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小说】-2020年最热战神主题小说,不容错过!

江尘用力甩了甩有些发胀的脑袋,霍的清醒过来。

“圣元历3486年,本圣已经死了一百年,江尘,你也叫江尘,本圣竟然重生到了一百年后。”

江尘,圣元大陆天下第一圣,一百年前,他剑斩苍穹,破开仙界大门,给大陆的圣人们开辟一条新路,却耗尽最后一滴圣血,陨落圣崖,没想到一百年后,自己再次重生。

江尘抬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阴暗破败的房间内,四周墙壁布满裂痕,房门紧闭,自己被人囚禁了。

江尘耳朵一竖,门外有人说话。

“勇哥,他可是城主的独子,虽然纨绔不才,但城主却对其疼爱有加,要是被城主知道,可就惨了。”

门外站着两个身材壮硕的大汉,一人脸上满是担忧,这是天香城的一片荒废区,平日里很少有人来。

“怕个屁,神不知鬼不觉,城主也不知道,再说,等喝了这小子的血,咱们便立刻离开天香城,杨爽,你也不想一辈子碌碌无为吧。”

杨勇一脸的狰狞。

听了这话,杨爽脸上的挣扎尽去,换做一丝狠色:“反正也没有退路了,城主大人从小不知道在这个废物儿子身上花费了多大心思,给他灌入了多少灵药,也才气境一段,这些灵药要是给我们,早就达到气海境,甚至突破人丹了。”

“这些灵药用在他身上就是浪费,与其废物,不如成全咱们兄弟,等过了三天,净化丹将他体内的杂质全部净化掉,咱们喝了他的血,资质改善,立刻远走高飞。”

勇哥一脸冷笑。

二人的话一字不漏被刚刚重生的江尘听到,融合了本主的记忆之后,江尘嘴角也是浮现出一丝冷笑。

“想喝本圣的血,你们只有喝尿的份。”

通过记忆得知,外面这二人乃是城主府的护卫,居然狗胆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要杀自己取血。

江尘没有半点慌张,身为天下第一圣,比这凶险百倍的场景都遇到过,何况,这二人给自己吃了净化丹,要祛除自己血液内的杂质,需要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便是自己的机会。

无视外面两人,江尘开始检查自己这具身体,当感受到这具身体内蕴含的磅礴药力之时,立刻大喜起来。

“这城主老爹只知道一味的给儿子灌输灵药,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根本无法吸收,灵药积压这么多,早晚得出事,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具身体,简直就是一具宝体。”

江尘脸上带着笑意,对于天下第一圣来说,想要吸收炼化这些药力,简直轻而易举。

“这两个家伙还给我吃了一颗净化丹,虽然很低级,但对这具身体来说,却好处无穷,积压的灵药,全部给我炼化吸收吧。”

江尘意念一动,随便从记忆中找出一门凝气诀,便开始运转。

在凝气决的运转之下,体内积压的药力,开始一点点被疏散,进入江尘的四肢百骸。

灵药开始淬炼江尘的骨骼,血液,每一寸肌肤,这个时候,净化丹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将江尘体内淤积的杂质一点点祛除。

十几年积压的药力,实在太浑厚了,这个废材少年浑身是宝,真是大大的浪费,难怪有人会将主意打到他身上。

“药力化气,给我转化。”

江尘低喝一声,体内庞大的药力在淬炼肉身的同时,开始一点点转化为精纯的元力。

咔!

突破了,气境二段!

这才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江尘便打破了原来的桎梏,冲击到气境二段。

咔咔咔!

气境三段,四段,五段,一天的时间,江尘连连突破,直接冲击到气境五段。

所谓厚积薄发,这具身体内积压的灵药实在太浑厚了,一直冲击到气境五段,药力才用了一半。

门外,杨勇和杨爽二人坐立不安,还在焦急的等待着。

“勇哥,一天了,要不直接将他宰了,取了血完事。”

杨爽心里有些不安。

“不行,净化丹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够将血液中的杂质完全净化掉,再等等。”

杨勇道。

房间内,江尘整个人沉浸在晋级的快感中,圣元大陆,人人修武,气境九段,可在丹田内开辟气海,达到气海境,然后是人丹境,天丹境,神丹境,也称之为基础五境。

达到气境五段之后,江尘依旧没有停下来,不过晋级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两日后,江尘消化了体内所有的药力,一举达到气境八段巅峰,距离气境九段,也只是一步之遥。

