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重庆小众千年古镇,探索网红城市新版图

你们触碰过土家的吊脚楼么?

听过土家族的小伙对山歌么?

你们畅饮过苗人的拦门酒么?

见过苗族姑娘们披银戴花么?

重庆,当下最热门的旅游城市,两江游、朝天门、南滨路、洪崖洞的夜景、李子坝的轻轨,小面、串串、毛血旺,红油翻滚的火锅、清甜解辣的凉虾,满满都是重庆记忆。

拂去网红城市的光辉,它还顶着“桥都”、“山城”、“雾都”的头衔,3000余年里,三为国都,四次筑城。

就和这历史底蕴一样,踏破了热门景点,重庆38个区县里,还有更多地方值得去发现。

这次,一羊从重庆主城出发,结伴广之旅,暴走渝东南,去领略的就是黔江的风土人情。

东汉置县开始,黔江至今也有1800多年历史,土家族、苗族占了总人口的大约3/4,是重庆唯一的少数民族市辖区。

作为黔江的形象符号,芭拉胡就是黔江山水和文化的缩影,土家语里意为峡谷,坐落于老城和新城的核心,它也是全国唯一的城市大峡谷,所谓 “城在峡谷上,峡在城中央”。

透过峡谷山川,常能看见客机迎风起降,重庆迄今拥有四个机场,其一就是附近的武陵山机场。

听闻每年寒冬,步道上开满的都是黄澄澄的腊梅花,行走其间,除了置身氧吧的舒爽畅快,更能感受满盈香气飒风来,沁人心脾。

芭拉胡横跨7个地质年代,化石资源丰富,丰富到随处可见的海螺化石竟被铺设成了地砖,旅行果真是一个重塑三观的过程。

走到景区后半段,就能仰望目前全球最高的观音摩崖造像,站在观景台的中央,面向石刻轻语,就能听见自己回音,神奇的是,一步之外的旁人且全然无法感知。

当地人更是把这一回音奉为观自在菩萨对众生的回应。菩萨能如实认知一切事物和万物本源,度一切苦厄,是为般若。

再说黔江,它是长江支流——乌江的古称,如今乌江是贵州省第一大河,在重庆涪陵注入长江,虽然芭拉胡它不是湖,但是阿蓬江确是乌江的第一大支流江。

都知道我国大河向东流,阿蓬江却是鲜有的向西流的逆流江,沿着江流,有两处绝美景色,其一是神龟峡。

它因峡口有两山酷似神龟对卧而得名,全程27处弯,28个门,云环雾绕,诗情画意,有“不是三峡而胜似三峡”的美誉。

“唱”游神龟峡,来到这里游江,不学上两曲儿土家情歌,土家姑娘是不让上岸的,山歌一响,土家风情就在山水间活了。

阿蓬江的另一边,蒲花暗河的溶洞里,观赏一幅上万年来水与时间共同造就的杰作。

行至黑暗处,伸手不见五指,是一夜,亮处又豁然开朗,是一天,暗河一路三天两夜的时空穿梭之旅,领略光阴的神奇。

我国溶洞也不少,与别个处处照着七色彩光的景观不同,这种原始、纯粹的游玩方式,倒是显得独辟蹊径,别有风趣。

蒲花暗河景区就位于濯水古镇内,“濯”字,就是在向数千年来它的子民和客人们,诉说它的故事。

濯清涟而不妖,岁月缓缓,它就如那朵莲花,遗世独立。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浊兮濯吾足,后又起高楼、宴宾客,付之一炬随烟散,六百多米风雨廊桥在灰烬里再起。

作为中国第一土家风情古镇、历史文化名镇,濯水依然在在渝东南的腹地,阿蓬江畔静卧着,没有一整晚的酒吧街,没有一条街的非洲鼓,夜深了,古镇就静谧了。

不必担心次日的阳光刺眼,睡前只合一层薄纱帘,隐隐约约,窗外沧浪桥还亮着,等你先入眠。

早起伸一懒腰,云雾罩远山,好似一卷山水画,江水潺潺、白鹭成双,只有雨声淅沥,这就是我想要的古镇清晨。

这样不同的重庆,下次打卡,就别往人堆里扎咯~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