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日本同性恋也“哈韩”?不少韩国人拿着旅游签,黑在日本做公关……

同性恋风潮席卷全球,在性文化开放的日本,同样发展蓬勃。

近年,日本风俗店就出现不少打着同性恋主题的。只要动动手指,在网上搜索男同相关的键字,不难发现像是新宿、上野、新桥等地区,都有专为同性恋设立的风俗店。

不同地区,甚至会有不同的“风格”,任君挑选。

像上野,就以“熊族”(指体型较大、体毛茂盛,男性气质较明显的男性)为招牌;新桥地区,以上班族男性装扮的职员为主;大久保地区,则主打韩国人或韩系风格。

除了韩国偶像、韩剧及化妆品等在日本发展兴盛外, 同性恋风俗店搭上“韩流”后,同时也衍生出不少韩国性工作者非法就业的问题。

一家在大久保地区工作的同性风俗店员工,田岛(化名)透露:

位于大久保地区的同性恋风俗店,有半数以上都走韩系风,主要是因为韩流粉丝中,有不少粉丝是同性恋族群。

这些风俗店官网上,虽然有许多男公关外表看似日本人,名字也是取的日文名,但其实都是真真正正的韩国人。

很多日本顾客打电话来预约时,都会事先确认一下男公关的国籍身份,并指定要找韩国人。

田岛还透露,他工作的店铺,每月月租约为40万日元(约人民币2.5万),扣掉给男公关的薪水及其余开销,每个月最低估计可以净赚近100万日元(约人民币6.4万)。

尽管店铺营收十分惊人,但男公关每次仅能拿到顾客付费的一半酬劳。

由于日本现行风俗营业法中,并无针对同性恋风俗店有确切规定。

故除田岛工作的风俗店外,许多同性恋风俗店都会明打着“按摩”、“身心放松”等招牌,背地里从事违法卖春交易。

许多走投无路的韩国人,在朋友或网络的因缘际会下,走上卖屁股的道路。

另外,因外貌、身材品质参差不齐,许多日本风俗店老板也开始远赴韩国物色“新员工”。

田岛表示,他工作的这间店主要由一位韩国老板+一位日本老板,合伙经营。

日本老板主要负责管理店面,韩国老板则负责飞去韩国,物色“新货色”带回日本。

其中虽然有不少因经济问题,或本身性向因素,而选择来日本风俗店工作的韩国同性恋族群,但田岛透露,其中也有不少男性,看起来根本就是“直男”(指纯异性恋的男性)。

由于风俗店无法核发工作签证,故这些韩国男性,多半以旅游签证赴日,短暂工作后又回国,其中不乏多次往返的男公关。

如前文提及,这些韩国男性没有正式的工作签证,多半以旅游签证,黑在风俗店工作。因此,这类风俗店偶尔可见到警方例行搜查,盘问是否暗留外籍男公关。

田岛工作所在的风俗店, 深处过道的一扇窗户日常处于打开状态,因为从那边跳出去,可以轻松躲避警方的搜查。

老板一般会主动交代店内的韩国籍男公关,在逃出去后的短时间内,不要再回店里,以免被抓。

但躲避警方执法、非法牟取暴利的日子并不长久。随着田岛及韩国老板涉嫌藏毒等嫌疑,遭到警方逮捕及起诉后,该风俗店改由日本老板一人,独自经营。

这位日本老板原本主要负责管理上野店,据他透露,上野店除了韩籍男公关外,还有泰国、菲律宾籍的男公关。

跟大久保店一样, 上野店也时常会有警察上门“拜访”。

由于大久保店群龙无首,日本老板又分身乏术,故店内时常出现男公关未如实上缴收入,或卷款潜逃的事件。

每次进入店里,总能看到使用过的卫生纸、男公关吃完未洗的餐具、垃圾袋及厨余等,昔日光鲜亮丽的高收入光景早已不在。

尽管这间曾为韩国籍男性提供“非法就业”温床的同性恋风俗店,如今已经没落。但从日本韩流的蓬勃情形来看,外籍人士在风俗店非法就业的问题,势必成为日本政府未来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难题。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