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他在美国玩真人cs,遇到美国特种兵

网游版“吃鸡”游戏是年轻人最为熟知的游戏之一,时常在朋友圈里被提起。 而军迷圈有人喜欢玩真人版的仿真

网游版“吃鸡”游戏是年轻人最为熟知的游戏之一,时常在朋友圈里被提起。 而军迷圈有人喜欢玩真人版的仿真枪游戏,圈外人称为“真人吃鸡”或“真人CS” 。 用真人CS爱好者赵修远的话讲,它是“比地下更地下的文化”——有点类似纹身,本身没什么危险性,但是在某些高曝光率的场合,就要被贴狗皮膏药、打马赛克。

赵修远在圈内的名号是“快反触手”,“快反”是军事用语代表反应迅速,“触手”是绘画用语,代表画功很强,两者结合的意思是“军事题材的绘画作品画得又快又好”。他设计过很多著名的军事臂章,与天南海北乃至海外的众多著名玩家都是老友,自己也是非常“资深”的真人CS爱好者。

△赵修远在美国加州Gamepod Combat Zone活动时中场休息。

比大多数军迷玩家入坑要早一点,出身军人世家的赵修远在4岁时,就已经跟随父亲出入靶场观看打靶。靶场里面手枪、冲锋枪应有尽有,父辈们则会提醒他关于枪的安全知识。人生的第一支气枪也是9岁生日时父亲送的。枪对于赵修远而言,既不神秘也不危险。就如同大多数小男孩一样,枪是他们最好的童年玩伴。

2008年之前,对于游戏用途的仿真枪售卖并不像如今这样管理严格,小学、中学校门口都有。几十块钱的塑料枪很常见,放学以后赵修远和小伙伴约着玩,老师也不会多问。

△2014年,赵修远在南京玩真人CS。

大学的时候,赵修远还因为真人CS当了一把“网红”。

当时他和小伙伴们在南京大学城里的荒地里打BB枪,因为是郊区野场地,本来不打扰任何人,没想到被旁边军区陆航团的武装直升机看到了。估计是看这群孩子玩得带劲,直升机便飞得很低看了一会热闹。近距离仰望新型武装直升机真的很酷,赵修远的同学用手机把它拍摄了下来。视频被上传到网络之后,第二天就铺天盖地上了各大视频网站首页。

“当时这个视频在圈内都传疯了,认识或不认识我的朋友都开玩笑说,这哥们儿怎么运气那么好,从来没有人下场玩儿真人CS,还能叫空中支援的。”玩游戏能与武装直升机同框,他至今都觉得很神奇。

△国内真人CS场地提供租赁的发射器,皆为水弹。

△2014年,赵修远(左2)在美国玩真人CS时与队友的合影。

赵修远介绍到,国内可以玩到的枪械类型,主要分以下几种:真枪,比较有意思的玩法是 IPSC,内地基本也很少,在香港流行。张国荣的电影《枪王》讲的就是IPSC运动。规则是在一个特定模拟的环境下射击,设置几个靶位和障碍作为掩体,参赛者需要保证在一定时间内,以最快的时间打掉所有靶子,用时短且命中率高者胜出。

“三枪”则是另一种实弹射击运动,就是手枪、步枪、霰弹枪的组合,参赛者需要轮流使用三种枪械在规定时间内用最短速度准确命中多个靶位。

△赵修远在美国玩真人CS时使用的部分气枪。

而仿真枪里,BB弹枪最仿真,外壳多用金属材料,射击操作最逼真,威力也最大。除眼睛之外对身体其他部位不会造成永久伤害,适合16岁以上使用,使用时必须戴防护眼镜。

水弹枪为塑料制品,外形较为逼真但重量很轻,威力很小。14岁以上可使用,也需要戴防护眼镜。

激光(镭射激光对抗器材)外形很不逼真,无射出物,老少咸宜但缺少刺激感。

仿真枪很适合做游戏对抗,任务也像网游吃鸡游戏一样多种多样——比如解救人质,或是解除炸弹,再或者攻占一个阵地。场地越大任务铺的越开,最高端的一种玩法叫Milsim(军事模拟)通常需要两到三个队伍去做对抗,人数众多,游戏时间也很长,有时能持续2至3天。

△赵修远在美国实弹射击场地接触到的部分枪械。

如今任何圈子都有“鄙视链”,这个圈子也如此,甚至在称呼上都会有一些争议,内行会直接把这类游戏成为AirsoftGame(气枪对抗)或者War Game(战争游戏),只有在给没有接触过的朋友科普时,才会皱着眉头说自己玩的叫真人CS,如果谁跟一个内行提“真人吃鸡”,估计这位内行就要翻白眼了。