“三天气境八段,以这个身体,也是极限了。”

江尘一脸的平静,如果换成其他人,三天晋升七个阶位,恐怕早就乐疯了,但江尘乃是天下第一圣,无论是见识还是心性,都远非常人能比,说白了,他就是一个老怪物。

“哈哈,喝血了。”

伴随着一个激动的笑声,房门被打开,二人同时出现在江尘身前。

“喝血?你们喝老子的尿吧。”

江尘坐在地上,猛然打出两拳,分别砸在二人小腹之上,二人发出一声惨叫,飞出门外。

这二人本是城主府的护卫,虽然修为不弱,但也只是气境六段而已,如何是江尘的对手。

江尘拍了拍屁股,不紧不慢的从房间内走出,适才一拳多重他清楚,二人休想再站起来。

别院内,杨勇和杨爽二人斜躺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肚子,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江尘。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只不过气境一段,就算不死,三天时间,怎么会如此厉害。”

杨勇震惊坏了,身为城主府的护卫,他们对眼前这个二世主可是太了解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平日里也是纨绔不堪,专干欺男霸女的勾当,如今突然变的如此厉害,完全变了一个人。

“你们这两个狗奴才,真是狗胆包天,主意都打到本少爷头上了,说,是谁指使你们的?”

江尘目露寒芒,看向杨勇,他可不是傻子,这二人就算胆子再大,但毕竟只是城主府的奴才,如果没有人指使的话,断然不敢对付自己,更何况,净化丹这样的丹药,可不是两个奴才能够随便拿出来的。

“没,没有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要喝你的血。”

杨勇连忙说道。

“不说,那你就永远没机会说了。”

江尘一步来到杨勇身前,一掌拍在杨勇的天灵盖上,脑袋应声而碎,鲜血和脑浆混成一团,死的不能再死。

“本圣从来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江尘一脸的淡漠,对于这样血腥的场面,没有半点不适之感。

但一旁的杨爽却吓坏了,他本来人就胆小,何等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当即吓的浑身发抖。

“到你了,说,谁指使你们干的。”

江尘转身看想杨爽。

“没,真的没人,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啊。”

杨爽吓坏了,眼前这少年完全不是自己熟悉的少爷了,杀人手段太凶残了。

“不说?很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很轻松,我知道一种死法,人的心脏没有停止跳动之前,是不会彻底死亡的,我会砍掉你的双手双脚,挖掉你的鼻子,然后挖出你的肝脏,肾脏,让你看看自己的体内是什么样子,最后挖出你的心脏,如果你意志力够好的话,说不定还看到自己心脏跳动的频率。”

江尘一字一句说道。

“好,我说我说。”

杨爽已经满头大汗,他受不了了,在他眼里,江尘就是一个恶魔,是一个魔鬼。

“快点,本少爷的耐性是有限的。”

江尘一脸淡漠。

“是大少爷,是大少爷指使我们的,净化丹也是他给的。”

杨爽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

“江如龙。”

江尘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名字,这江如龙是自己老爹从小收养的义子,由于自己不争气,所以,老爹江海对这个义子还是挺看重的,很多生意都交给其打理,记忆中,自己这个大哥对自己也是照顾有加,无论自己闯了什么祸,江如龙都给他兜着。

“江如龙为何要除掉我?”

江尘问道。

“城主大人这些年将大量的灵药资源都用在了你身上,大少爷自然嫉妒,只要你死了,大少爷将会成为江家唯一的继承人,而且,明日就是慕容家和江家联姻之日,如果你死了,这好事也会落在大少爷身上。”

杨爽颤颤巍巍,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

江尘嘴角升起一丝冷笑,慕容家乃是天香城的大家族,商业巨头,就算是城主府,也要礼让三分,不敢轻易招惹,江家如果能够和慕容家联姻,百利而无一害。

这江如龙心机和城府都极深,如果是以前的江尘,一百个绑在一起也斗不过他,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天下第一圣重生转世,岂是一个小小江如龙能斗得过的。

“少爷,该说的我都说了,请少爷饶小的一命,小的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啊。”

杨爽连连磕头。

“老子不需要你这样的奴才。”

江尘一掌拍下,杨爽的声音戛然而止。

第二章 我不干,要干你干

杀死杨勇二人,江尘抬头看天,此刻已是傍晚,他大步走出别院,四周全是荒废之地,空气中充斥一股发霉气息。

记忆中,这是天香城最偏远的荒废区,已经破败了十几年,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来这里,杨勇二人将自己关押在这里,也是煞费苦心了。

