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武汉返京发热的黄女士,被扒曾贪污判10年!为啥一路绿灯没人拦

疫情爆发以来,各种让人“惊呆了”的新闻已经见怪不怪了,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是越来越强......

然而就在昨天,一则报道让网友再次震惊。

简单概括一下:北京东城区新怡家园出现一例确诊患者黄女士,该患者及其家属自2月22日从武汉自驾来到北京,当日到达北京因发热症状进行隔离检查,两天后黄女士发烧被确诊。

在武汉发着烧竟然出来了?还能突破重重关卡,一车人自驾到了首都北京?她怎么做到的?

这件事有点绕,先给大家捋个时间线。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2月18日黄女士在武汉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

2月22日北京运行严格进京管理新机制

2月22日凌晨2点,黄女士及其北京家属自驾车到达北京

2月22日20:10黄女士被送至北京集中隔离点观察

2月23日19:00因发热被送到北京医院检查

2月24日确诊为新冠肺炎

2月24日武汉发布17号令宣布解封,三小时后发布18号令宣布17号令无效

2月26日北京市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送“温馨提示”,对外通报确诊病例情况

整件事的发酵是从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的“温馨提示”开始的。

网友看到这一“温馨提示”后,纷纷质疑为什么这位黄女士能在武汉封城期间出城,到达北京,并且是在发热的情况下?

这位确诊病人引发巨大的讨论,主持人白岩松甚至直接在26日晚播出的《新闻1+1》中质疑“武汉发热女子出城进北京”事件,呼吁“越快公布,越会让大家安心,更重要的是,堵住漏洞。”

网友和媒体为何纷纷质疑?

很简单,我们一定都知道,疫情之下,从重灾地区武汉出来有多难?要开车到达首都北京更是难上加难!当下武汉封城,各地高速公路关卡严格,黄女士是如何从武汉回到北京家中的?

先来看看武汉封城后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假设情景模拟一下黄女士是如何闯过一路关卡

武汉各小区实行全封闭式管理:

武汉一个小区只保留一个出入口,在出入口安排人员24小时值班值守,测温登记,凭证放行,并且部分小区2天一户只能1人出小区采购,甚至有的小区5天才能出去一次。

普通居民连出小区门口都很难,不光是武汉地区,这段时间大家所在的小区也都是这种情况吧。

武汉实施交通管制:

那假设她顺利出了小区之后,又怎么坐上车的?

武汉早已实施交通管制,除抗疫车辆、公务用车、公共交通、医护人员用车、运输生活必需品车辆和救护、消防、抢险、环卫、警车等特种车辆外,其他车辆一律禁止通行

因特殊情况有临时通行需求的,由所在单位(社区)出具出行事由证明,随车携带工作证件,可以通行。

那她坐的车要么是特殊车辆,要么就是有证明才能上路。

鸭鸭人不在湖北地区,想回隔壁市上个班都得开各种证明,盖各种章才能拿到通行证。

黄女士身在疫区,不仅出了小区,还顺利坐上车返京。

鸭鸭用地图查了下,全程大约1176公里,需花费13小时57分,沿途要经过湖北省、河南省、河北省等多个省市,才能到达北京。

出城人员需按照属地管理原则:

然而按照疫情防控指挥部此前规定,除特许车辆和人员外,其他出城人员需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由所在地的区级防疫指挥部批准,开具相关证明,并向市一级防疫指挥部报备才可放行。

出入手续较为繁杂,特殊人员和手续齐全才能离开武汉,据武汉工作人员称这套流程办下来,至少也得2天时间

可黄女士就是做到了,顺顺利利的进入高速路,自驾回家。

到达北京后,又怎么进到北京小区的,毕竟这可是个从武汉来的。

新怡家园物业回应:

她并不是通过小区北门进入,而是从地下车库进入的,“小区车库跟我们物业不是一起的,车库由车长负责,而且从车库走也要量体温,我们在找这个给她测量体温的人,现在还没有信儿。”

以上就是预估的黄女士回京路线,截止到发稿前,官方仍未回应黄女士回京的具体方式。

这件事让网友如此气愤,除了因为她本身在发烧,已经是疑似病例,结果还回北京,可能会传染到他人以外。

更让人气愤的是凭什么她能离开武汉?

还记得此前报道武汉的一些新闻吗?

湖北50岁货车司机被困高速20天,被堵在高速上不给进入其他省市,只能在高速路上流浪,靠吃泡面解决一日三餐。

武汉协和医院附近有一群流浪汉,他们大多是来武汉务工的外地人,因为不能离开武汉而露宿街头,在自己亲手建设的城市里流离失所。

距离封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2月27日,武汉发布了滞留在汉外地人员救助通道, 终于想起他们了......

对比上面的这些人,黄女士凭什么能离开武汉?

咱再继续说点有关黄女士的事实,这一事件发酵以后,网友更好奇这位黄女士是何方人士

结果,比你想象的答案还要有戏剧性......

黄女士曾是湖北某县水利水产局出纳人员:

2011年因涉及贪腐窝案被捕,其中,黄女士涉贪污公款72万余元,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服刑。

期间有过减刑,最终刑满释放的时间应该为2020年2月17日。

湖北监狱则回应:对刑满人员会依法正常释放,2月以来,武汉已有数名外地刑满人员释放并且离汉。

(刑满人员释放离汉图)

然而黄女士所在的武汉女子监狱工作人员表示,该监狱近期未释放犯人,目前犯人都处于留滞状态

没释放犯人?那黄女士是......

我们来看看武汉女子监狱是个什么情况,据中央政法委官微,截至2月23日,湖北监狱系统现有罪犯确诊病例323人,其中武汉女子监狱279人。高风险区域无疑了吧?

从武汉女子监狱里释放的人不仅不让她第一时间在武汉隔离,还给她跑去北京了???

黄女士曾经的辩护律师对此表示:

黄女士的原户籍在湖北宣恩县,她在恩施人脉很广,原单位的小金库就是她管的。她家境不错,有三套房,出事之前就给女儿在北京买了房。

北京新怡家园房价当年大约7、8000元/平米,如今已达到12万元/平米。距离故宫约有2.8公里车程,往西走是天安门广场,往南走就是天坛公园。

黄女士的女儿覃某在北京从事销售土特产的工作,这次由覃某等家属到武汉女子监狱去接黄某英回京。

目前武汉回京黄女士女儿回应:

接应黄女士的时候并不知道其已经发烧,开车回京的路上才发现武汉女子监狱爆发疫情的消息,回京后依法申报,配合监控工作。

监狱人士一直让我们把人接走,但是他瞒报了监狱情况,我们不知道接回来这么大的危险。

媒体问道如何从武汉到的北京,她不愿多谈,表示网上很多消息都是假的,我相信司法部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调查结果

她女儿的回应如果是真的,那武汉女子监狱的回应就是......

看到这里,你心里对这件事是不是有了一丢丢猜测?

我们别急着去追究她当年的罪行,她已经刑满释放了。

现在只需要专注一点,黄女士到底怎么从武汉来到北京的?

该相信哪方的回应?

等一个不敷衍我们的真相!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