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故城时光 丨 记忆里的花园坝

​储奇门车渡码头

作者:欧阳桦

重庆文化主题商店

第575个故事

记忆里的花园坝

作者:恽宏世

渝中半岛的储奇门码头,也许就没有储奇门有名气了。借码头之地营造的花园坝,当然更没有多少人知晓了。可是,对我们储奇门崽儿来说,那却是永远的记忆。因为它承载了许多过往岁月的趣事,意趣横生。

储奇门

戴前锋摄

储奇门码头又称大庆码头,从解放西路十字路口往储奇门行街而下五十余米,只见两抱柱赫然而立,大庆码头四字至今仍见,虽字迹斑驳模糊但仍见唐楷的端庄和遒劲。顺码头的宽阔石梯而下就到了花园坝。花园坝依山势而建,仰上可见茂密的半坡夹竹林,俯下亦观滚滚长江,隔岸相望,有名的“海棠晓月”美景尽收眼底。花园坝虽小,却小中见大,幽静古朴,黄葛树有序而排,石桌石凳列序而放,花园尽头一花圃更添游人的探古之幽情,别有一番情致。

我们家是1965年由中山二路搬到解放西路18号的。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那时没有电视更无“红灯”收音机,电脑微信亦是天方夜潭。晚饭后,哥哥们都爱带我到花园坝去耍,看长江从眼前滚滚东流,望南山、涂山的连绵起伏,还有耸立于山之巅的文峰塔。当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河对岸海棠溪那座单孔石拱桥,古朴大方,桥上常年人来人往,肩挑背扛的,行色匆匆的,赶轮渡的,桥下钓鱼摸虾的,热闹得很。有时雨天里看见一个披蓑衣戴斗笠的人,俨然一幅“独钓寒江雪”的水墨画卷。

海棠溪眺望渝中半岛

戴前锋摄

深秋的花园坝,一片凋零,冷风袭来,甚感凉意。这个时节,我总会回忆起当年花园坝热闹的劳作情景,温暖的人间真情。上世纪七十代初,物资极度匮乏的祖国,仍伸出慷慨大方的友情之手,向友邻输出各类罐头,什么猪肉罐头、水果罐头等,品种虽较单一,但质量绝对上乘。我要摆的就是桔柑罐头。桔柑罐头制作时需剥皮抽丝,留桔柑瓣制水果罐头,最后远销海外或输往邻国。

每年一到桔柑成熟的季节,重庆最大的国营罐头厂——铜罐驿罐头厂就会临时委托各街革会(街道革命委员会的简称,现在叫街道办事处)招收大量的成分好(深恐坏份子投毒破坏)、勤劳手巧的年轻女子突击劳作,以免错过桔柑的最佳摘收季节。当时,储奇门临码头,便于运输,困难人群又居多,街道招收的人也甚众,剥桔柑大军顺理成章安营扎寨在储奇门花园坝了。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清晨,女子们从温暖的被窝钻出,睡眼惺忪,步履匆匆赶往花园坝。她们要从清晨干到下午日落西山,报酬以个计算,每日记数,完工发薪。为了多赚点,许多女子都是提盆拿盅,从家里带去简单的饭菜,那时也没有什么复杂的中餐,能让肚子不“闹革命”就不错了!

天麻麻亮,平时寂静的花园坝就如“百鸟闹春”,热闹起来了。她们三五人一堆围坐在一起,每人身旁有一小簸箕,内盛桔柑,剥完即有人又盛之,堆积如山。只见姑娘们手指翻飞,一丝不苟地先剥皮,然后用细针挑桔丝,把挑出的桔丝放入另一小簸箕,待丝尽瓣光,才算完成,然后又拿一个桔柑重新开始。

一天的劳作十分的辛苦,但她们的心情是快乐的。她们一边忙活,一边聊着家长里短,时而喜笑颜开,时而逗嘴互怼……中午开饭的时候,大家围坐而吃,你尝我的回锅肉,我吃你的跳水萝卜,嬉笑打闹,尤其温暖。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当然,花园坝操“扁挂”的,更叫人流连忘返,驻足观看。他们有老有少,三五成群,人以拳聚,各成一派。他们劈腿下腰,抡石锁踢飞脚,各显武艺。花园坝完全成了比武的“较场坝”。老的推太极,你来我往,互不服输,柔中见刚。“抢手”(武术中两人搏弈的俗称)是我最爰看的,南拳北腿,飞脚斜拳,一时间花园坝飞沙走石,风声鹤唳,好不热闹哟!

摆到储奇门花园坝操“扁卦”的哥子,就不得不摆我记忆深处的童大哥——童启明。

他完全颠覆了我对行武之人的印象。童大哥当时不过二十出头,清瘦的脸庞,斯文的举止,轻声细语,待人很亲切。他不属于那种腰圆脖子粗,说话肝精火旺,以强欺弱的“扁卦”人,反倒像一介书生。但他操起“扁卦”来,就判若两人了哟!我现在已记不起童大哥打的哪类拳了,反正架势是两腿如石柱,双手是扇门,桩子不倒,门不漏风,出手也干净利索,而且一招一式出规入矩,出拳踢腿是虎虎生威。童大哥不仅武艺出众且讲武德,为人重情仗义,大家都尊称他为“童大哥”。几十年后,我在街上偶遇年过七十的童大哥,他一身传统装束,宽衣博带棉布鞋,走起路来腰直步轻,脚下生风,真有些仙风道骨的风范。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花园坝除了操“扁卦”的外,也是附近居民游玩,休息的好去处。尤其是一到夏天,蝉鸣声声,河风习习,绿荫树下,大家泡一盅沱茶,摇一把蒲扇,围石桌而坐,或天南海北吹垮垮,或铺棋对弈,亦或掰手腕比手劲,当然也少不了那些不管它周围闹得好雷翻阵仗,仍自顾闭目养神逍遥自在的“高人”。那个年代的夏天,花园坝生动真实的“市井避暑图”就呈现在我眼前,永远挥之不去。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花园坝,一个因码头而生的地方,如今虽已沧桑老旧,但在我的记忆里,它是那么鲜活生动!

(完)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