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一城三月 两片小叶

一城三月 两片小叶

朱蜀骥

拆字解意。

“青”拆开是“1、三、月”;

“神”拆得复杂些,示字旁“礻”可拆为“二、小”;“申”可拆为“口十”。

“一三月、二小叶”,几个简单的字眼,仿佛用光影瞬间便能幻化出一幅灵秀的画卷。一城三月碧空如洗,两片小叶摇曳生姿。青神,原本这座城的名字是蚕丛的化身,冥冥中,诠释着自然勃发、青春本真……

“一城三月”,韵味悠长。

这里的“青”是自然拼图最青春的鸣响。

朗润的山、碧莹的水、翠绿的树、争妍的花,还有跃动于林间的啼鸣与光亮,汇集成乐章中最协和的交响。千里岷江在青神的怀抱中,蜿蜒出最温柔的一段,遍布各地的水系,如绿叶上的丝丝叶脉,滋养着这里的土地生生不息。山不高,却俊美奇秀。古中岩岚开秀岭、泉清潭深、岩壑胜景,漫步在清溪涧道、桫椤林中,整个人都被绿和光裹挟着,如沐春风。一城三月,色彩被花放肆地张扬。在翠竹打底的画布上,芸薹金黄、桃李粉白、牡丹多姿、海棠绚烂……蜂儿蝶儿比人们更欢愉,它们贪婪地亲吻着万花,在碧蓝的苍穹下舞蹈。青神的三月,藏匿于林间的精灵们也热闹了起来,那些或白或红、或蓝或彩的鸟儿们振羽展翅,唤醒清晨穿过竹林的第一道霞光。夜来归巢,另一个精灵接续点亮。陆游在青神中岩吟诵“宿鸟惊还定,飞萤阖复开”,竹里萤光,闪烁着来自童话王国的晶莹。

中岩寺是苏轼的初恋之地 李贵平 摄

这里的“青”是文人圣贤最青春的吟唱。

茶马古道、西蜀水路,与青神交织共生,造就了日泊千船、夜掌万灯的盛景繁荣。在瑞峰和汉阳的古街上旅步,耳畔还充盈着当年商贾云集的喧哗。多少人生大师在岷江边驻足休憩,在古中岩挥洒他们青春豪迈。这里有诗仙的青春,泼墨写下“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从此仗剑出川,踏遍五岳;这里有东坡的青春,山林间弥留他潜心躬读的身影,崖壁上镌刻他“唤鱼联姻”旷世佳话;这里有黄庭坚的青春,“名山后绣”有“玉泉坎坎”,看龙湫百泉,品九曲流觞;这里陆游、范成大的青春,满怀一腔报国宏愿,与挚友在慈峔山下依依惜别;这里还有陈希亮、范镇、余子俊、杨升庵……锦绣诗章,文峰鼎峙,尘封的手卷里藏着先贤们的年少梦想。

李白当年在这里写下“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这里的“青”是青衣儿女最青春的昂扬。

青春是敢为天下先的壮志。翻开青神的历史,1922年,共产主义的种子就在这里播撒,西山起义,撼天动地,帅昌时、何光辉、毛慈影、邱峻……砍下的是他们的头颅,屹立的是年轻生命的丰碑!新时代的青春弄潮儿们,在青衣的土地上,续写敢为人先的传奇。

“两片小叶”,百味留香。

谈及青神的叶子,开始我有些疑惑,这里何止两片啊?

着青衣教民农桑的蜀王,那里有一片叶子,听得见蚕儿在上面咀嚼歌唱,沙沙作响。延续千年,让青神成为全川与成都簇桥齐名的两大丝绸集散地。青神的蚕丝,随崎岖蜀道、悠悠岷江,走进世界大千。

在青神,穿越万年的绿卿,是李白笔下慈姥竹“不学蒲柳调,贞心尝自保”,是东坡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陆游“邮亭慈竹笋穿篱”……而今,世世代代侍弄竹的青神人,把它织成了巧夺天工的青神竹编,制成了名扬四方的本色竹纸,做成了走进世园会的青神竹桶,让吉尼斯最长竹龙上写下青神的名字。

青神桃花惹人醉 李贵平 摄

林间,还藏着早春的竹里桃花、阳春的竹里海棠、盛夏的竹里青莲、仲秋的竹里芙蓉、初冬的竹里银杏……四季,为青神的翠竹点缀出五色斑斓。

还有一片叶子,孕育出椪香清甜。一年好景,橙黄橘绿,原本是东坡笔下的初冬,而在青神的三月,晚熟柑橘依然沉甸甸地挂满枝头,春见、春香、不知火、沃柑……中国椪柑之乡的金字招牌下,早已是新品层出不穷、硕果累累,春天的味蕾上跃动满口馨香。

在红色西山的春光里,英烈们抗争的热土上,茁壮出片片茗芽嫩黄。从空中鸟瞰,一行行整齐的茶树好似翡翠土地上的线谱,那些采茶的姑娘就是音符在荡漾。茶林间,套种桃花、牡丹、桂花,为满眼苍翠的绿妆点跳跃的色彩,也让沁人心脾的绿茶品出了七色阳光。

还有还有,山林间、溪水旁、菜畦里、阡陌上……那么多熟悉或陌生的叶子,春风掠过,吐露芬芳。

看着眼前片片翻飞的叶子,我恍然一悟,这些万千绿叶、林林种种,不就只是两片小叶吗?一片是生态的叶子,它把绿色厚植在青神的土地,越发茁壮;一片是致富的叶子,它把欣喜写在农人的面庞,憧憬希望。

“一城三月,两片小叶”。不用画笔,闭了眼,我也能触摸到你的模样,那是青春的洋溢,那是初恋的阳光,透过青青翠竹,映在恋人的肩上……

打开APP阅读全文