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特别的春节

重庆求精中学初2021届5班 石赞钰

指导老师:陆会

“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一说到春节,人们的脸上总会洋溢着愉悦的笑容。一想到过年,人们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大家子围坐一起的年夜饭、热闹的庙会、大包小包采购的年货以及拜年时亲人的笑容。春节的印象、春节的情怀早已铭刻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

今年的春节,比往年都要来得早。刚过完元旦,过年的气氛就渐渐浓郁起来。小区里高低错落的枝桠上已悬挂了火红的灯笼,树身上一圈圈地缠上了各式各样的彩灯。街道两边树上也早已挂满了灯笼和彩灯,街上的行人们也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洋溢着回家的笑容。商圈附近更加热闹,各种造型的彩灯,吸引了迫不及待的游人驻足;商场里,喜气洋洋的音乐在耳边萦绕,人们笑着、说着、购买着心仪的年货,商场被这热闹、欢喜的气氛填满了。

一切好像都是这样理所应当,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整个春节的气氛。春节的热闹戛然而止。

“今年年三十,我们只能在家里自己吃年夜饭了。”刚听到妈妈讲这个话的时候,我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当一家四口如往日般很快吃完饭时,我才感觉到昔日的年夜饭是何等的热闹!一家十几口人围坐在一个大圆桌边,谈谈过去一年有趣的事情,小孩给长辈拜年,长辈给小孩一边祝福一边发压岁钱,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正月初一的气氛更显冷清。早上,一座城市仿佛都在沉睡,街上少了汽车的轰鸣,路上也几乎没有行人;下午的城市依然安静,平日里繁忙的商圈少了喧嚣,餐馆、专卖店零零星星开了几家,几个稀稀拉拉的行人戴着各式各样的口罩,匆匆而行;晚上,各种彩灯都开了,但城市依然寂静无声。为庙会而搭建的建筑只能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平日觉得五颜六色的灯光也变得暗淡,完全没有了“花市灯如昼”的热闹与喧嚣。和往年鲜明的对比,我心里面难免会感到烦闷。

突然看到电视里出现的武汉疫情的报道。武汉和重庆的冷清完全不同,整个城市的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参与了这场与疾病的战斗。工厂里的工人加班加点地生产着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用品;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不分昼夜地救治染病的患者;年三十告别家人逆向奔赴武汉的各地医疗救助队……我突然明白了,这个特别的春节不仅仅是冷清,而是许许多多的人同疫情在战斗。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相信我们能够尽快战胜疫情,下一个春节一定是一个比以往更红火的春节。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