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阎焱:企业应该盯住现金流,提高自身“熬”的能力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闫丽娇

编辑 | 魏佳

2月10日,燃财经举办“穿越疫情,创业者需要怎么做?”线上沙龙,正式推出“燃财经创新经济战疫计划”。在线上沙龙的分享环节,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智学明德国际领导力中心创始人徐中、小恒水饺创始人兼CEO李恒在燃财经社群里进行了主题分享,聊了聊他们对于应对疫情的想法和建议。

“疫情的影响可能没那么快结束,但我们也不要盲目悲观。”阎焱围绕着《疫情之下中小企业应该如何脱困》这一主题分享了他的观点。

阎焱提到,目前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影响已经初见端倪。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遇到的最大问题可能都来自现金流。如果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有可能出现崩盘现象。为此,赛富作为头部基金做出了相应预案,对400多家被投企业做了初步了解,要求被投公司最好都能备足12个月以上的现金。

同时,企业也不用盲目悲观,每家企业都应该锻炼一种自我度过难关的能力,减少对资本依赖。而在如何应对危机的具体策略上,阎焱提到,增加企业现金流的两个方法是开源和节流。不该花的钱尽量不要花,例如很多中小企业都有应收账款,这个时候要把应收账款尽量催上来。除此之外,短期内最好能有一些很快产生现金流的业务。

在本次沙龙中,就当下中小企业急迫关心的一些问题,阎焱也一一做了回答:

企业最重要的是靠自救

燃财经:社会各界对“企业应不应该尽快复工”有一些争论,有人认为复工对疫情控制影响很大,有人认为不复工导致的经济停摆带给社会的损失更大,你的观点是什么?

阎焱: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问题。从疫情控制来说,应该尽量减少人群积聚。如果不复工,对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打击又太大,将来可能引起比疫情更大的经济危机。目前来看,延缓复工是比较稳妥的处理方法,问题是延缓多久。现在有一些地方把假期延长到了20号,在目前的疫情之下,尤其是大规模外地务工人员返回一线城市的情况下是有道理的,但是过了20号怎么办?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到时候还要看有没有出现可控的拐点。

燃财经:对于现金流出现危险的被投企业,赛富是一视同仁地普遍救济,还是会跟以往的预警项目一样,个案分析考虑注销止损呢?

阎焱:肯定是个别对待。企业还是要锻炼一种自我度过难关的能力,伟大都是熬出来的。如果企业遇到困难,没有自身挖掘潜力,要依赖外部救助的话,不会成为伟大企业。

燃财经:你怎么看待裁员问题,会鼓励被投项目采取裁员的方法吗?裁员过程要注意什么?

阎焱:裁员是个棘手问题,很多企业可能最终都要面对。短期来看,裁员未必是最佳方案。按照《劳动法》,如果现在裁员需要支付补偿,有可能对公司现金流造成的损失更大。我建议,公司应该坦诚地把公司面临的现金流问题和员工说明,看看大家能不能共度难关,包括采取减薪或奖金推迟发放的措施。

燃财经:企业的现金流战略储备和企业的债务以多少比例分配比较合适?

阎焱:要看这个企业处在什么阶段,是早期企业,还是成熟企业。总体来讲,至少要保证企业的现金流能够覆盖掉12个月左右的借款利息支出。

燃财经:对一些中小企业,现金流没办法保证12个月甚至6个月的,应该怎么办?

阎焱:现金流主要是两块,一部分是企业自身能有什么办法开源节流。另一个是外部,我曾经做过呼吁,希望政府和银行按照市场规则建立纾困基金,基金要按照市场规则来管理。仅仅靠税收帮助中小企业来不及,如果不解决企业的现金流问题,可能会出现成批倒闭。但是,企业最重要的还是要自身想办法。

燃财经:有人认为,眼下投资人应该勇敢出手,“这是捡漏的最佳时机”;也有人认为投资机构应该等疫情过去、局势明朗了,再去投资那些自主活下来的好项目。机构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你的策略和建议是什么?

