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记者寻影“山药女孩”小金怡:懂事乖巧 乐观向上 喜欢跳舞

齐鲁网·闪电新闻12月4日讯 “她喜欢跳舞,从一年级就开始学。”说到孙女小金怡,奶奶眼里泛起了泪光,“我都不知道她(小金怡)在济南卖山药。” 12月3日,闪电新闻记者来到莱芜区鹏泉街道傅家庄村小金怡的家里,试图找寻一些原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无忧无虑的生活痕迹。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老人身上,这个本来有些清冷的房间,多了些暖意。 “我长大了,可以自己走。” 提起孙女,奶奶总是一脸欣慰。 “小孙女每次都和我说,奶奶我长大了,可以自己走,你不用来接送我。”学校离家有三四公里的路程,在弟弟新航确诊为白血病的三个月里,爸妈每天都在80公里外的医院照顾弟弟,由金怡的大爷李夫成接送金怡上下学。有时他到远处打工,接送的任务便由奶奶负责。知道68岁的奶奶心脏不好还患有高血压,步行一趟要四五十分钟,懂事的金怡每次都想自己走。但奶奶总放心不下,“我总觉着她还小,就来回接她。” 一张木质连椅,一张单人沙发,几盆刚出芽的蒜苗,这是客厅的全部陈设,显得有点空荡。在窗台上,记者发现了小金怡喜欢舞蹈的痕迹——一张舞蹈五级证书。“她喜欢跳舞,从一年级就开始学,一直学到现在四年级。”说着,奶奶走进里屋找出了金怡舞蹈比赛的获奖证书和奖牌,还有一套练舞蹈时穿的衣服。“我喜欢看她跳。” 这张证书下,是弟弟新航的小书包,蓝色的小书包上布满了灰尘,它已经三个多月没见到小主人了。 笔记寻影:喜欢读书 乐观向上 空荡的客厅里,卧室绿漆门上的红色对联格外引人注目:“一帆风顺吉星到,万事如意福临门,横批财源广进。”这是金怡一家四口的卧室,爸妈弟弟住外间,金怡住里间。这间并不宽敞的小屋,属于一个热爱生活、积极阳光的女孩。 “她去济南以前,每晚上都是我和她作伴。”金怡奶奶指着卧室的小床说。 床头摆着金怡的书包和厚厚的一摞课外书,《海底两万里》、《100条裙子》、《柳林风声》……旁边的语文书里还夹着一份作业纸,是金怡工整的笔记:“顶楼窗子旁那个小女孩,她的脸上洋溢着健康的光彩,她的眼睛发着亮光,正注视着豌豆花快乐的微笑着。” 此前,记者曾和金怡班主任徐秀娟老师通过电话,“她是个积极向上的孩子,老师们对她印象不错。昨天看到她在街上卖山药的新闻,还有点不大相信,因为她性格比较腼腆。” 而爱读书的小金怡,站在医院门口的山药摊前,突破自己尝试大一点声音叫卖,因为每多卖出一捆,为弟弟治病就能多一份希望。 窗台的小书包已落满灰尘、金怡房间坏掉的灯需要爸爸来修、过冬用的炭是去年剩下的,今年还没来得及买……欣航确诊为白血病的三个月里,爸妈一直在医院奔波忙碌,没有回过家。 “牵挂着儿子和儿媳妇,牵挂着李金怡上不了学。两头难过。”老人的声音开始哽咽。在跟新航确诊差不多的时间里,孩子姥爷也查出了癌症,这个原本只靠爸爸打零工、每月收入两三千块维持生活的家庭担子更重了。 “晚上和孩子们打电话,小孙子说奶奶我太想你了,我想家。”眼泪再度从老人爬满皱纹的眼角滴落。 孙子的病好起来,是对老人最大的慰藉。 闪电新闻记者 娄冬梅 刘少君报道

齐鲁网·闪电新闻12月4日讯 “她喜欢跳舞,从一年级就开始学。”说到孙女小金怡,奶奶眼里泛起了泪光,“我都不知道她(小金怡)在济南卖山药。”

12月3日,闪电新闻记者来到莱芜区鹏泉街道傅家庄村小金怡的家里,试图找寻一些原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无忧无虑的生活痕迹。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老人身上,这个本来有些清冷的房间,多了些暖意。

“我长大了,可以自己走。”

提起孙女,奶奶总是一脸欣慰。

“小孙女每次都和我说,奶奶我长大了,可以自己走,你不用来接送我。”学校离家有三四公里的路程,在弟弟新航确诊为白血病的三个月里,爸妈每天都在80公里外的医院照顾弟弟,由金怡的大爷李夫成接送金怡上下学。有时他到远处打工,接送的任务便由奶奶负责。知道68岁的奶奶心脏不好还患有高血压,步行一趟要四五十分钟,懂事的金怡每次都想自己走。但奶奶总放心不下,“我总觉着她还小,就来回接她。”

一张木质连椅,一张单人沙发,几盆刚出芽的蒜苗,这是客厅的全部陈设,显得有点空荡。在窗台上,记者发现了小金怡喜欢舞蹈的痕迹——舞蹈五级证书。“她喜欢跳舞,从一年级就开始学,一直学到现在四年级。”说着,奶奶走进里屋找出了金怡舞蹈比赛的获奖证书和奖牌,还有一套练舞蹈时穿的衣服。“我喜欢看她跳。”

这张证书下,是弟弟新航的小书包,蓝色的小书包上布满了灰尘,它已经三个多月没见到小主人了。

笔记寻影:喜欢读书 乐观向上

空荡的客厅里,卧室绿漆门上的红色对联格外引人注目:“一帆风顺吉星到,万事如意福临门,横批财源广进。”这是金怡一家四口的卧室,爸妈弟弟住外间,金怡住里间。这间并不宽敞的小屋,属于一个热爱生活、积极阳光的女孩。

“她去济南以前,每晚上都是我和她作伴。”金怡奶奶指着卧室的小床说。

床头摆着金怡的书包和厚厚的一摞课外书,《海底两万里》、《100条裙子》、《柳林风声》……旁边的语文书里还夹着一份作业纸,是金怡工整的笔记:“顶楼窗子旁那个小女孩,她的脸上洋溢着健康的光彩,她的眼睛发着亮光,正注视着豌豆花快乐的微笑着。”

此前,记者曾和金怡班主任徐秀娟老师通过电话,“她是个积极向上的孩子,老师们对她印象不错。昨天看到她在街上卖山药的新闻,还有点不大相信,因为她性格比较腼腆。”

而爱读书的小金怡,站在医院门口的山药摊前,突破自己尝试大一点声音叫卖,因为每多卖出一捆,为弟弟治病就能多一份希望。

窗台的小书包已落满灰尘、金怡房间坏掉的灯需要爸爸来修、过冬用的炭是去年剩下的,今年还没来得及买……欣航确诊为白血病的三个月里,爸妈一直在医院奔波忙碌,没有回过家。

“牵挂着儿子和儿媳妇,牵挂着李金怡上不了学。两头难过。”老人的声音开始哽咽。在跟新航确诊差不多的时间里,孩子姥爷也查出了癌症,这个原本只靠爸爸打零工、每月收入两三千块维持生活的家庭担子更重了。

“晚上和孩子们打电话,小孙子说奶奶我太想你了,我想家。”眼泪再度从老人爬满皱纹的眼角滴落。

孙子的病好起来,是对老人最大的慰藉。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