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大名县看守所里的“全科老师”

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后,河北邯郸大名县看守所按照上级要求,迅速设置了专门用来收押疫情期间新入所人员的隔离监区及隔离监室。这个岗位显然有更大的危险性,谁来负责这里的管理工作?高率超站了出来:“我去吧。”

还差几个月就满30岁的高率超,自打参加公安工作就在监管岗位,当管教已经5年多。

高率超不是个莽撞的年轻人,从领导同意他负责隔离监区的第一时间,他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各种信息,加以汇总梳理。同时也将公安网上关于公安机关抗击疫情的各种会议精神进行了学习研究,做足了思想、知识和政策上的各项准备。

2020年2月2日中午新收涉嫌妨害公务的闫某某,2月3日晚新收涉嫌故意伤害的王某某,2月5日新收涉嫌寻衅滋事的6人……全部放入隔离监区。每新收一人,就意味着多一份危险,也多一份责任。高率超不敢有一丝松懈和怠慢。他按照规定要求,对整个隔离监区每天上午、下午各进行一次全面无死角的消毒。对于收押的9人每天分别谈话教育,对他们的日常起居情况也关怀备至。一日三餐,每天四次量测体温,上、下午放风,一对一谈话,讲解法制,疏导情绪,介绍防疫知识,通报国家抗疫工作部署,阐释作为公民的家国情怀,等等,就像一个“全科老师”。经过他的耐心细致工作,在押人员情绪稳定,隔离监区平稳运行。

监区工作

每天,高率超清晨吃完早饭进入隔离监区,除了中午吃饭时间,基本上全天都在隔离监区忙碌工作。隔离服密不透风,每次晚上从隔离监区出来,贴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高率超家在邢台任县,大儿子7岁,小儿子一岁半。妻子是任县联通公司话务员,平时工作也比较忙,这次疫情到来,妻子的单位也实行三班倒式封闭管理,而高率超自正月初四回到单位执勤,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夫妻俩没办法,只有高率超的父母接到家里照顾孩子。

“国家有难,我是个警察,个人家庭做出点牺牲也是应该的。”高率超这样说。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