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曝光!黑心华人寄宿家庭专坑中国同胞,多名留学生身陷窘境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

当家长的,有哪个不希望年幼出国的孩子能吃得好、睡得香?

有哪个家长愿意让孩子每天吃着毫无营养的残羹冷炙、睡觉的房间连扇门都没有?

随着留学生的普遍低龄化,有很多孩子在15、16岁时就背井离乡,开始自己的留学之旅。

他们的食宿问题怎么办?

北美的大多数高中不提供食宿,家长又不能陪读,让孩子独自租住在公寓里确实比较危险,家长无法放心。

于是从前些年开始,Homestay的住宿方式一直异常火爆 。成千上万的小留学生选择了住在当地家庭开设的“寄宿家庭”,房东成为留学生的临时家长,负责房客的日常饮食、住宿和定期打扫卧室卫生等等。

图源:网络

通常,在寄宿家庭中居住,需要每天在吃饭时间和当地房东夫妻用外语交流,能够使小留学生快速融入当地的生活。一般来说,这种住宿方式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可是不管什么行业里,都有一颗老鼠屎坏了一整锅粥的状况发生。

留学生初来乍到

以为签了合同

食宿包含海鲜和热炒菜

但现实

却是每天的热狗和冰冷的剩菜

竟然, 真的有两个寄宿家庭欺骗中国留学生,还在小留学生的身上捞足了油水。

最近,有七名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投诉,一对母女开设的两个寄宿家庭谎报了他们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本拿比的居住条件,专门欺骗初来乍到来寄宿家庭居住的学生住户,并且违反了他们的食宿合同。

这七名留学生都描述出了类似的经历:寄宿家庭的广告和现实,完全是天壤之别。

更过分的是, 其中一个寄宿家庭房东不光只给学生吃热狗和剩菜,还偷偷在自己房间里抱着牛排大快朵颐。

这件事真让人气愤。学生的食宿费用全被房东用来解了自己的口腹之欲,那孩子们怎么办?

刚出国的孩子们人生地不熟,学生家长通常会给孩子租住在学校的步行范围内。 距离学校很近,也是这两个寄宿家庭广告上的重点,但是,这两栋房子离学校的实际距离却需要孩子们每天花费几个小时才可以到达。

为了赶快从寄宿家庭搬走,学生家长大多损失了数千美元的押金。

“我只想把钱要回来,而且我也不想让别的孩子经历我女儿所经历的奇葩事儿,”李丽梅(音)女士说。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局的数据显示,光是2019年,在加拿大上小学、高中和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有近7万人,比五年前增加了约1万人。

与许多留学生家长一样,李女士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提早适应国外的生活,并且为了保证孩子可以在当年秋天顺利入学,李女士从2018年春天就开始在网上为她15岁的女儿安琪儿(Angel An)寻找住房。

那年秋天,安琪儿将在多伦多洛雷托修道院天主教中学(Loretto Abbey Catholic Secondary School)就读十年级。

安琪儿就读的高中

图源:google

考虑到女儿年纪尚小,父母都不能去陪读,李女士就选择了寄宿家庭,这样她的女儿的一日三餐都可以有人照顾。

这位母亲说,一位名叫菲奥娜·刘(Fiona Liu)的人看到了她在微信里的家庭寄宿平台发的帖子,主动联系上她,还邀请安琪儿来家里住。

李女士在交涉过程中明确表示过,她的女儿不能和异性学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且女儿对猫狗过敏,家里不可以养宠物。

房东答应了李女士所有的要求,也就是只收女生,不收男生。还签署了一份声明房东和房客均不许养宠物的合同。

2018年8月,李女士帮助女儿搬进了这栋三层的独立别墅,她觉得还挺满意的,也对女儿未来的生活比较放心。

经过允许,CBC了解到,李女士女儿的租房合同中写的很明确,在安琪儿搬进来之前,她支付了20800美元的一整年房租。

谁能料到,仅仅一个月后,房东就能违约?

在搬入寄宿家庭一个月后,安琪儿打电话给母亲抱怨道: 房东不仅养了一条狗,还有一个男生搬进来了。

李女士马上联系了寄宿家庭房东,强烈要求她女儿不能和男生或狗住在一起。但是房东根本不听,甚至几个月后又带了一只狗回家养着。

安琪儿真的患有猫狗过敏症,她的哮喘突然发作,而且还患上了过敏性皮炎。

迫于吃不饱和生活环境的压力 ,安琪儿在2019年5月 辍学回到中国 ,相当于提前四个月从寄宿家庭中搬了出来。

我很后悔, ”李女士表示。“ 这真的影响了我的女儿。

李女士后来一直试图拿回多达8000美元的租金和押金,因为她认为房东菲奥娜·刘明显违反了合同条款。

李女士曾多次试图联系女儿的房东,但她打出去的电话和发出去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直到今天我都没有收到退款。”她说。

