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灵遁者短篇爱情小说:阳与阴

导读:M阻止道:“别啊。我准备养一条狗。正好给它当狗窝,烂沙发不更好吗?”

阳与阴

——灵遁者

对于L来说,这个夏天注定是难忘的。迫于生活压力,他背井离乡来到了新疆,在这个叫元华印刷厂的地方开始了新工作。听说秋天里,新疆的胡杨林非常漂亮,L想去看看。

但此时,他坐在一张破沙发上晒太阳。而在他的对面,阴影处也坐着一个女孩,她没有在晒太阳,她在放风。对的,用“放风”这个词比较准确,就好像“风”是她养的宠物。中午休息的时候,一定要出来遛一遛才好。她有着天然自来卷,像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哈密瓜一样的圆脸蛋,圆润修长的腿,总之符合L对于新疆本地女孩的一切幻想。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叫M。这个印刷厂,就是她一个表哥开的,下班的时候,有时候她坐着老板的车一起回去。

M总是穿着白色的裤子,各种形式的白色的裤子。有几次L甚至忍不住想问:“你只有白色裤子吗?”也许答案很简单,女孩喜欢白白净净,而白色不正是这样的感觉吗?如果M不怕晒的话,大概也会坐到自己这边吧。

L不怕晒,皮肤也不白。他总觉得坐在阴面有种阴森感,是他不喜欢的感觉。他这种行为在M看来,也是奇怪的。M有次想问他:“你是要把自己晒成非洲人吗?”

每次M在阴面放风的时候,也会站起来在太阳下走上一会。每当这个时候,她那白色的裤子,就更加刺眼了。

你可能会问,一个印刷厂的同事,坐在彼此对面,不聊天吗?是的,他们几乎没有聊过天。L得承认,自己有过很多次冲动,要找一些话题,来了解这个女孩。但他从未开过口,每次见面,都是点头。

有些人从小话就不多,L正好是这样的人。L的父亲,也是这样的人。别人不问他话,他从就一声不吭。L也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是她母亲不愿意看到的。

M不是这样的,M小时候是个话痨,蹦蹦跳跳那种。她也谈过几个男朋友,在初中,在高中……后来就讨厌了生活,再后来就话少了。她总想着,有一天要离开新疆。这个大到无法靠散步走出去的地方,似乎没有一点起伏波澜。生活就像牛羊咀嚼草料一样。吃下去,它们还要重新咀嚼一边……M讨厌那样的感觉。

而L是能给人平易近人,安静,成熟的样子。他好像走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似的。和谁都不紧张,和谁都不陷媚。她曾经和自己打赌,不出一个星期,L会走过来,向自己要电话,或者约自己吃饭。而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她输了,好在L不知道这个赌约。

每天坐在彼此对面,却不开口,有时候会尴尬。一抬眼就是对方,L找到了回避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闭目养神。有时候阳光毒的时候,他会把报纸盖在头上。而这个时候,M总会想,他不会被晒晕吧。M知道自己多虑了,因为到2点上班的时候,L总能醒来。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入睡一样。

事实上,对于L来说,也不算入睡,就是闭目养神而已。相反,M有时候如果这样去闭目养神,超过15分钟,她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甜,就好像在自家床上一样。M是躺在藤椅上放风的,L总会觉得,那前后晃悠的躺椅,是对他的催眠。这也是他不去直视M的原因吧。

比起这个躺椅,他更喜欢太阳下的那张破沙发。每次坐上去,都热乎乎的。就好像老朋友切好茶在等你一样。有时候L想,如果人与人的相处,就这么简单,该多好啊。

而在M看来,如果L穿的不那么邋遢,不总是一下子窝在又破又脏的沙发里,就一定更有男人魅力了。他是设计组的,又不是一线工人,干吗这么邋遢呢。

M还发现一个关于L的秘密,那就是她很少看见L掏出电话,甚至都没有听到过,他的手机在响,一次也没有。M有厂里任何一个人的电话,自然也包含他的电话。连一个打电话的人都没有,他是有多孤僻呢?有次M大胆猜测,他一定是跑到新疆来避难来了,是一个逃犯都说不定呢。或者为情所困,跑到新疆来疗伤来了?总之不像个为了挣钱,而来到这里的人。