其次,国内外军圈还有个“习俗”:真枪鄙视BB弹,BB弹鄙视水弹,水弹鄙视激光枪,激光枪说我们打得最远。“中间还有一个彩弹,彩弹可能在BB弹和水弹中间吧,玩BB弹的会喷玩彩弹的,因为彩弹的枪造型很奇怪,也不是真枪的外型。”

△2018年时赵修远的真人CS装备。

分歧不仅存在于用枪的种类,也存在于游戏的心态。

赵修远介绍,在国内真人CS的圈子里,比较公认的有两种标准——下场党和装备党。“下场党就是经常都去下场,战术意识,战术动作可能很棒,但是对战术装备没有什么要求。可能穿个腰封,腰上面插几个弹匣就可以下去打。”

△2017年时赵修远的真人CS装备。

“装备党就是连内裤都要是军品,甚至会拿一张战场照片去还原那个士兵,细节特别考究。”面对圈外人,赵修远会经常把真人CS与各种日常运动做比喻:“就像打网球也想买一个好球拍一样的道理,专业的装备不仅看起来有型,也确实能在游戏中保护到玩家安全。好看是一回事,怎么能做到既精确还原,又能实用且适合自己,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赵修远的队友在美国打真人CS。

没有接触过真人CS的人常对它的安全性有误解。其实枪战游戏里的防护装备很简单,只需要一副护目镜保护眼睛。有的人装备更周全也会戴拳击牙套或者面具,防止近距离射击打到牙或者脸。

△赵修远曾去玩过的位于江苏启东的真人CS场地First Fight。

反而游戏里真正的危险性,来自于普通玩家缺少安全意识。有一次赵修远和朋友去一个野场地玩,那是一个废弃的楼,地上有碎玻璃、碎石头。他们亲眼目睹了一个新手玩家从毛坯楼三楼的电梯井上面掉下来。“因为电梯井一般在楼梯旁边,他把那个当楼梯了,一下掉下去了,如果底下没水的话那哥们儿就摔得不行了。”

△真人CS场地中的安全标示。

通常老玩家在野场地会离新玩家远远的,但关键时刻也全靠老玩家江湖救急。那天赵修远他们好几个队友都随身带着医疗包——这是老玩家的安全意识,第一时间给坠楼玩家进行包扎,等救护车来的时候,伤者已经被包扎得好好的了。

△赵修远(左1)在美国打真人CS。

△2011年,赵修远在美国斯托克顿市的CS场地与工作人员合影。

大学毕业后,赵修远去美国加州学插画漫画,在那里接触到了更产业化、更专业的真人CS。

美国的真人CS场地比国内大很多,玩Milsim(军事模拟)的机会也更多,整个城镇都在里面,有人扮演平民,跟当地政府交涉,有的情景下甚至还有玩家扮演的警车巡逻。玩家扮演三方民兵、政府官员、叛军,还有政府军队,相当有代入感。而国内的场地小,类似的Milsim活动也有用水弹枪玩的,但是距离有局限性,大概射程最多只有二三十米,不像激光射程可以二三百米,可是激光外形不仿真,会被硬核玩家们摈弃。

△赵修远在美国Antioch市Gamepod Combat Zone的真人CS场地门口手持场地专属臂章。

美国场地里面会有严格的规定,比如18岁以下的小孩必须戴全的面罩,整个脸都要护住。场地里必须有裁判,队员不能在场地里争执。休息区里,所有人的枪是不能上弹匣的,必须清空枪内子弹再休息。

△2016年,赵修远(右一)在美国的真人CS场地内与队友合影。

文化的差异,导致国内很多玩家对于真人CS场地,以及游戏用途的仿真枪缺少敬畏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中国人最常讲的一句话,赵修远却认为做的并没有讲的好。“在真人CS场地里能不能尊重游戏规矩很重要。美国CS场地的经营方对于违规者一般也更有魄力,“提前签好协议书,警告你一次,第二次警告时钱都不退你,直接请你走人。”

△赵修远设计的天津消防员纪念章。

2015年天津大爆炸后不久,朋友跟赵修远提议设计个消防员纪念章。“美国911纪念消防员的消防纪念章特别有名,中国军迷也需要自己的。”于是赵修远第一次开始设计军事图案的臂章,元素融合了当时事件的日期、天津消防斧、“逆行者”消防员,以及一模一样的爆炸图片背景,整个设计庄严肃穆。塘沽爆炸的臂章总共制作了800个,放在某著名军迷平台上,一天就售罄了。

这次契机给了赵修远持续设计军事图案的灵感和动力,把自己的艺术专业和军事爱好结合起来,做成臂章和T恤。有时下场去打真人CS,遇到佩戴着自己设计的臂章的玩家,赵修远也会上去打个招呼。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曾有一个警察私信他,说自己今天穿着他设计的T恤,成功抓了三个犯人。

