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多伦多华人寄宿家庭给中国留学生吃过期食品,骗钱不还!

初来加拿大,很多中国留学生会选择寄宿在当地的家庭里(Homestay, 寄宿家庭),支付一定费用后,留学生的食宿就都都由Homestay负责了。

但是,由于没有严格的监管,寄宿家庭的质量也参差不齐,想要住进好的寄宿家庭,几乎是一件纯看运气的事。

但是,自己吃牛排,却给留学生喂热狗和剩饭;明明承诺说距离学校很近,结果孩子们却要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学校,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在采访了数位多伦多和本那比的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后,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近日曝光了一家当地的华人寄宿家庭。

来自北京的李女士的女儿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我们被坑惨了,我现在就想要回我的钱,而且我也不想看到别的孩子会有和我的女儿一样的经历。”

2018年夏天,李女士在网上为15岁的女儿安琪找寄宿家庭,安琪准备秋天入读位于多伦多的高中——Loretto Abbey Catholic Secondary School。

因缘巧合,李女士在一个专为中国留学生提供寄宿家庭的中介平台上,联系到一个家住多伦多的刘女士。当时刘女士表现得很热心,盛情邀请安琪到她家去住。

安琪和她所住的刘女士家的豪宅

不过李女士也是有要求的,首先她不希望安琪和别的男生住一套房子,因为不放心;第二,由于女儿对猫狗过敏,所以李女士也希望刘女士不要在家里养宠物。

刘女士也爽快,当时表示都没问题,答应自己的寄宿家庭只收女生,不收男生。所有的李女士的要求,也被写进了安琪的寄宿合同里,双方都签了字。

而且,李女士在当年8月,还专门实地考察了刘女士家,然后满意地回国了。

根据合同,安琪在刘女士家租住一年的花费是20,800加元,还有额外1,600加元的杂费,所有钱都是提前支付的。

结果安琪刚住进去一个月,就告诉她妈,说刘女士养了一条狗,还让一个男生租进了房子……

李女士马上联系刘女士说她的女儿不能和男生或者狗住在一起,然而刘女士根本不加理会,过了几个月后又带着一只狗进了家。

结果安琪的哮喘突然发作,还得了过敏性皮炎,这一连串的事最终直接导致安琪在2019年5月辍学回中国看病。

女儿最好闹成这个样子,不仅哮喘发作,学业也耽误了。

安琪

李女士非常自责,表示自己真是后悔死了……

不仅仅女儿的身体和学习,到现在,刘女士还欠着李女士8000加元的租金和押金没给,而且刘女士更是直接玩起了失踪,虽然多次联系刘女士,但是李女士没有得到一丁点回复,一直到现在。

CBC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了刘女士,但是都没有得到回复。

到2019年10月,CBC的记者到刘女士在多伦多的住所时,房子里的留学生们证实是刘女士做他们寄宿家庭的房东。有一个在那里住了4个月的女孩表示自己住得还行。

但是,她的一个室友的房间却连门都没有,本来是门的地方盖了块地毯……

而在12月份,一名被多名留学生确认为刘女士丈夫的人,在屋外接受了CBC的采访,此人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也对学生们是不是住在屋子里表示无可奉告。

刘女士一家三口,中间为女儿,雷小姐

不过,这个人却表示,知道李女士女儿的事,但是他认为房子只给女生住,这样的安排本来就很任性。CBC称,这名男子是用普通话接受采访的。

有意思的是,包括李女士和安琪在内,接受CBC采访的7名留学生,不是刘女士的房客,就是她在温哥华本那比的女儿雷小姐的房客。

这7名留学生的家庭总共被刘女士母女欠了4万加元,母女俩厚着脸皮玩失踪,寄出来的支票也各种跳票,微信上也从来不回复,干脆躲起来了。

而CBC也试图通过短信的方式联系,刘女士的女儿雷小姐,结果对方回短信却称,发错号码了,虽然这个号码是被大家反复确认过的。

住在本拿比的一名中国留学生,

他说雷小姐给他吃不新鲜的食物

这家人基本上视合同上的条款为无物,多名受访学生称,一开始刘女士说的很好听,保证学生们能吃上丰富的一日三餐,结果到到了“家”才发现,所谓的大餐,其实是牛肉干、炸薯条和热狗,而且还全都不新鲜。

某些寄宿家庭给孩子吃的东西就是上图中这种

两名在本拿比刘女士女儿家住了半年的留学生称,曾亲眼看到雷小姐在自己吃牛排。

然而,在之前的中介平台上,这个寄宿家庭做的广告里,却展示着烤鸡、蛋糕和海鲜的美食照片。

左边的面条才是现实

对于这个问题,住在多伦多的那个男子表示:“不可能每天都给你吃海鲜。”

除了吃得不好以外,刘女士还谎报家庭地址距离学校很近,结果家长和学生们到了本那比之后,却发现其实住的地方距离学校远得很,如果靠走路去学校,路上就要走90分钟!

而且,家长们还发现,这个“刘女士”在和不同家长联系时,使用了不固定的化名。

在李女士这里,刘女士叫“Fiona Liu”或者“Liu Jia”,但是在别的家长那里,这个人的名字又变成了“Gao Ling Qian”。

不过,CBC通过物业记录证实,安省和卑诗省的这些房产,都属于同一家人。

并且,刘女士不仅坑了学生和家长的钱,在中国国内和她家有合作关系的中介机构,也被她坑了钱。北京和石家庄的两家公司,都帮留学生家庭垫付了刘女士欠他们的钱,但是自己却没办法从刘女士处要到钱。

接受CBC采访的一些家长表示准备采取法律手段,但是这种跨国的诉讼恐怕会很难,而且加拿大的法律体系和中国也有很大不同。

北京的和刘女士有合作关系的一家中介负责李先生表示,刘女士母女很显然是利用了这些小留学生。小留学生自己在海外求学,无依无靠,对当地法律也不甚了解,只有被骗的份儿。

“他们在加拿大寄人篱下,也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而所有受访者也表示,自己太容易相信对方,没有想到在加拿大竟然也会有这种事发生。

(以上信息与图片来源于网络)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