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方盾/过年

过年

作者:方盾

为了在老家过年,父母亲和我最近交锋了几次。

母亲接受大手术出院后,被留在城里休养半年了,父亲一直陪伴照顾着。考虑到回家后许多事都不方便,加之,我也不太喜欢村里除夕晚上竞赛般的炮声,老家烟灰火炕的厨房,半夜老屋楼上鼠群赛跑的吵闹声,墙壁房顶上斑驳脱落的石灰块,更不用说无网络可用所带来的一切不便。于是,我便想尽了各种借口,来说服父母亲留在城里过年,但从父母亲的神态和话语,我是看得出来他们是极想回去的:母亲提出回家洗涮、打扫一下,父亲以家里有一群鸡要喂食为由。我则毫不客气地给予回绝了:那都不是理由,都可克服。说到最后我甚至有点来火了:“真想不通,老家到底哪里好?!”父母亲便默不做声了,只是用近乎无奈的、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年越来越近,为了稳住父母在城里过年的心,我还是趁着天气好,在年前将他们送回了老家,给他们几天的时间回老家准备准备。父母亲很是兴奋,大袋小袋将车子后备箱塞了个满,我也没多想,反正二老已答应了在我这里过年了。回到老家,母亲马上去左右邻居家串门去了,父亲则上菜园内忙碌起来,那样子就像离水的鱼儿遇到了水,也像起动了的机器,撒了欢地运转起来。父母亲脸上明显地洋溢起了笑容,言谈也多了起来。我却觉得纳闷了:城里有各式各样商品的超市,有美丽的休闲健身娱乐场所,有花园式的舒适住所,有便利的交通,有大量的时间休闲,怎么父母亲却偏喜欢这年久失修的老屋?这毫无休闲娱乐且闭塞落后的山村?

几天时间,我一直在为过年做准备,春节头天办事经过自己单位传达室时,正遇上单位老刘在和门卫闲聊,于是我凑了上去“老刘,不回家过年?”老刘愣了一会儿,又神态凝重地低下了头,嘴里像是自言自语地低声说了句“唉,还回去么哩啦,娘爷都不在了。”我猛然才想起了他父亲前几年走了,母亲是今年暑假过的。我连连哦了几声,不知说什么了,便赶紧退了出来。一路上想着老刘的神态、话语。是啊,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母亲老去,我又还能有多少个时日在他们一生度过、一辈子奋斗过的老屋陪伴他们呢?我又怎能理解他们对老家的人和物的那感情呢?这里再好,在他们的看来,终究不是自家。

一进门,妻子便跟我絮叨起来“看这两老人,昨天还答应来,今天又来电话说不来了,又要我们回去,说什么哪有年节不回去的道理……”,我却如释重负地笑了一下,向老婆挥了下手“父母在,我们还是回去吧”。

作者简介

方盾,岳阳县职业中专教师。

图片:网络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