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反向春运为“春运综合征”另辟蹊径

我看了下今年国铁集团发出的数据,2020年铁路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4亿人次,同比增加3257万人次,增长8%,日均发送旅客1100万人次。到2019年末,铁路建设预计全年将投产50个项目、新线超过7000公里,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将达13.9万公里,其中高铁3.5万公里,稳居世界第一。然而现实却是线路车次增多了,坐车的人也随之增长了,间接导致今年春运抢票的形势也非常严峻。不少社会学家认为,春运是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春运"一词,最早出现在1980年的《人民日报》,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春运"一词虽然没有改变,但许多细节、内涵都已被发展中的中国、变迁中的时代所改变。

每年的春运"大迁徙",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抢票"开始,到人挤人进站,再到人头攒动的候车室,还有那大包小包的年货与行李,路程远的人,更要想尽办法换票转程,遭受双倍春运"碾压"。即便抢不到火车票,为了春节回家团圆,不少人会选择咬咬牙买高价飞机票、到处找人拼车回家、忍受日晒雨淋地"千里骑摩托"。辛苦在外打拼了一整年,却还要在春节这个喜庆的日子前遭一场罪,别提多让人憋屈了。尽管存在万难,但是此前大众对回家过年并没有太强烈的负面情绪,回家过年是中国人的信仰,也是对中国人的考验。

即便历经"千难万险"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等待我们的也远不止亲情的温暖,还有许多亲切的"问候":升职了吗?年终奖发了多少?找到对象了吗,要不妈给你介绍一个?在城里也买不起房,要不回来考个公务员算了等等,"薛定谔的春节"让人逐渐喘不过气来:即时你再努力,你说你每天加班,在他们眼里仍然就是可怜的打工者,他们不会在乎你在为自己梦想努力,他们也不会认同你繁忙的个人生活,只要是不是编制,不是国企,在他们眼里都是一个德行,你在大城市的骄傲和体面,只要一回家,就会被完全击碎。我们慢慢发现"年"不再是那个"年","家"不再是那个"家",出门在外打拼的我们,没有成为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我们因为对自己失望,所以也害怕家人对我们失望,"恐归族"就此而来。

值得庆幸的是,反向春运这一新趋势有望成为解决"春运拥堵"和"恐归烦恼"的两大难题的良药。我们明白,"恐归族"不是不想过年,只是不想回到那个将自己"打回原形"的老地方。恐归的人们,内心也许最渴望回到一个无忧无虑的家——这个家可以在故乡,也可以在大城市。选择反向春运,绝不用担心买不到票,不断加开的春运临客列车,便是反向春运的最佳保障。除了充裕的票源,不少航空公司的春运反向航线还有非常优惠的价格。将父母、孩子接来城里过年,不仅可以选择更舒适的出行方式、更充裕的出行时间,还能顺便来大城市旅行一趟,体验难得的"空城"时光。名正言顺地逃离亲戚们的"问候"和同学之间的"攀比",就是和父母在一起过一个干净清爽、温暖祥和的团圆年。春节旅行等更多样的"新春运"方式也逐渐流行。春节将成为国人的"全球黄金周",涉及100多个出发城市,到达全球60多个国家,去年春节期间接待游客的数量预计近4亿人次。其中,"家庭游"无疑是春节旅行的"主角",在出境游人群中,70%是带孩子或父母出行,80%会选择中高端旅游产品。

"此心安处是吾乡"。"反向春运,阖家团圆"的这种春节团聚方式正在书写中国人团聚的新形式。未来,"春运"也许还会有更多新面貌,但唯一不变的,必然是我们与亲人团圆的期盼。(文/王敏)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