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3名涉疫被告人现身说法

疫情期间,广东法院先后发布了3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案例,对15人判刑。万众一心抗疫时,他们为何走上犯罪道路?

疫情期间,广东法院先后发布了3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案例,对15人判刑。万众一心抗疫时,他们为何走上犯罪道路?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进行独家采访,3名被告人现身说法。“想搞点钱用”“一时产生了贪念”“再不做违法的事了”……他们以亲身经历警示:趁疫情犯罪,必将受到严惩。

发布订购口罩虚假信息

“想搞点钱用”

25岁的韦某,曾因盗窃被多次判刑。出狱后,疫情期间他在网上发布可低价订购KN95口罩的虚假信息,先后骗得12.25万元。日前,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

南方日报:你平时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要发布订购口罩虚假信息?骗来的钱,都用来干什么了?

韦某:去年6月刑满释放后,我一直在佛山做装修工。今年1月26日,看到新闻和朋友圈里的信息,了解到新冠肺炎造成国内口罩供货不足,于是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说,我能以出厂价代购口罩,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

之后陆续有人加我好友,总共骗了4个人的钱,一共赚了10万多元。他们支付定金或者直接支付货款后,我骗他们说,过几天就发货,但其实我没货。这样做主要是想搞点钱用。一时想不到这么多,就走上犯罪的道路了。

我拿65000元买了一辆二手车,借出去1万,一部分吃喝玩消费掉了,还有一些被警方扣押了。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会在刑满释放后退赔给被害人,我家里现在没有经济能力。

明知疫情仍阻碍执法

“再不做违法的事了”

吴某是江门市沙堆镇村民。1月26日,当地派出所到该镇麻将室进行防疫宣传,劝散在此聚集的吴某、陈某华等人。吴某不满民警依法传唤陈某华,阻挠执法,导致陈某华趁机逃脱。

民警依法传唤时,吴某拒不配合,击打致民警摔倒后,趁机逃离藏匿他处。后吴某被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南方日报:为什么要妨害公务、击打民警?是否知道疫情的情况?

吴某:1月26日17时左右,我去到麻将室的“平姑”家里玩,看别人打麻将。半小时左右就回家吃饭了,当时喝了一点酒。大概19时30分多一点,麻将室里面又聚了十几个人,民警来了,让大家散了回家。陈某华经多次劝都不肯离开,被传唤,要押上警车。我当时走过去拿手机对着民警拍视频,一边拍一边抓,还对着民警喊:“他没罪,为什么要抓他!”

陈某华逃跑了,民警说我阻碍执法,要传唤我去派出所,我也觉得自己确实阻碍了,很害怕被抓住,就不断挣扎。我没有故意伤害,民警受伤应该是挣扎过程中被推倒的。后来因为害怕,就逃了。

我清楚现在问题很严重,全国各地都在采取措施。陈某华是我卖虾的拍档,我不想他被抓走。当时喝了一点酒,比较激动。我要对民警说对不起,以后出去,再不做违法的事情了。

高价售口罩被判一年

“一时产生了贪念”

谭某某在天猫商城开有一家网店,疫情发生后,他将进货价25元/盒的口罩,以50元/盒的高价卖出。1月23日,又将销售价格提高至600元/盒。廉江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谭某某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二千元。

南方日报:平时是做什么工作的?口罩平时进售价是多少?为什么疫情期间要涨价这么多?

谭某某:2015年开始,我经营了一个医疗器械公司,在网上卖与肾脏透析相关的医疗产品,医疗口罩也卖。平时0.5元/只购进一次性口罩卖1元/只。

疫情爆发后,全国都需要大量医用口罩,进货价变成了1元/只。我因为患有尿毒症,2017年移植了一个肾脏,需要长期服用抗排斥药,花费较多。因为看到了需求就调高了价格,把50个一盒的口罩售价改为600元。虽然调高价格,还是有很多客户下单。我又进了20箱口罩,每箱有1000个,一共卖了65300元,利润率估计有860%至1084%。

我文化程度低,对外界接收的信息也少,一时产生了贪念,不知道这个行为构成犯罪。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已经退款给客户了,愿意认罪认罚。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