阎焱:投资既不是锦上添花,也不是雪中送炭。投资对企业更多是加速作用,搭档关系。企业能否成功,更重要的还是自身有没有应付危机的能力。如果一个企业没有造血技能,没有在困难压力下生存并且长大的能力,你输再多血,企业也长不大。

燃财经:最近两年,资金源头缩水严重、资产泡沫破灭严重,投资机构普遍面临的现实困境有哪些?疫情带给投资机构的新挑战有哪些?

阎焱:资金源头并没有缩水,因为中国的货币印发依然是世界第一。钱是有的,问题是3/4以上的资金都在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基金里。国有基金的投资动向,可能未必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另外,资管新规出来以后,占整个中国资本市场80%以上的银行,对基金的投资都给切断了。民营基金融资确实比较难。总体说,资本市场钱是有的,钱在谁手里,按照什么渠道、什么方式去投,这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哪些行业正在迎来机会?

燃财经:眼前一拥而上的口罩、线上课程等领域,3个月后会是一地鸡毛还是全新的开始?

阎焱:口罩是个典型案例。中国生产了全世界80%以上的口罩,未来这个行业怎么办?我个人感觉有两点:第一,口罩会成为我们每个人生活中必备物品;第二,政府应该作为采购方,来保证对这些企业有最基本的采购量。这是整个社会稳定所必须的,也是政府必须要做的。

燃财经:疫情之下是否也存在逆势投资?例如茶具企业,是否应该复工后先做库存,为疫情过去后的市场做准备?

阎焱:库存也是钱,也会占用资金,从公司生存以及现金流控制角度,不太合适先做库存,这时候有流动性资产在手里最重要。另外,疫情过后想要大家喝茶的数量增加到原来的2倍,也不太可能。

燃财经:这段时间大家的吃饭地点从餐厅转到了家里,不知道疫情结束后,在家做饭的习惯还能延续多久?你认为会诞生哪些新机会?

阎焱:这是一个社会学问题。是不是疫情过后,人们就愿意在家做饭了?我个人觉得应该不是这样,我原来在北大学社会学的。人的一大特点就是,记忆特别短暂,人是很难改变的。年轻一代已经习惯了叫外卖,可能不会因为一场疫情就改变,大家的习惯会慢慢回来。

燃财经:这次疫情对房地产会产生哪些影响?

阎焱:短期来看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负面的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对于中国这种高房价、不均衡分配现状,可能是正面影响。可能会慢慢把房地产的价格拉平,不会再这么暴涨了。

燃财经:赛富投资的青客公寓已经成功上市,蛋壳也已上市。你怎么看接下来中国长租公寓、租住产业的发展?有哪些机会和挑战?

阎焱:长期来看,长租模式在中国是非常有前景的,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就会一直有租房需求。但是,目前长租公寓所面临的困境在于“二房东模式”。二房东是非常危险的行业,一旦出租率上不来、达不到90%以上,即便表面看是盈利的,但盈利部分都转嫁到房租了,风险承受能力非常弱。

燃财经:疫情之下也有很多行业在爆发,比如生鲜电商、协同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健康、在线娱乐等等,你自己比较关注哪些新机会,为什么?

阎焱:电商和送货到家服务,变得异常突出,我相信这些企业会长期生存下去。中国是人口大国,市场分布又极不均匀。前几天,我看北京有很多快递小哥们还在坚持送货,我挺感动的。应该给这些冒着巨大风险工作的快递小哥更多关怀,包括他们的收入,以及对他们的人文关怀。对他们更加尊重的企业,我觉得未来会很有前途。

协同办公、在线教育,我觉得都会有非常大的前景,但会不会是目前资本市场、股票市场那样爆发式的增长,我觉得也不会。因为这些都是与人的生活习惯有关的,他一定是伴随着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而逐渐成长,不会是突发性发展。爆款容易发生在哪些行业?在消费品、网红、在线娱乐行业是有可能的。协同办公、在线教育很难。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