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民间武人的真实生活什么样?雪漠《凉州词》致敬武魂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2020新年伊始,57岁的雪漠沉默5年,终于给文坛带来了他的第八部长篇小说《凉州词》。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致敬武魂”之作,以44万余字的篇幅,徐徐展开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日常生活和江湖传奇。

小说由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序幕,随着主人公董利文的神秘出场,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武林之斗、马匪之斗、情仇之斗,如电影画面般展现。同时展现的还有清末凉州武人习武、谋生的日常,哥老会不为人知的秘密、西北马帮的大漠历险、凉州史上有名的一次武人义举,以及凉州武人如何面对义举英雄齐飞卿、陆富基被斩首时无人营救的疼痛……

1月9日下午,雪漠携新作《凉州词》做客北京图书订货会全民阅读“红沙发”系列访谈——“从《凉州词》看文学如何提振民族精神”。

雪漠(中)

雪漠说,《凉州词》是他向中华武魂致敬的一部小说,武魂不仅强健人的身心,更强健民族精神。雪漠自幼跟随外公习武,曾拜凉州著名拳师贺万义为师,数十年间遍访名师、苦修武术。《凉州词》不仅是他隐秘悠长的武侠梦的释放,更是他半生习武生涯的厚积薄发。

雪漠说:“历史上有很多关于武术家的故事,但写活他们日常生活的并不多。于是,我们知道很多故事,但不知道他们如何活着。《凉州词》想写的,就是他们如何活着,以及他们的疼痛——也是我的疼痛。”

中国人自古有崇文尚武、文武兼修的传统:孔子会射箭、会驾车,是大力士,孟子威武不能屈,养浩然之气;李白、辛弃疾、陆游,既是大诗人又是武林高手;毛泽东说“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野蛮”二字,是靠武术和尚武精神来塑造的。

在雪漠看来,随着一代代武术家的去世,武术日渐成为遥远的绝响,但武魂不应该消亡,它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中华武术功不可没。这也是我写《凉州词》的重要理由”。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十多年来跟踪雪漠创作,“雪漠写武林,乍一听令人惊讶,但《凉州词》不是一般意义的武侠小说,而是定格西部民间武人真实生活的长篇佳作。它不是靠想象编造出来的,而是源于深厚的生活积累,是作为武林中人的雪漠对武林世界的现实主义书写。雪漠用最平实的手法,把日常生活写得震撼人心”。

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张贤明评价,《凉州词》是雪漠深挖生活的井水,为读者酿制的又一佳酿,“长篇小说,故事好编,日常生活不好写。但在《凉州词》,雪漠把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生活状态写活了。这部小说不仅好看,而且有史料价值。以后,要了解西部武林,就可以看《凉州词》”。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