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问政山东|112万专项资金发到县里没了动静谁“偷”了企业的节能补贴?

视频:http://vfile.dzwww.com/fc/20191114200249-38wvQJ.mp4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11月14日讯(记者 辛振东)今年5月,山东省能源局公布了2019年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11月14日讯(记者 辛振东)今年5月,山东省能源局公布了2019年度省节能专项资金的入围名单。现在已经是11月了,相关的补贴资金是否落实到位了呢?在14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中,山东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栾健针对一些地方出现的资金不到位问题坦言,对整个资金到位率缺乏有效跟踪监督,责任主要在能源局主管部门。

(山东省能源局接受问政)

记者调查发现,位于临沂市罗庄区的临沂光耀实验学校,在2019年入围了太阳能+多能互补清洁供热重点项目。记者在现场看到,在临沂光耀实验学校的办公楼和教学楼的天台上,已经铺满了太阳能的加热管道,这些管道加热之后的水将会直接流进学校的供热锅炉房。

临沂光耀实验学校校长李凯说:“这些设备利用太阳能把水加热,然后这个水再进入我们的锅炉,这样就降低了能源的消耗。因为水进去的温度高了,再加热要使用的能源就要少。”

按照奖励政策,临沂光耀实验学校可以拿到112万元的节能专项资金。李凯介绍说:“验收完以后说是政府的资金要到位,我们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资金现在还没没到。” 对节能专项资金没有到位的原因,临沂市罗庄区政府节能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这个钱按理说应该早就到了,但是因为涉及机构改革,干这个活的人都去了别的单位。”

类似的问题不止一件。为了给鸡舍取暖,地处鄄城的山东旭源生态农牧有限公司2018年花142万元安装了一套太阳能集热系统。按照奖励政策,企业能够拿到112万元的补贴。但材料递交了之后,补贴同样杳无音讯。山东旭源生态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朝俊说:“手续都递上去了,到目前为止我找了好几次,这个钱也没到位,我不知道什么情况。”

为了112万的补贴,李朝俊多次找到鄄城县相关部门,但找来找去,却搞不清楚究竟该哪个部门负责。李朝俊说:“现在我心里也没数,我找发改委,发改委说找财政局,财政局说找发改委。所以说我现在也不知道找谁了。”李朝俊介绍说,100多万的补贴能否顺利拿到,关系着他们公司的二期工程是否能使用太阳能集热系统。他说:“如果是政府有这么大力度支持的话,我二期还想再安一台。现在有这个顾虑,钱花了但补贴一直到不了位,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

11月8日,李朝俊再次来到了鄄城县发改局。鄄城县发改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李朝俊公司的专项资金已经到了县里,但什么时候拨付给相关企业,他们说了不算。鄄城县发改局的工作人员说:“钱没到我们这个单位,财政局没拨款。”随后,记者和李朝俊又来到了鄄城县财政局,工作人员表示:“得让发改局跟我们领导沟通。”

针对上述问题发映出的省里专项资金到了基层难落地的现象。山东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栾健说:“以往有些资金到了基层,特别是有些经济条件不是太理想的地方,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临沂市发改委副主任刘辉说:“关于机构改革导致钱没有及时发放的表述是不正确的。不管谁到了这个部门,在项目通过了省里的综合考核验收以后,资金就应及时拨付到位。我们回去之后会和区政府及区财政部门积极对接,争取一周时间拨付到位。”

(山东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栾健)

资金补贴发放到了区县,应该是到了最后一公里。在这最后一公里上,应该如何监督呢?山东省能源局局长栾健说:“山东省能源局作为节能资金的主管部门,有一套管理办法。我们注重的是事前、事中和事后的监管。但是通过这些问题,我感觉到,事前我们项目的审核、筛选、公示这个环节抓得到位了。事后,我们根据第三方的评估,要评估考核整个资金的使用绩效也有套制度。但是现在看来,短板出在事中的监督上。对整个资金的到位率,我们缺乏一个有效的制度配套和跟踪监督,导致了今天的情况。出现这个问题的主要责任,还是在我们能源局主管部门。”

栾健表示,下一步,要把项目事前、事中、事后的机制完善起来,并且要把项目建档立案,一项目一台账,随着资金监督的到位率来实行销号制度。如果发现资金存在拖延甚至挪用的问题,我们要实施严厉的问责。通过一整套措施来保证资金能够及时地到达企业手中。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