“我江尘上一世风光无限,这一世也不能碌碌无为,前世已经过去,一切都烟消云散,我既然占据了你的身体,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新的江尘,你的亲人,便是我的亲人,你的仇人,便是我的仇人,你的仇,我来报,未来的路,我们一起走。”

江尘眸子生辉,向着荒废区外而去。

江尘消失的这三天,整个城主府都不得安宁了,这个二少爷平日里虽然顽劣不堪,可还从未出现离家三天的情况。

城主大人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虽说平日里也没少大骂,但却疼爱之极,这一点,江尘体内那么多灵药已经证明了。

城主府的护卫几乎全部出动,快将天香城给翻了,也没有找到二少爷,城主大人最后下了一道死命令,天黑之前还找不到少爷,所有人都不用回去了。

荒废区之外,一对人马正在走来,护卫们也是没辙了,最终找到了这破败的荒废区。

“哎,这位二世主,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他不知道跑那去快活了,劳累的却是咱们,老子一天都没吃饭了。”

“别抱怨了,城主大人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明日又是和慕容家联姻的日子,如果找不到二少爷,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二少爷那样的人,打死都不会来这,我们这是在做无用功,咦,前面有一个人。”

护卫们一个个抱怨不已,走在最前面那护卫,突然看到一个白衣身影正从荒废区走出。

“二少爷。”

那护卫直接惊叫了起来,他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细看清从荒废区走出的少年,这不是二少爷还是谁?

“队长,是二少爷,找到二少爷了,哈哈。”

那护卫直接蹦了起来,满脸的兴奋,差点热泪盈眶,感情眼前突然出现的不是二少爷,而是他亲爹一样。

“是二少爷,真的是二少爷,老天开眼啊。”

几个护卫飞一般来到江尘身前,虽然他们不知道二少爷为啥会来这荒废区,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二少爷找到了,而且活蹦乱跳,没有缺胳膊少腿。

“江成,你们慌慌张张的怎么出现在这里?”

江尘看向那队长,他认得此人,名叫江成。

“二少爷,可找到你了,要是你再不出现,城主大人就要扒了我们的皮啊。”

江成满脸兴奋,差点哭了起来。

江尘一愣,以他的智慧,瞬间就明白了原因,自己消失了三天,老爹肯定着急坏了,可以想象,这些护卫这三天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想到素未谋面的老爹,江尘心中忍不住一暖,他前世虽然是大圣,但高处不胜寒,身边连个可以谈心的朋友都没有,再加上他从小是孤儿,更加没有体验会亲情的感觉。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们的皮不用扒了,走,回府。”

江尘笑了笑。

“少爷请上马。”

江成连忙将自己的坐骑牵了过来。

“不用了,我走着就行,你们一个个都辛苦了,等回府去账房每人领取十两黄金。”

江尘随意说道,自顾自的大步前行。

啥?十两……黄金?

江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其他护卫也是当场愣住了,十两黄金啊,他们在城主府一个月的例钱才十两银子。

江尘乃是天下第一圣,对黄金这样的世俗财富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但对于这些护卫来说,十两黄金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啊。

二少爷怎么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这个二世主什么时候如此大方了?

他竟然没有骑马,而且,从见二少爷到现在,二少爷竟然没有责骂过他们。

二少爷消失了三天,完全变了一个人啊。

“走走,快点跟上二少爷。”

江成第一个反应过来,护卫们连忙追上江尘的脚步,连马都不要了,少爷都不骑马,他们谁敢骑。

…………

城主府大厅。

中年人正来回走动,焦虑不安,他身材壮硕,身高足有八尺,一身宽松锦衣,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斥着一股不怒之威的霸气。

他,便是这天香城的城主,江震海!

“义父不用担心,二弟一定能找到的。”

旁边站着一个白衣青年,看起来十七八岁,面若冠玉,俊朗不凡,一看便是人中之龙,他的脸上亦是愁容满布,眼底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快意。

“这混小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他要是有你一半出息,老子做梦都要笑了。”

江震海没好气的说道。

“二少爷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慌慌张张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什么?”