唯独有一次聚会的时候,有一个男同事低声玩笑道:“L是个同性恋,你信不?”正好M听到了,一巴掌拍在那同事的后脖子上道:“别瞎说啊。”那同事后退了两步,又低声道:“没瞎说,他每天喷香水呢。我们一个宿舍,我能不知道。”

为了验证同事的话,M专门有一次叫了L,告诉他需要添加一个紧急联系人在人事部档案上。L说:“那填我弟弟的电话吧。”然后他说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M果然闻到了那种香水味,她有点猜不透,想不通,甚至苦笑不得的感觉。一个邋邋遢遢的男人,竟然每天喷香水,你说可笑不?你说有趣不?

有那么几天,她特别需要找人倾诉,找人好好聊聊这个男人。可是犹豫了好久,她还是没有拨通闺蜜电话。然后她就网上提问:“穿的邋遢,但又喷香水的男人,是什么心理呢?”

等了几天,也没有人回答。她每天依然放风,他每天依然晒太阳。他在晒太阳时候,微风吹来,M甚至能感到一丝丝香水味。回头,她想是自己的错觉而已。终于有人在网上回复了,只回复了一句:“咸吃萝卜淡操心。又是一个八婆。”隔着屏幕,M甚至有想跟网友吵架的冲动。我什么时候变成八婆了?甚至她在想,回复她信息的人,就是L本人!

有一次,M早上穿衣服的时候,不想穿白色裤子了。她在箱子底下,找到一条黑色短裤,又觉得太短了,太露骨。就穿了一条灰色的7分裤,上身是淡粉色的格子衬衣。

L看到了她的新装扮,心里想:“千年等一回,两个月的白裤子,终于变成灰裤子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更喜欢她穿白裤子。就好像白色是那么干净,那么圆润诱人。

坐在彼此对面放风和晒太阳,考验的是心理。L的心里再平静,也还有波澜。他总是在想M脱了衣服有多美,M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光的味道。他也清楚,场子里爱慕她的男孩不在少数。有时候晒太阳的时候,他就看见,有人来找她聊天,给她送雪糕。还有一次,来了一个男孩,给她递了一支烟,她抽了半支的时候,发现对面的L在看着她。她突然就很不自然起来。

有一次他们对视了。L平和地看着她,她也平和的地看着他。就好像约好了做一件事情一样。他是故意的,她也是故意的。两个人足足这样看着对方5分钟左右。L先笑了,M也笑了。这场对决没有输赢,是平局,有意思的平局。

在L看来,这样的交流好过语言吧。似乎自己一开口,就俗了,就一定俗了。她是那么干净,甚至应该有洁癖吧。

有一次M顺路买了两根雪糕,掐着点回来,正好看见L又在晒太阳了。就走过去说:“拿,挑一根。”L拿开头上的报纸,眯着眼睛看着M。伸手随便拿了一根。哪知道M道:“那是我爱吃的。”

L又要拿那根的时候,M又道:“算了,便宜你了。”M走过去,躺在自己的藤椅上,轻轻的摇着。她似乎可以感觉到,L在看她,可她此时不愿意理他。

还有一次,M也抱着藤椅,去阳面晒太阳了。就和L隔着1米远。L问:“不怕晒黑?”M道:“黑点健康啊。”

L不擅长聊天,M就问道:“说说你的家乡呗,你们住窑洞,不黑吗?”

L不太想聊家乡,但还是说:“什么时代了,窑洞白天透亮,晚上有电灯。和新疆一样。”

M又问:“那你之前是做什么呢?”

L看看M,反问道:“你呢?”

M道:“以前和朋友合开过酒吧。不过让我给干赔了。”

L点点头,又问:“那个开霸道的,是你前男友吧?”

M点点头,又说:“可烦了。”

L笑道:“你知道吗?上个星期我在这睡着。他走过来让我离你远点。”

M听了一愣,随后大声道:“他有病!对不起啊,给你带来骚扰了。”

L摇摇头,想了一下还是说:“有个这么在意你的人,不好吗?”

M想都没想道:“没感觉。现在的男人,见你三天,就说喜欢你。追你一个月,就说爱你。有本事就追一年,追两年试试。你知道最搞笑的事情,有一个男孩追我,被我拒绝之后,哭的像个孩子,就说自己没法活了。你说这样的人,我敢和他处吗?”

