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ST神城今日进入退市整理期 重整方案悬而未决

■本报记者 王晓悦11月25日开盘,*ST神城的股票简称将变更为“神城A退”,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1月6日,此期间神城A退的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个交易日,预计为1月7日,深交所将对神城A退的股票予以摘牌。退市之际,投资人和债权人心系*ST神城的重整方案。近日,*ST神城董秘办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重整投资方至今未增持公司股票,债权人提交的重整申请也...

11月25日开盘,*ST神城的股票简称将变更为“神城A退”,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1月6日,此期间神城A退的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个交易日,预计为1月7日,深交所将对神城A退的股票予以摘牌。

退市之际,投资人和债权人心系*ST神城的重整方案。近日,*ST神城董秘办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重整投资方至今未增持公司股票,债权人提交的重整申请也尚待法院受理,若有新进展将适时对外披露。

 资金链断裂致股价大跌

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0月30日,*ST神城的A股、B股股票均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公司股票将终止上市。

资料显示,*ST神城主营工程建设及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管理。其工程建设主要采用工程总承包,即EPC(指公司对工程项目的设计、采购和施工等过程进行承包)模式运行,但该模式周期长、返款慢,对承包方的资金链要求极高。

2018年,在去杠杆大背景下,*ST神城被金融机构采取抽贷、断贷等不同程度的收贷行为,导致经营资金流动性困难,并引发一系列经营困难连锁反应。公司及子公司与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出现还款逾期,主要账户和部分资产及子公司股权被逾期金融机构采取诉前保全予以冻结,进一步导致公司部分员工欠薪,部分供应商欠款,新项目的投标也受到了较大程度影响等。

2018年,*ST神城营业收入大幅减少,并首次出现亏损。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27亿元,比2017年同期减少62.65%,净利润则亏损17.05亿元。进入2019年,由于大额债务逾期、多个账户被查封,*ST神城获取新业务的难度进一步加大,经营情况也进一步恶化。2019年前三季度,*ST神城营业收入为3.24亿元,同比减少85.65%,净利润亏损15.29亿元。截至10月29日,公司已有13个重大项目停工,涉及合同金额共计260.83亿元

经营恶化同时暴露出公司治理问题。据*ST神城自查,发现公司在经营管理中存在对外提供2亿元财务资助、违规对控股子公司融资提供担保和利用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虚增利润3573.76万元的情形。自查公告发布前后,多名董监高匆匆离职。风险提示公告显示,*ST神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尚未收到该事项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重整方案悬而未决

“*ST神城还欠我们款未还,现在是拿不回来了。”一位*ST神城的债权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诉苦称,目前正等待公司进入重整或破产清算程序,以债权人的身份要求公司还款。

目前,*ST神城债权人西安碧辉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碧辉路桥”)已向法院提交重整申请,但未能确定该申请能否被法院受理。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徐劲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重整指的是正式破产前的救赎程序,具体措施是债权人延长还债时间或减免部分债务,给予公司喘息机会。

“如果还是救不过来,最后就宣告破产。”他表示。

此前*ST神城声称,为便于推进司法重整工作,*ST神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略与河南豫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发集团”)签署《投资合作协议》,豫发集团将作为重组方参与*ST神城的重整程序,并在二级市场增持*ST神城的股票,在本次重整和增持完成后,豫发集团在*ST神城持股比例不超过30%。

但据董秘办工作人员透露,豫发集团至今未增持公司股份,并于近日宣布不再作为重整方,将停止履行合作方案。徐劲认为,公司希望通过外部增持让股价高于1元面值免于退市,但目前来看增持只是张空头支票。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