江如龙差点惊呼了出来,脸色瞬间一变。

“回来了。”

江震海神色明显一松,旋即大喝一声:“让他滚进来。”

看城主要发飙,那护卫顿时捏了一把冷汗,小心翼翼的说道:“城主大人,二少爷说他累了,直接回房休息了,明日再向您问好。”

“什么?臭小子没大没小了。”

江震海眼睛一瞪。

“义父,可能二弟真的累了,再说,明日便是和慕容姐联姻的日子,让二弟好好休息一下。”

江如龙开口说道。

“如龙,你别老是护着他,这小畜生越来越不像话了。”

江震海吹胡子瞪眼。

“义父消消气,我去找二弟聊聊。”

江如龙道。

“也好,你找人看住他,别让他再出房门半步,明日的联姻,不能出任何差池。”

江震海一甩衣袖,大步走出大厅。

城主府很大,以江尘的身份和地位,住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幽静典雅的别院,别致的二层小楼,充满了贵族气息。

江尘负手站在别院内,皎洁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他在等一个人,他知道,有人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门外,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正是江如龙,他果然看到江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眼中瞬间流露出一道寒芒。

“那两个家伙怎么搞的,竟然让这废物活着回来。”

江如龙眉头紧蹙,调整了一下情绪,大步走进了别院。

“二弟,你这三天跑哪去了?大哥可担心死了。”

江如龙一脸的担忧,同时还有再见江尘的‘喜悦’。

“大哥。”

江尘看到江如龙,猛的扑上去,一把将其抱住:“大哥啊,你差一点就见不到兄弟我了啊。”

江尘满脸伤心,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弄的江如龙一个肩膀上全是粘稠物,江如龙蹙起眉头,强忍着厌恶,用手拍着江尘的肩膀。

“二弟,到底怎么回事?谁欺负了你,你告诉大哥,大哥给你出气。”

江如龙道。

“是杨勇和杨爽那两个奴才,他们竟然要杀我。”

江尘从江如龙肩膀上挪开,咬牙切齿道。

听到杨家兄弟的名字,江如龙心中一震,但脸色不变:“什么?那两个狗奴才,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大哥,他们已经死了。”

江如龙一边恨恨的说道,一边注意江如龙神色的变化,不得不说,江如龙的表演功夫实在是好,但可惜,表演毕竟是表演,作为天下第一圣,眼光何其犀利,江如龙神色间最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江尘的法眼。

“死了?他们可是气境六段的高手,二弟你怎么对付的?”

江如龙疑惑问道,这也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

“大哥说笑了,二弟我在修炼上就是一个怂包,区区气境一段,怎么会是杨家兄弟对手,不过兄弟我命不该绝,关键时刻碰到一个气境八段高手相助,杀死了杨家兄弟,可惜,这位恩公不求报答,杀了人之后便离去,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遗憾啊。”

江尘一脸的庆幸和遗憾。

“妈的,真是走了狗屎运。”

江如龙心中骂了一声,对江尘的话不疑有他,在他看来,江尘这个废物还能好好的回来,也唯有这样的解释了。

同时,江如龙心底也松了一口气,杨家兄弟死了,自己的秘密就不会有人知道,至于除掉江尘,以后机会多的是。

“那两个奴才死了也好,关键是二弟你没事,不然的话,大哥没能保护好你,恐怕会抱憾终身。”

江如龙一脸的关切,但这关切看在江尘眼里,直接想吐。

“还是大哥对我最好。”

江尘摆出一副你是我亲哥的表情。

“好了,咱们兄弟不说客套话,明日便是和慕容家联姻的日子,二弟你要好好准备一下,对你来说,这可是个大好机会,若是能将慕容小姐娶进门,你也算是功德一件。”

江如龙拍着江尘肩膀,天香城有两大势力,一个是城主府,一个是慕容家,慕容家乃是天香城的商业巨头,两大势力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彼此间竞争也尤为激烈,如果能够联姻的话,两家之间的关系也能缓和。

“联姻?我可不干。”

江尘连忙大摇其头,非常坚定的说道。

“二弟,不可胡闹,义父为了这次联姻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你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江如龙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说真的,老子连慕容姐的小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去联姻,开什么玩笑,而且,我现在还小,没玩够呢,要联姻的话,大哥你去好了,你也是我爹的儿子,何况你是老大,就算要联姻,也应该是你,轮不到我,我不干,坚决不干。”

江尘态度异常坚决。

听了江尘这番话,江如龙第一次看这个弟弟无比顺眼起来,要知道,他之所以处心积虑想除掉江尘,就是为了这次联姻,如果自己能够娶到慕容小姐,地位瞬间就不同。

👉点击此处,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