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金锁记》:张爱玲,抓不住男人的心,就抓住男人的钱

《金锁记》:张爱玲,抓不住男人的心,就抓住男人的钱

一个麻油商人家的纯情女子攀上大户人家,因婚姻畸形造成人性畸变,开始以恶毒对待世界,这部小说是“五·四”之后女性主义的代表作。女主人公曹七巧生活在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社会中,渴望权力,想改变命运,就只能通过婚姻。在这个无爱的世界里,她阴性地呐喊,畸形地抗争,最终人性扭曲,戴上黄金的枷锁,害人害己。虽然现今已不是故事发生的年代,但小说中反映出的女性处境的问题至今仍让我们深思。

曹七巧。年轻的她被贪婪的兄嫂卖到姜公馆,给残废的二少爷做媳妇,在情欲与财欲的折磨下过了三十年。曹七巧最终不堪压迫,在与男权世界抗争后,性格变得扭曲、乖戾,亲手扼杀儿女的幸福。这部小说一经发表,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傅雷先生认为“《金锁记》是张女士截止目前为止的最完满之作,颇有《狂人日记》中某些故事的风味。至少也该为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夏志清先生对《金锁记》也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它是“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

作家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自己内心世界的,张爱玲写出这样一部作品,她的心中必然也有着强烈的女性意识。可贵的是,她以独特的女性视角,充分展现女人的内心深处的想法,这一点是男作家很难办到的。女性在女作家笔下获得了主体性地位,而不再由旁观者来叙写。“女人所处的环境,所受的压力,有旧家族内的冷漠眼光,有命运的拔弄,更有来自女性自身的精神重负。”张爱玲深刻地洞悉了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与命运,她认为“女人为了生存而嫁人,本质和妓女没什么两样,不过是批发和零售的关系。”

曹七巧的命运悲剧与男权社会中的其他女性有所不同,她没有选择逆来顺受,任社会摆布,而是试图超越这种不合理的制度。她是麻油商人的女儿,从小站惯了柜台,生性泼辣,自然不会像大家闺秀一样受到种种封建礼教的约束。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必须得抓住一样东西,生命才能踏实,那就是金钱。她无法忍受畸形的婚姻,因为她是一个青春而健康的女子,并且也是有着很强的爱欲。她更受不了花花公子季泽的虚伪,终于发现这些都是靠不住的东西,唯有金钱,能让她感到无比地踏实,金钱是她青春和生命的补偿。

曹七巧,是张爱玲这位女作家塑造的形象,所以这个角色就有着与以往不同的表现力。曹七巧这形象更具有张力,也许在男作家的叙述下,她逃脱不了“淫妇”的称号,在男性受众面前,她也不过是个放荡女子,而张爱玲展现给我们却是勇于反抗男权社会的女子。作者比男人更了解女性内心,也更清楚地看到女性在那样一个社会中的处境。这个故事是老套的,但它展现了作者对男性中心世界的一种认识与反思。

张爱玲敢于描写女人的恶,写出女性对于当时男权制度的抗争。同时,她也展现了男人的软弱,相形之下,女性的破坏力就更显得强些。女性在她的作品中,不再是男人的附庸,转而成为主体。张爱玲“把笔触伸到人的灵魂深处,把隐含在内心的欲望赤裸裸地挖出来。她的笔锋像钱钟书那样犀利、尖刻,又如鲁迅那样冷峻。和他们不同的是,她是从女人的眼光与心理出发善意地嘲讽,更多了一些细腻和温柔敦厚的特色。‘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以最广大的慈悲胸怀对待人生中的善与恶,虽犀利冷峻,并不剑拔弩张。”

《金锁记》讲述的故事已不是现在发生的事,但至今这部小说仍让我们思考女性的位置。它展现了在父权宗法制社会下生存的女性的尴尬处境,进退两难。曹七巧一生都戴着黄金的枷锁,对这种男权社会进行攻击,却最终人性扭曲,害人害己。她与中国传统中理想的女性形象相去甚远,曹七巧不会逆来顺受,更不能自我牺牲,她牢牢守护着用自己的青春换来的财富,在情与理的漩涡中苦苦挣扎。尽管她的呐喊是微弱的,反抗的方式是畸形的,但也掩盖不住女性的力量,遮蔽不住女性的光芒。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