△赵修远(右2)在美国打真人CS时与队友的合影。

因为打真人CS和设计军事图案,赵修远结交过不少朋友。“在美国退役的特种兵,去伊拉克、阿富汗打过仗的士兵,这些人都认识。来自各行各业的玩家也都有,因为爱好认识的朋友比较能守得住。”

其实在国内,军迷群体是很大的,只是玩真人CS游戏的人并不太多。军迷喜欢收藏任何跟军事有关的东西,比如军队常服、勋章、头盔、帽子、防毒面具、瞄具、迷彩服、背包……也有喜欢研究军事历史的,对飞机、坦克、大炮、历史战役如数家珍。

△赵修远在美国下场时身着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解放军侦察兵装备。

大多数普通人对于军事文化的了解都来自影视剧。去年电影《战狼2》大火,让很多人重新对军事题材上了瘾。其实早些年的电视剧《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曾掀起过军事题材影视剧的热潮,也是赵修远心中军事国产剧的佼佼者。“好的战争片一定是讲人的,讲普通人的,它不只是讲将军、讲名人、或是讲历史的。很多人觉得《我的团长我的团》太枯燥冗长了,但那个剧是讲那个时代中国人内心的状态,极其透彻且非常有预见性,如鲁迅的文章一般,发人深省。”

△在常州比赛时留影。

赵修远目前主职是从事电影行业,他顺便还解释了暴力美学电影和写实战争题材电影的区别,并建议所有日常里喜欢喊打喊杀的好战年轻人去重温《拯救大兵瑞恩》。“《拯救大兵瑞恩》至今21年了,我挑不出第二个战争电影比它拍的更真实。真实的血腥和电影里的血腥是不一样的,因为电影里的血腥还是有一种美感在里面,比如吴宇森的片子,它既帅又酷,甚至让人向往成为那无所不能的主角。而高度写实的战争片里所看到的暴力,一定是让你极为反感的。”

他说,想知道战争有多血腥可以看《拯救大兵瑞恩》,想知道战争中士兵是什么样子就看《杀戮一代》。这部反映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小众美剧,从头到尾都几乎没有打仗的画面,更多的是反映士兵们的生活琐事,一种战争状态下独特的黑色幽默。

△赵修远在Gamepod Combat Zone下场留影。

喜好真实的赵修远,对于真人CS爱好者的身份,偶尔也有困惑的地方——比如常被圈外人贴上“崇尚暴力”的标签。“你喜欢枪就是崇尚暴力,崇尚暴力就是要杀人。你研究战争,你就是喜欢血腥。枪永远会联想到战争和暴力,这是没有办法的。但如果冷静客观去想,枪能杀人,汽车也能杀人。所以,杀人者不是何种工具,而是人类自己。”

赵修远觉得,真正了解战争的人都是最反战的,他们更了解暴力的可怕之处。而去专业场地游戏其实是一个很健康的释放出口。“枪战游戏不是洪水猛兽,这只是一项运动而已。我们跟别人没有任何区别,我了解到的一些军迷,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当一方有难时,会自发地组织救援,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去见义勇为、帮助别人,而不是滥用暴力,美化暴力。”

各种口径的弹壳。

在老玩家眼里,真人CS不过就是如同篮球足球一样的体育运动。但是由于军事二字的特殊性,跳脱生活化的游戏场景、高度封闭性的游戏环境,让这项运动显得更有仪式感、更神秘、更小众,同时也更容易被误解。“其实军迷古代就有啊,古代文人还会佩剑呢。”

△2015年,赵修远在华东野战运动邀请赛上宣传自己设计的天津消防章。

赵修远总有层出不穷的比喻,希望破除这种圈内圈外对真人CS刻意营造的“神秘感”。他认为现在这个游戏门槛越来越低了,很多人在电脑上玩“吃鸡”,也会很想体验真人版。但是体验过后还想继续玩,可是能玩得多深,就是看个人坚持了。在以男性玩家为主的真人CS游戏中,也有很小部分的女玩家。“对于女生来说,真人吃鸡比去健身房还减肥,因为去健身房最多是肉体上面的运动,真人吃鸡则是身心双重的释放,一场下来一身汗,可减肥了。”

△赵修远在Gamepod Combat Zone下场留影。

有趣的是,“反战”、“去神秘化”的赵修远也不是“和平主义者”,他倾向于在思考“暴力”时保持理智,也相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于邪恶或暴力,西方流传着一句话‘打败恶最好的方法是爱’,要用爱去感化。”而赵修远认为单纯用爱感化不了任何人。“我用爱,同时我身上还有枪,才能真正地感化你。”█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