CBC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了安琪儿的房东刘女士,但她没有回复。

去年10月访问刘女士在多伦多的住所时,CBC扑了个空,房东不在。记者只好采访了几名住在这所房子里的中国留学生,他们证实刘确实是他们的房东。

菲奥娜·刘(左)和蒂芙·雷(中)

刘女士的丈夫(右)应该也和刘住在一起。

图源:Instagram

一名在那里住了四个月的女高中生说,她室友的房间竟然没有门,门框上只挂了一块地毯当门帘。

连门都没有,睡觉时不会漏风吗?这房东的心可真够大的……

随后在12月的一次拜访中,几名学生确认了一名男子是房东刘女士的丈夫,他在屋外接受了CBC的采访。但是他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愿证实刘女士或其他国际学生是否住在那里。

但是,当被问及为什么刘女士会允许男生进入她承诺过只有女生住的房子时,这位男士说这样的安排在现实世界中很荒谬。

他还举例说明道:“比如说,你能在公交车上把男女乘客分开吗?”

请问这位男士自己会在TTC上铺被子睡觉吗?

向CBC投诉的七个孩子非常巧合的要么住在东海岸多伦多的刘女士家,要么住在她的女儿蒂芙·雷(Tiff Lei)在西海岸温哥华附近的本纳比家中。

这七个家庭都曾试图获得退款——总计约4万美元——但他们表示,这两个房东要么无限期拖延,要么就寄出根本无法兑现的支票,要么就根本没空搭理……

CBC试图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和短信把这些指控通知给雷小姐,可是电话每次都转到语音信箱。之后,一条短信会回复过来称这是个错误的号码,尽管这些家庭已证实这个号码属于雷小姐。

19岁的奥斯瓦尔德·李说,这次的寄宿经历是一场“噩梦”。

在搬进去之前,房东答应他的是每天吃三顿营养丰富的正餐,山珍海味虽然谈不上,但螃蟹、蛋糕还是有的。

可现实是,房东拿给他的每顿饭几乎都是薯条和热狗,而且大部分食物已经不新鲜了。这个19岁的小伙子有时只能靠啃牛肉干充饥,而且有时吃完他的残羹冷炙之后,会看到房东在自己偷偷吃牛排。

因为生活条件实在无法忍受,小伙子已经在2019年2月搬走。在此之前,他和另一名中国学生在她家里住了6个月。

寄宿家庭真正的食物(左)和寄宿家庭广告里的食物(右)

图源:CBC News

在一个现已关闭的寄宿家庭广告网站上,多伦多和本拿比的这两家寄宿家庭为自己做的广告,都展示了鸡肉、蛋糕和螃蟹作为正餐的照片。

现实中,这些好吃的都是不存在的。

当被问及食物的质量时,那位多伦多刘女士屋外站着的男子告诉CBC,“你总不能每天都吃海鲜吧?”

奥斯瓦尔德·李搬出去时,房东雷小姐给了他一张支票,说是退还给他的损坏保证金。可是这张支票却作废了,无法兑现。

这七个受骗的家庭结合了各自的证据,发现多伦多的房东刘女士在与不同家庭的交流中还使用了化名。对李丽梅女士来说,她是“Fiona Liu”或“Liu Jia”,可别的家庭还以为她叫“高凌倩”(音)。

CBC通过物业记录证实, 多伦多和本拿比的两处房产都属于同一家族,也就是说,多伦多的刘女士和本拿比的雷小姐是母女关系,合起伙来专门骗中国同胞。

不光是上当受骗的学生和家长气不打一出来,就连北京一家安排加拿大寄宿家庭的中介机构发言人都恨得牙痒痒,深感学生和自己被坑。

他说,本拿比的雷小姐给了这些学生家长一个靠近学校的假地址,好让他们在导航软件上确认地址确实和学校离得很近。但当他们到达本拿比时,这些孩子却被带到更远的房子入住。

同时被坑的还有石家庄的一家Homestay中介公司。他们通过反馈才了解到,寄宿家庭房东口中的步行15分钟到学校,竟然变成了1个半小时。

中介公司为遇到纠纷的学生垫付了要求的退款,然而那两个寄宿家庭还是石沉大海一般,联系不上。

现实不比电影电视,寄宿家庭真的不一定有多好。

就算是每天都有海鲜和蛋糕,你能忍受自己家孩子为了帮房东太太给佛手瓜削皮而发现自己其实对佛手瓜的汁液严重过敏吗?

这是小编的亲身经历,当时想着寄人篱下也要适当地帮忙干活,谁知道我的手会脱十层皮,两个月都没恢复呢?

每周的进屋“洗劫式大扫除”也让人不堪忍受,房东太太在小编不在家的情况下,把小编藏在床底下的包包都翻了出来询问价格,让人感觉隐私被人扒得干干净净。

即使房东的家庭对孩子真的很好,也有可能因为他国室友的各种问题搞得一地鸡毛。

种种案例都在训诫着中国家长:不要盲目相信广告!!

如果情况允许,请经常去探望孩子或者陪读吧。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