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江南名妓有两个绯闻男友,一个是宰相的儿子,一个像是备胎

到了杭州西湖风景区,不去西泠桥的苏小小墓,似乎缺少了什么!

虽然杭州已经有苏堤、白堤、岳飞庙,有白娘子和许仙爱情传说,也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凄美的爱情故事,但是少了苏小小的故事,西湖是不完美的。

苏小小家的祖先是东晋的官员,战乱迭起,苏小小一家从姑苏来到了钱塘安家落户,靠经营祖产逐渐家境殷实,苏小小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再加上天赋异禀,因此,自小能书善诗,文才横溢。

苏小小本来应该有幸福的一生,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苏小小是十五岁的时候,父母早早的双亡,而苏小小又没有其他的亲戚,于是只能变卖家产,带着乳母贾姨搬到西湖边的西泠桥边上居住,现在的西泠桥是一个繁华而又位置好的地方,但是在南朝的时候这个地方虽然风景不错,但是却风景非常好。

苏小小在西泠桥畔修建了小楼,住在里面,每日靠继续生活,无忧无虑,于是纵情于西湖山水之间,没有父母的管束,苏小小也乐得和文人雅士们来往,常在她的小楼里以诗会友,她的门前总是车来车往,苏小小成了钱塘一带有名的诗伎。

苏小小江南名伎这个名头,很多人是有误解的,在古代,即使民风开放的唐朝,女子抛头露面的也少,苏小小这样跟文人墨客来往,在众人眼里就已经是那种卖艺不卖身的女子了。

苏小小最让人关注的则是他跟阮郁、鲍仁的爱情故事,这放到现在也是一个大八卦,而众位读者都是吃瓜群众。

苏小小跟阮郁的故事太富有浪漫气息了,苏小小喜欢乘坐油壁车出行游湖,因为苏小小的长相和文采,后面总会有很多富家子弟和文人墨客追随,而阮郁则是南朝齐的宰相之子。

两人的相遇也是非常有缘,阮郁来到浙东办理公务,公务处理完了就决定去游西湖,而阮郁作为一个风流才子,骑着青骢马游西湖,恰好遇到了乘着油壁车的苏小小,本来一个在车上,一个在马上,两人绝无可能见面,但是就那么刚刚好,油壁车惊到青骢马,阮郁从马上掉了下来,苏小小下车,两人四目相对,阮郁就被苏小小的样貌和举止所吸引。

苏小小对阮郁道歉,便款款的离去,而阮郁则对苏小小久久不能忘怀,即使回到住所也不能忘怀,第二天阮郁就来到西泠桥畔打听,知道苏小小的住处,便去拜访。

苏小小和阮郁两个人见面一聊,一见如故,阮郁乃宰相之子,长得英俊潇洒,又见过世面,而且诗词歌赋也很了得,言谈举止文雅大方,全不像那些只懂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只谈了一会儿,便让小小刮目相看,心中更加喜欢。

两人相互倾慕,一起游西湖,苏小小触景生情,吟出了“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的千古名诗。

不过阮郁和苏小小交往的事情,被阮郁的父亲知道,阮郁父亲勃然大怒,认为阮郁流连名伎与身份不符,于是借阮郁回家看父母时口扣住了他,另外给他找了门当户对的妻子。

而苏小小在杭州一直痴痴的等阮郁回来,结果阮郁一直不来,却传来了大婚的消息,苏小小当然很伤心,也消沉了很久,不过苏小小是个豁达的人,过了一段时间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与文人墨客交流诗词。

在一个晴朗的秋天,在湖滨苏小小见到一位模样酷似阮郁的人,却衣着俭朴,神情沮丧,经过盘问才知道此人叫鲍仁,因盘缠不够而无法赶考。苏小小觉得此人气宇不凡,必能高中,于是主动提出为提供钱物上的帮助。鲍仁感激不尽,满怀抱负地奔赴考场。

鲍仁最后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但是苏小小却在此之前香消玉殒,临终前,姬向身边侍候的人嘱咐道:“我别无所求,只愿死后埋骨西泠。鲍仁赴任时顺道经过苏小小家,却赶上她的葬礼,鲍仁抚棺大哭,在她墓前立碑曰:钱塘苏小小之墓。

由于苏小小的离世,让苏小小和鲍仁的感情没有延续,因此也很难知道苏小小到底是不是在等待鲍仁,而也无从得知苏小小到底是不是因为鲍仁长的像阮郁而帮助鲍仁,是不是把鲍仁当备胎?

以苏小小的性格来看,苏小小应该是喜欢阮郁和鲍仁的,苏小小的感情路线与现代人更加相像,只是她过早的香消玉殒,让人不得不扼腕叹息。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