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漫画式的家庭合照和被戏谑的玩偶

借用浪漫主义画家德拉克罗瓦的一句话:“敌人就在我自己身上,我处处感到了它的魔爪!”

习惯于精神木讷的人群,会无奈而又无自觉地生活在任何时代。 几千年的帝王统治,以孝治天下,忠

君尊父,天经地义,精神木讷的顺民代代相传。而另一些人,不甘于现状,试图思维探索意识形态的转型,寻找新的方向,但又无果,形成异化。

张晓刚作品

偶然在网上看见北京中国美术馆的藏画,有一幅家庭合照的油画,从一位青年的旧式服装可以辨认,这是上一个时代的人物。画面色彩鲜艳而调合,用彩色陶瓷的光影效果,画得比较完美,这组人物个个木无表情,漫画式的脸,朴实、善良、无知,愚钝还有一点点满足的幸福感。这幅画表现了贯穿历史的被驯服的民族性,是依然广泛存在的良民家庭。这幅画的出现,是意识形态求变的反射,是用旧标本做求新的样板提示。

另一幅画也收藏于中国美术馆,表现几个年轻人在大的书架前阅读和思考,因为所有的脸部都画成蓝色,形体略有异变,给我的感受是,他们在寻找新的精神理念,一时处于瓶颈,找不到出路,因此出现异化。

宋克西作品:玩偶系列

我的老同学宋克西在新浪微博发表了一幅画,两个婴儿玩偶头脚颠倒,悬于半空,这是他玩偶系列的其中之一。有人这样评论:宋克西的玩偶作为他自己的一个化身,替他进入和体验现实社会,同时也成为他参与社会的工具。他用戏谑的手法,揭示无辜无奈的弱势人群,被无所不能的权力所压倒,却身处险境而不自知。玩偶最终演化为现实社会的一个浮标:被摆布、被蒙蔽、被戏弄、被干涉、被木讷而又被异化的民众和艺术家本身。(图片来自网络)

文/世奇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