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蓬佩奥又胡言乱语了,他给中东添的乱,后果谁来承担?

作者:兰顺正

首发自:百万庄通讯社

因为时不时对国际热点问题胡言乱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被一些媒体称为“搅局者”。近日,蓬佩奥再次跳出来给本就不安定的中东地区添乱了。

“美方不再认为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违反国际法。”蓬佩奥此番表态无疑改变了美国在这一问题上持续40余年的政策,也会给本就复杂的巴以和平进程乃至中东局势带来更多的变数。 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地区,随后在两地兴建犹太人定居点。据统计,目前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中生活着大约40万犹太人,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约有260万。

△ 2014年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的定居点示意图。 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犹太人定居点是不合法的。巴以和平谈判自2014年以来陷停滞,而犹太人定居点议题正是恢复和谈的主要障碍之一。 从“平衡”变为“一边倒”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以色列政策从“平衡”变为“一边倒”。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对于巴以问题的态度一直比较暧昧,暗中偏向于以色列(这点国际社会几乎人人皆知),不过在表面则以“调停者”自居。 为了彰显“中立”,美国对于以色列的支持不能过于明目张胆,必须有所平衡,所以对该地区局势确实发挥过一定的积极作用。如在1978年9月美国、以色列、埃及三方签署的《戴维营协议》,该协议结束了埃及与以色列双方的交战状态,促使以色列军队从西奈半岛撤军,缓解了地区安全危机,也开启了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实现巴勒斯坦“自治问题”的谈判。

△ 1978年9月,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牵线埃及和以色列签署《戴维营协议》。 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美国这些年来大体还是尊重了联合国的决议。1978年美国卡特政府出台了一份法律意见书,称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定居点违反了国际法。其继任者老布什虽然一度声称美国政府对以色列定居点的描述是“不合法(illegitimate)”而非“非法(illegal)”,但在任期末尾还是称以色列的定居活动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背”。奥巴马时期,美国更是不断向以色列施加压力,要求其停止修建定居点。 但是,随着特朗普政府的上台,美国的“调停者”身份戛然而止。特朗普政府对以色列公开袒护,并进行了一连串动作: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2018年5月,美国把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同年10月,蓬佩奥宣布驻耶路撒冷总领馆将并入驻以色列大使馆。

虽然此次蓬佩奥辩称,这一决定不意味着美方对约旦河西岸的地位做出“预先判断”,不会损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最终和平协议。但是谁都可以看出,美方决议大大有利于已经在约旦河西岸大兴土木的以色列,而使巴方讨回土地的努力变得更为艰难。 国际和国内双重考量 美方之所以置国际法于不顾,有着国际和国内的双重政治考量。 从国际层面而言,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也是影响该地区局势的重要抓手。这些年来,由于叙利亚内战持续不断,美国的两大对手俄罗斯和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持续扩大。再加上近来北约成员土耳其又与俄罗斯和伊朗过从甚密,所以美国必须在自己从中东退却的背景下找到外援,而听话又有力的以色列当然是不二之选。 因此,为了使以色列能够在遏制俄罗斯和伊朗时“尽心尽力”,特朗普必须拉拢内塔尼亚胡政府,除了传统的军事合作外,在一些敏感外交问题上也得给予“甜头”。

以色列历次大选期间,巴以问题都是热门议题之一。在今年9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系今年第二次选举),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曾表示,如果再次当选总理,他将兼并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部分犹太人定居点。至今,第二次选举未能成功组阁,若以色列举行第三次选举,美方此举无疑将会助力内塔尼亚胡胜选。 从国内层面来说,特朗普此举可以帮助自己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获得更多支持。有关特朗普与美国国内犹太集团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就被人所熟知,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生于富裕的犹太家庭,并与以色列联系紧密。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库什纳负责监督社交媒体上的宣传,曾向特朗普提供竞选资金。作为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主管中东事务,对于美以关系的影响不言而喻。

△ 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以列色大使馆在耶路撒冷举行开馆仪式,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参加开幕仪式。 不难看出,采取亲以色列的行为可以为特朗普换取美国犹太游说集团的支持,并扩大选民支持基础。要知道,支持以色列是基督教福音派的基本主张,而福音派约占有投票权美国公民总数的25%。在上次大选中,福音派大约有81%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美方一意孤行的后果谁来承担? 美国的一意孤行虽然会让自己“优先”,但产生的恶果却留给了别人承担。 一方面, 美方的言论将再次在巴以之间埋下“地雷”。以色列对此表示欢迎,内塔尼亚胡称美方的这一政策转变“纠正了一个历史性错误”,同时呼吁其他国家也这么做。 而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塞义卜•埃雷卡特则称,美国此举是对“全球稳定、安全、和平的威胁”,是用“丛林法则”替代国际法。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发言人称:“美国没有资格也无权否定具有国际合法性的决议,也无权给予任何以色列定居点合法性。”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在巴勒斯坦内部,两大组织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在建国核心问题上仍旧存在重大分歧,因此在美国的刺激下,向来主张强硬的哈马斯可能会重新回到武装抗争的道路上。这不但会增加巴以和谈的阻力,也会让相关的安全形势恶化,让巴以问题距离解决更加遥遥无期。

△ 11月18日,美国宣布不再认为以色列位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违反国际法,这一问题成为20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中东问题会议的焦点。 另一方面,美国倚仗国力强大公然践踏国际法,作出了一个坏榜样,今后必然会导致联合国在处理国际事务中的公信力大减,对于全球治理与全球一体化十分不利。 特朗普政府对于以色列的“溺爱”,必然会使相关的困局愈发难解。而蓬佩奥时不时跳出来胡言乱语,只会使得地区局势变数增多,他迄今为止对中东的唯一“贡献”只能说是添乱。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只能由中东国家来承担,而美国也终将难以独善其身。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