还居住着宋周瑞的后代。

以新瑞兴台门为例,我们尚能看到它的组织结构。它坐西朝东,前后共有两进,两列廊屋包围中堂,呈现出一个迥异于绍兴水乡台门的布局。这类布局像极了闽地的护厝。廊屋是一个可以无限生长的变量,随着家族人口的不断扩大,可以不断向两侧增加多列。在会稽山间,这类布局比较常见。它的好处就是可以使整个建筑群团聚在堂屋周围,从而在形式上加强家族的凝聚力。

新瑞兴台门廊屋

也许更值得欣慰的不一定是老茶栈能完整保存下来,而是日铸茶这味自宋以来润在文人们喉咙里的妙品,在消失几十年后再度复兴。每年的清明前后,沉寂已久的山谷又重新喧闹起来。日铸茶是王化村逆袭最有力的手段,王化人秉承先辈们的遗志,继续将这味古老而风雅的茶做下去。

王化的魅力不仅在于村古、景胜、茶香,还在于那些可以将村民凝聚在一起的祠庙。除了地缘的相近,王化的村民在血缘上也基本上是本家。宋姓为王化的第一大姓,在宋家店自然村还留存着一座宋氏宗祠,日铸岭宋氏皆以此为源。宋氏宗祠最独特的是它的外立面。大尺度的外实墙上,上下分成两层,下部白墙,上部做成朱红色的精细木隐门,上下虚实对比强烈而醒目。

宋氏宗祠

王化的庙宇就更多了,几乎每一个自然村都有一座小庙。比较有名气的是外王化村的王化庙和寺前的大舜庙。而我以为此溪谷之中最保持着质朴古韵的,非大舜庙莫属。

此庙是会稽山间虞舜崇拜的一个缩影。它是一座兀立在绿水塘边的乡野小庙,门楼、戏台,大殿、侧殿和两侧的看楼构成一个封闭的四合院。庙外山峦如织,庙旁古樟为伴,青山绿枝皆入小院里来。戏台的牛腿上雕刻着各色丰满的人物,相互配合协调,也像在演一场什么戏似的。大殿当心供奉的是舜王,两座塑像一前一后。其中一座主要用于在庙会时抬出去在村中巡游。其它各色菩萨,如关帝、财神、观音都在庙宇中占有一席之位。

大舜庙戏台

每年九月初九日重阳节是舜王的生日。无论这个日子究竟是不是舜的生日,但总之它是老人们非常喜欢的日子。庙会之际,是庙宇中最热闹的时刻,届时村里将请来戏班,要连续在这古老的戏台上大唱三天。据庙祝爷爷所述此庙的始建年代在宋代,要远远早于王坛那座更著名的舜王庙。我虽然对此存疑,但仍然能从中感受到王化人对自己历史文化的自信。

据传,当年小康王(宋高宗)南渡逃难之时,两次驻哔在王化,诸多地名遗迹皆由此而来。而日铸岭之名,也在述说当年欧冶子铸剑于此的传说。凡此种种,都可能是形成这种自信的底气。王化这几年可谓名声大噪。有时候节假日来此度假、寻茶的人甚至堵塞了山路。曾经交通艰难,经济落后的贫困山村,有一种后来居上的意味。凭借其悠久的历史,青山绿水和古迹,王化人找到了从底子里自发生长出来的力量。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