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刑法的威严与私刑的獠牙

刑法的威严与私刑的獠牙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语出《老子》七十三章,千百年来沉淀在人们的心底成为老百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最朴素的法律正义观。

从最初“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原始的同态复仇,到如今“罪行法定”的社会制裁,人们对正义的诉求也在发生着变化。

刑法铁面,作为最严厉的社会制裁措施,现代刑法理念除了惩治犯罪还增加了对公权力限制;除了实体正义的诉求,还增加了对程序正义的追求。

“法无明文不为罪,法无规定不处罚”确立了罪刑法定原则,“疑罪从无”的刑法原则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有罪推定一票否决。

但法网恢恢亦有疏时,若法有一疏,如何补漏呢?

当司法正义无法伸张时,超越法律,以个人手段进行报复的私刑的制裁便露出了獠牙。

“私刑”一词据说最早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治安法官查尔斯·林奇,他在独立革命时期使用私刑镇压叛徒和亲英分子。

按《牛津法律大辞典》的解释 ,“私刑”指未经合法审判而由暴民或私人将其所指称的罪犯刑讯、断肢、处死的刑罚。

电影《三块广告牌》中痛苦而绝望的母亲米尔德里德·海耶斯在女儿被奸杀焚尸却迟迟找不到凶手,立广告牌向警局施压却遭众人反对时,绝望变化了愤怒,愤怒变成了疯狂。

看到广告牌被烧,她纵火烧警察局报复;得知另案“强奸犯”无法受到法律的制裁,她驱车踏上了私刑之路。

民事上存在私力救济,公民在个人权利受到侵犯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根据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的行为进行权利的救济。私刑与私力救济存在部分交叉与重叠,但也存在着本质的差别。

私力救济的核心是救济,私刑的背后是复仇,是暴力。

刑法作为公法,不存在私力救济,但是依然存在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

但是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紧急避险都需要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当救济变成了报复,当报复变成了私刑,愤怒的火舌从私刑的獠牙喷涌而出,仇恨的火焰蔓延,只会烧出更多的仇恨。

从三块广告牌的无声质问,到小镇居民的集体排挤;从巡警狄克森的不断找茬,到高举警棍破门而入的暴力泄愤;从广告牌被烧时的怒火冲天,到纵火警察局的一片火海。矛盾层层升级,冲突愈演愈烈。

当每个人高举所谓“替天行道”的正义的火炬去实行私刑报复的时候,每个人都将被仇恨的怒火灼烧。

其实很多案件就像《三块广告牌》中警长威洛比自杀后留给海耶斯母亲的信中所言“很多案子我们追了多年无果,可是也许5年之后,在酒吧或者监狱里,会有某个傻逼吹牛的时候说了出来,然后案子就以这种愚蠢的方式破掉了。我多么希望安琪拉的案子也以这种方式破了。”

法律所伸张的正义,不仅包含实体正义还包含程序正义,不是所有案子都能水落石出的,即使抓到了人,没有合法的证据去证明,没有排除合理怀疑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受到制裁。就算人证俱获,存在法定的从轻或者减轻情节的也不能“一命抵一命”。

有人说这是司法的无力,但这也是司法的正义。

有的时候做久了法律人,看到网络舆论对于一些案件的评论会心生一种惶恐。

春节期间的“张扣扣为母报仇灭门案”震惊舆论,一时间的各种评论铺天盖地。有人说张扣扣为母复仇感天动地;有人说“法律死了,儿子没死”顶天立地对司法不公宣战。

自由、正义和秩序是法的价值之所在,法律除了伸张正义,也要构建秩序,定纷止争。如果每个人都有行刑权,那怕是连公民最基本的人身自由也无从保护,更不消说社会秩序了。何来替天行道、快意恩仇,只怕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私刑复仇,仇更仇。

是,不得不承认,那疏而不漏的是天网,法网纵百密也总有一疏。

法律,不是万能的,只是众多解决矛盾的途径中的一种,不是最好的,但却也没有比他更好的。

刑法铁面,却亦有着一张慈父的脸,威严而慈祥。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