L没有说话,把报纸蒙着脸,继续晒太阳。而M突然觉得晒的皮肤红了,赶忙站起来道:“我皮肤红了。”

L拿开报纸扭头看看道:“晒太阳,别光胳膊晒。你还回你那边吧。”M就抱着藤椅,又躺在阴凉处。这次谈话好像没有拉近他们的距离,反而远了。不知道为什么,M就是这样想的。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但好像她说错了什么。

秋天很快就到了。L想到了自己要去看看胡杨林,也想到了自己从未请假。就去找M请假了。他要请三天假。M道:“难得啊,第一次请假。要回家去一趟吗?”

L说:“不是,我想去看看塔里木胡的杨林”

M道:“我也正好想去呢?要不一起搭伴去吧。我开着车。”

L同意了,有美人相伴,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天M来接L的时候,被L的穿着吸引了。他第一次这么干净,米色的裤子,咖色的外套,每一寸都像有质感的水晶,在闪闪发光。M则穿上了性感的裹胸衣服,和包臀裙,以及她精心化的妆。

刚出印刷厂大门,就被三辆车拦了下来。几个黑衣人二话不说,把L从副驾驶拉下来,就是一顿暴打。混乱中,听见M大骂:“马波,你他妈有病啊。快停下来。”

L能感到M对自己的关切,他看到了她拼命朝他扑来。但她被死死的拉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L醒来了。M抱着她一个劲哭道:“对不起啊,对不起啊。”这时候,印刷厂的老板来了。

L被送到了医院,各种检查之后,他被包扎着了头。从始至终,他都是平静的,没有愤怒。警察走了之后,打人者的家属就来了,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她哭说了很多话我儿子混蛋,你好好养伤之类的话。最终L选择了和解,拿了10万元。

L被打后,M格外内疚,她每天都会来看L。在医院只待了3天。L便回到了宿舍。每天依然晒太阳,M顶着太阳帽,也和L一起晒太阳。她总是在问问题,L总是在回答问题。有了这次经历,他们的笑声多了,话题也多了。M总会被L的成长故事逗笑。

M也知道了,L喷的香水,原来是前女友留下来的。他不想浪费,就每天喷着。听了这个之后,M笑的肚疼。后来,M还送给L一瓶自己用的香水。只是L死活没有接受,最后M还是想办法给了他。她说:“这味道挺好的。”

又过了一个星期,L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弟弟说母亲去世了。当得知母亲去世了的时候,L心里落泪了,也轻松了。自己挨打得了10万,正好还了给母亲治病借的钱,也还了欠前女友的钱。尽管她说:“我不需要你还,我希望你过的好。”

当天下午接到电话,当天晚上他就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在火车上,他想到了M,那个穿着白色裤子,有着迷人大眼睛,热情又高冷的女孩,就像阳光下的梦一样,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想给M打一个电话,告诉她,他要回家了。不再回来了。最后他只是发了短信道:“M,我不爱你。从来没有爱过,因为我心里装着别人。”窗外掠过的景,就好像他的泪一样,总是一闪而过。

M收到短信后,就像有人拿着锤子,狠狠砸了自己脑袋一样。还没有开始,自己就输了。她想起了那个自己曾经拒绝了的男孩,他哭得像个孩子,说自己不想活了。

现在她M哭的像个孩子,不想活了。L知道她爱他,她喜欢上他了,可他说从来没有爱过。

L果然再也没有回来过,也从来没有来过电话。他的电话也处于停机状态。M还有他弟弟的电话,她犹豫了N次,也没有拨通。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也是最后的希望。

L在归家的途中,似乎在火车上看到了胡杨林。那一抹黄色,就像洒在人间的金子,闪闪发光。但随着距离变远,一切都变的模糊,最后消失在夜色中。

属于L的位置,变成了M的。M每天晒太阳,还专门支了遮阳伞。她旁边的破烂沙发,显得格外显眼。有一次他表哥说:“这破沙发该清理了。”

M阻止道:“别啊。我准备养一条狗。正好给它当狗窝,烂沙发不更好吗?”

独立学者,艺术家,作家灵遁者短篇小说作品。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